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六君子(及《無題》兩首)

文/李唐風

戊戌六君子,一個銘刻青史的名字。戊戌變法,短短百日,欲以千年積重之步履跨越百年積巨之變遷。譚嗣同、康廣仁、林旭、楊深秀、楊銳、劉光第等六人慷慨赴死。六君子,是歷史賜予他們的尊號。

多少學者、文學、影視劇,為此發掘和演繹出無數政治的、經濟的或歷史的細節,是非成敗、生死榮辱,在偶然與必然之間患得患失。

戊戌六君子是先驅,最先感受到歷史進步的脈動,欲將列強得以騰飛的翅膀,移植到一個垂老腐朽卻載著數千年文明重負的王朝的脊背,以身家性命為紐帶連接新舊之體制,以變法改良為晚-舟擺渡興亡之淵流,力圖為王朝續命,讓民族復興。

歷史發展只留給人類兩則選項:要麼改良,要麼改朝換代。超過99%的年代,標準答案都是「改良」,然而在戊戌的剎那,歷史選擇了「改朝換代」。

紐帶被歷史的躍遷撕裂,晚-舟被歷史的湍流吞沒。歷史無情,引無數英雄壯志未酬身先死。歷史多情,以敗亡彰顯悲壯,讓英雄百世流芳。

他們的鮮血,流淌在歷史的傷口。

他們的悲壯,鳴奏著歷史的悲愴。

人世間,有人為了生命而犧牲名利,有人為了名利而犧牲生命。戊戌六君子,為了生命而犧牲了生命,求仁得仁,求義得義,生行其志,死得其所。其坦蕩蕩兮,不亦君子乎!

六君子之一,譚嗣同,字復生,號壯飛。其詩為證:

獄中題壁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獻《無題》二首,悼戊戌六君子,兼以詠懷。

無 題

(一)

三百年間幾夢迴?河東曉日暮西來。

清明順雨衝冠桂,寂寞幽龍縊罪槐。

甲午馬關喪領地,戊戌君子斷頭臺。

秋刀雁陣烏雲布,剪戴斜暉把霧裁。

(二)

大厦将倾欲自持,偏营腐蠹断梁枝。

捐躯君子惟余物,双甲学堂朗朗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