四十如歌

96
狮子雪静梅香
2017.03.11 12:14* 字数 1075

        四十岁,那个阳光俊朗的午后,我又想起这首诗:“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楼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之中 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鲜红 一个淡绿”这是四十岁的无奈还是四十岁的希望?

书、树、人,那一次次的守望,让四十岁的人生顿觉沉重。人生能拥有一份不为世俗所累的清闲,倒也活得自在。那就活下去,活出不惑之年的悠悠琴韵!

女人四十牡丹花,娴熟而大气,有时盘头着旗袍、佩翠玉,袅袅婷婷,活出四十岁女人的古典韵味;有时披发,着裙装风衣,挂珠串,清清秀秀,透着成熟女人的端庄气息;有时T恤、外套、丝巾,配牛仔、靴子,显着刚柔相济的魅力;偶尔也一袭白色运动装,顿觉英姿飒爽,满目生气。穿越四十岁的季节,喜欢穿出千般娇媚,万种风情。

也逛街,更多的时候是去喝茶、去看电影,尤喜去书店,找一个僻静的角落,一头扎进书中“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也听音乐,听阿炳的《二泉映月》,体味那悠长的悲凉与旷远,听《江河水》任呜呜咽咽的箫声,盘丝般缠绵满心房。

闲适的春日,看弱柳扶风,看纸鸢轻飏,甚至能感受到“闲敲棋子落灯花”的孤寂;蝴蝶翩翩飞来,僵在花的冷香中,泛着浅紫嫩红的娇媚,忽想起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傍晚漫步三环,路旁的小树林似小家碧玉,透出月明林下美人来的诗意;天边雨丝细如愁,而我,再濛濛春雨中,只想随花在雨中,花艳、人醉,酡红一片......

炎热的夏季,丁香开得正欢,一嘟嘟、一团团,氤氲成一片紫雾,有些缠绵,有些暧昧。喜欢看牵牛织女,象在欣赏一幕浪漫的爱情剧,“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渴望一份至清至纯的爱情。夏季是爱的季节,也是热闹的季节,华美、细腻,洞开一扇窗扉,放进习习清爽,尽情演绎如诗如梦的至真至爱。

秋日,稀稀疏疏的衰草、残荷,加上寒林点暮鸦的落寞,什么也不想,任思绪颓放在无政府状态,许久、许久,才若有所思地轻叹一声,有点秋士的况味,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秋日,总让人伤感而潸然泪下,伤愁宋玉悲西风,落叶惊残梦。“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花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顿觉自己如秋日之荷,失却了听雨的豁达。

冬日,下雪的时候,总是很美的。泼泼洒洒,漫天飞舞,一夜之间,冰花似锦。记得2008年西安的第一场雪,在潮阴的西北风中缱绻成绒绒丝丝的雨滴,却在千里之外的南方,肆虐成灾.虽然如此,依旧爱雪,爱雪的洁白,爱雪的轻盈......

       历经风雨,洞悉沧桑,沉积成岁月的黄金,留几缕叹息,瘦成帘外秋风,与树林里的萧萧落叶共舞,伴随岁月的点点滴滴,嘀嗒成一串高高低低的音符,女人四十,成熟淡雅,有事业、有家庭、有压力,厚重中依然会有纤细的感觉:生命如歌。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