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创作者宣言——基于价值共识的生产关系

15字数 3229阅读 4194

1、我们创造的数据,不该成为收割我们的工具

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对资本的占有,让一部分人可以剥削另一部分人,阶级分化会日益加剧。

曾经承载平等自由梦想的互联网没有改变这种生产关系。互联网越来越中心化。

互联网上的数据,由所有网民共同创造。但是数据的创造者们并没有充分享有这些数据的权益。你不能方便备份你的微信好友圈,也不能决定你的文章的分发权。在一些“智能分发”平台上,他们用你的文章带来的流量,搭配大数据精准投放的广告,他们的网站上市了,并没有分给你一分钱的收益。

Facebook的数据,Twitter上的数据,是每一个用户创造的。但是Facebook和Twitter的分红,与普通用户没有关系。相反的,Facebook甚至用这些数据去操纵大选,精准地强奸选民的信息选择权。

网民创造的数据被巨头们垄断,成为他们收割数据创造者的资本。你网购的商品,有多大成分是互联网巨头广告的成本?你看病的钱,是否也包括医疗搜索排名竞价的开支?

www 的发明者 Tim Berners-Lee 说:www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现在的互联网变成中心化结构了,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社会问题。

2、新的生产关系,让我们的价值贡献得以确认

设想一下,你是一位Quora的作者,在上面写了很多优质帖子,为Quora引来很多流量,显然你给Quora做出很多贡献。但是一年之后,你离开了Quora,却没有得到任何贡献证明和奖励。

如果有一个基于区块链而构建的Quora,你所有的贡献都会被记录,按照链的公开规则得到token奖励,你离开的时候,依然拥有100万个token,而这些token,你可以在流通市场上卖掉,当前的市场价价值一万美元。

这两种情况,你认为哪种更合理?你会选择在哪个平台写作?

在传统的生产关系下,你可能是一家企业或单位的雇员,遵守公司规定,接受上司指令,执行分配的任务,每天准时打卡,还可能面临令人不快的办公室文化。

但是在区块链创作社区,你的工作时间是自由的,工作地点是自由的,工作方式也是自由的。没有人规定你应该怎样工作,区块链会记录你的贡献。

我们强调价值,而不是强调成本。曹植七步成诗,我们不能因为诗的成本低而否定作品的价值。用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的价值,社区才能生存壮大。

3、通证经济的新纪元

通证经济、区块链,都是新名词。但是通证经济的思想,却有古老的渊源。你甚至可以这样跟一个八十岁的中国文盲农民解释通证和区块链的基本思想:

通证,就是当年人民公社的工分。区块链,就是把账本复印几百份,每人手里都有一份,这样谁也没法偷偷修改账目。

人民公社时代,实行工分制。每个人的劳动,依照个人能力、承担的任务、出工的时间、做出的贡献,分别记录为他本人的工分。不仅仅是下地劳动,在学校教书的民办教师、记账的会计、村里的赤脚医生的劳动,都换算为工分。甚至收集到可以作为肥料的粪便,也记录为工分。

工分代表你的贡献。工分多的人,就是劳动模范。

工分是一种可以自由兑换的通证。你可以用工分换粮食、换衣服,也可以用工分给孩子交学费。

通证经济,其实是在中国有深厚传承、非常普及的一种思想,它曾是社会主义国家集体公有制的重要基石。

在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支持下,古老的通证经济思想获得了新生。曾经仅存于理想中的组织形态——分布式自治组织(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DAO)得以实现。

由数学法则确定的法治,代替了不确定的人治。

这是价值导向的社区,按你的价值成果计算你应得的奖励,杜绝出工却不出力的滥竽充数。

那些引起轰动的爆款文,那些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经典好文,都能得到更多的奖赏。速朽的文章,不如经典的有长期收益。

价值的认定,依照社区规则,由程序自动统计计算。统计的结果,是大众的民主决定,而不是少数人的偏好。

在DAO写作社区,通证奖励分配给社区价值的创造者:写作者、投资人、实现链技术的程序员、参与社区管理的人、节点资源的提供者、好文章的传播者、优秀的点评者,以及所有对社区有贡献的人。

社区创造的财富,不会被他人无偿掠夺。社区不属于任何个人或组织,而是社区成员共同拥有。

即使有一天,你的文章都隐藏了,你靠文章获得的token依然在你的电子钱包中,那是你的劳动和才华创造的价值,它属于你。

4、我们推崇多元价值

人类的价值是主观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价值观。某个社群的普世价值,在另一个社群或许被视为洪水猛兽。

