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谅解,我也不知道以何为题

   坐在医院的十一楼,看着眼前纯白色的墙壁,我是有多失望去彷徨。然而在这个时候的自己,仍旧不敢去相信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内心柔弱孤独,外表拒人千里之外,沧桑以掩盖不了自己对生活充满无趣,相反的人生以在同样的范围之内,继续阻挡我的追求。得到和失去,全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我不仅失去了执着,更加的失去了自己的耐心,急匆匆的人生是否可以为我停下自己的脚步,等我一下!我已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许久的孤独在看着我,似乎再问我:亲,你什么时候能去找一个相伴的人?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想的和自己做的都是不成正比的,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累,自杀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可依然有时会想起自杀的景象,长时间的个人生活,慢慢的在侵蚀自己,侵蚀大脑,当然如果真有一个人已经在等着我,我想告诉她,你在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