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猪草

刚送孩子回来的路上,看到路边正盛开的郁金香,火红的、粉红的、金黄的、粉中带白的,一簇簇那么生机盎然地开着,艳丽的花容让人驻足不前。我站在花边,想蹲下来仔细欣赏。却发现郁金香的下边是一丛丛开着小白花的鹅肠菜,小叶子是黄绿黄绿的。学名我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这是我小时候最常见的猪草。这些茂盛的鹅肠菜让我的思绪回到了我那个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回到了放学回家后跟小伙伴打猪草的欢乐场景。

我家乡是山水甲天下的桂林下面的一个县城小山村,那里山清水秀,人们淳朴善良,当时大家都在家里务农。除了种田种地外,各家各户都养猪,一来养到过年有猪肉吃,二来可以卖钱,这也是当时农家较大的经济来源。我们那里到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要杀一头猪过年,做腊肉的。所以,在当年,猪对每个家庭都很重要。

养猪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有猪食,除了田地里种的一些红薯藤、萝卜等之外,不够的话就要到野地里去打猪草。野地里的猪草很多,只要有时间总是能打回一篮子的。我们放学回家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跟小伙伴们约着一起去打猪草。

我们三五成群的,背着跟自己一样高的背篮,到田埂上、地头边、或是在秋收过后没有种东西的田里地里,挖、扯猪草。很多野菜都可以给猪吃,比如野苦麻菜、水牛花、酒杯菜、鹅肠菜、四叶草(我们叫老蛙酸)、泥蒿等等。我记得我们当时最喜欢的就是看到田里地里那一簇簇的鹅肠菜,又嫩又茂盛,一个地方就能扯半篮。

在打猪草过程中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勤劳与否,在几个伙伴中,有的很善于偷懒,打了一会就在田埂上坐半天,有的特别勤快,不肯休息一下。所以到回家的时候,大家打的猪草多少有很大的区别。有的打了满满一篮子,背得满头大汗。而那些偷懒的,可能半篮子都没有,很轻松地背着。俗话说7岁看老,确实是这样,儿时偷懒的伙伴到大了对待工作对待生活的态度也是懒懒散散的,很多人现在生活状态都不好,而那些从小就勤劳肯干的伙伴大多生活得不错。

当然,在打猪草过程中我们最快乐的事就是小伙伴凑在一起聊我们自己的小秘密。在旷野里,大人们都不在身边,除了静默的大山、哗哗流淌着的小河流和远处偶尔的一声乌鸦叫,就是我们这些小孩们的嬉笑了。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可以将不敢跟大人说的小秘密给小伙伴分享,还可以讲故事。那个时候,书很少,能有一本连环画就是很大的“财富”了,可以炫耀好几天呢。所以,听故事也是我们那个时候很奢侈的事情。

后来改革开放,很多人外出打工挣钱,慢慢的就不养那么多猪了。我也在外面读书来了,回去一下爸爸妈妈都不让干农活,就那么短的时间,就让我走亲访友。自上大学后就再也没有打猪草,有时候回去看到到处都长着茂密的猪草,我就忍不住揪几棵,就好想背个篮子去打猪草。妈妈笑我,这个年代哪还有人打猪草?

我还是很怀恋那跟小伙伴打猪草的日子,很怀恋在那泥土中刨野菜的快乐!那个时候拼命想离开想脱离的乡村,现在总是进入到我的梦乡来。我真的想再回到乡下去过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想在那野菜芳香中漫步,在馥郁的泥土气息中打猪草。等老了的时候,不知道能否圆这个梦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