特立独行的新思想,常被庸人们嘲笑,而傲立潮头的先锋社群却会推崇之至。

我们不去审判别人的理念。我们的共识是:价值是多元的,思想是自由的。任何一种思想,任何一个作品,任何一个行为,只要世界上有一群人承认它的价值,它就应该得到肯定和奖励。

你甚至可以打造一个自己的独立APP,挂在链上。这是你自己的地盘,你就是某种价值理念的旗帜。

区块链打造了跨越国家主权和意识形态传递价值的可能性。一条链上,可以挂上许多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语言的各不相同的独立APP。每个国家政体都依法拥有有对本国境内的DAPP的管辖权。

内容通过DAPP发布、传播,而价值通过链传递。正如世界上不同的电影院上映不同的电影,而门票收入都可以换为美元来流通。

鱼,要到水里游;鹰,要到天上飞。它们占据大自然不同的生态位,但是他们都是生态圈价值的创造者。

5、通证时代的内容创作

以现在的技术和社会认知水平,很多东西还难以建立信息化的通证模型。

可以设想的是:最早实现通证经济的,是发表在互联网上的作品。无论是文章、代码、视频、图片、音乐、电影……它们的共性是纯粹的信息,可以直接在互联网上发表和传播。

你、我、他、她,都是互联网内容的贡献者,也是价值的创造者。今天让我们共同创造一个这样的区块链社区,我们信奉:

价值的创造者,理当被记录、认可和奖励。你拥有的token,代表你对社区的贡献。你在社区中的地位,与你的贡献相关。作为贡献证明的token,可以自由交易。

有愤世嫉俗者自以为洞悉了区块链的本质,看多了一个又一个无法落地的空气币,用他们惯常的看穿一切的轻蔑态度嘲笑我们:难道你们不是圈钱以后就币价归零?

我借用王尔德的话回答:

cynic is a man who 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and the value of nothing.
(一个愤世嫉俗的人知道所有东西的价格,不知道任何东西的价值。)

在我们之前,一个成功例子是Steem。Steem 已经给作者发了四千多万美金的收益。它的币值清零了么?当然没有。那么,Steem的价值来自哪里?

Steem的价值,在于它打造了一个社区。在这个社区里,人们的影响力和支配力与他的贡献相关,来自社区共识对你创造的价值的认可。

政治学上对权力的广义定义,就是影响力和支配力。

权力的来源,不是靠世袭和身世,不是依靠强大党派的竞选,不是靠丛林原则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没有一个中心化的权力中心,所以你也不能靠行贿和收买获得权力。

一切规则都是透明的。一切博弈都是起点公平的。即使是Facebook这样掌控大数据的巨头,也无法操控他人的影响力和支配力。

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价值:公正、透明、平等、没有层级式的赋权中心,人们因为被社区认可的贡献而获得影响力。

正如某些人为移民到另一个文化发达的城市愿意付出昂贵的代价,这就是社区的价值。

6、加入我们

亲手参与打造这个社区所拥有的自豪感,更是难以用价格来衡量。

数字时代,互联网社区不是虚拟的世界,它就是我们的真实生活。

面对一个我们认为不合理的现实社会,有些人逃避于游戏娱乐,有些人沉湎于毒品,有些人与现实势力抗争而头破血流,有些人以佛系自居。

我们是积极的,要打造一个真实而符合我们心目中正义和公平理念的社区。你可以叫它乌托邦,可以叫它绿洲,可以叫它精神的避难所。但是对我们而言,这就是我们要的真实社会关系。

我们不是在颠覆人类社会的人文传统,恰恰相反,我们要把不公正的互联网社会的生产关系,改造为具有道德共识的社会关系,以满足我们内心对公平和正义的渴望。

我再引用一句王尔德的语录:"有些作品很有耐性,长时间以来也没被人了解,原因是这些作品为一些还未有人提出的问题提供了答案。这些问题在答案出现了很久很久以后才出现。”

我们要做的,与其说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更不如说我们面对区块链这个伟大的作品,提出了一个它等待已久的问题。

作者:Carlos Jin —— 新加坡华人学者、Fountain项目发起人、Fountain Whitepaper总编辑

Fountain 白皮书

点此阅读中文版

中文讨论群

扫码入群

扫码加好友,给Fountain008发“FTN”进入微信讨论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