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天堂,我来到人世间

字数 1711阅读 153

       我只是无意之间看到一本书,无意之间瞥见了那告别天堂的瞬间。

        日子再艰难,人也找到的快乐,这是人的本能。

        我们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装不懂在面对一些问题上,我们的思想总是欺骗自己说不清是为了不让自己受伤还是为了逃避不让自己面对太多。小孩子不是不懂他们有的时候比我们看的更加透彻。在《告别天堂》里出现了一些白血病患者,皮皮走了,被医生断定活不过三个月的方圆最后出了院,龙威和袁亮亮两个活宝,一个可以接受骨髓移植,一个却只能继续接受传统治疗。那个女主持人的女儿被上帝召唤做了天使,属于她的《蓝色生死恋》永远活在了她的心里。

    在生死面前,我们能说什么?我们努力的,好好的活下去,对生活充满希望。可是,这就是我们想的,让自己活下去的本能?好像也是不为过。人总是敏感的,在对自己有害的可能性事件面前,就是刺猬。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希区柯克说过:世界上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偷窥者,一种是被偷窥者。

      在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愣。我在脑子里盘算我是属于哪一类。透过人的行为去观察人,在心里对别人的行为做一番主观臆断的评价,表里不一,想和做,好像现代人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人总是会去猜,猜别人的心思,猜别人的心情好坏,猜别人在自己面前呈现的那一面的真真假假。男人猜不透女人,就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猜不透男人,就说人心隔肚皮。我们没有办法去衡量自己看待别人的对错,也不应该从别人嘴里了解我们想要知道的人。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每个人都是偷窥者也是被偷窥者,就像那首诗,你在看风景的同时也有人在看看风景的你。都是相互的。

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没有谁能够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海子在火车下变成了永恒,可能他,看到了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在书里,女主人公宋天杨最喜欢海子,她读海子的诗,我也喜欢海子,也读他的诗。可是我喜欢他却没有想过要嫁给他,也不喜欢那个撞死他的火车与铁轨。我有很多东西不能明白就像海子他写的“珍惜黄昏的村庄,珍惜雨水的村庄,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我不懂海子的悲伤,也恰如不懂你的悲伤。

       他们看《霸王别姬》,宋天杨看到程蝶衣死的时候说的那句“这就对了。”我只是默默的合上书,在窗台上站了很久很久,我可以体会小癞子哭的时候说的“他们得挨多少板子才能当上角啊”,我可以理解张国荣的那句“不成疯便成魔”。

   可是,我不懂程蝶衣的死,不懂宋天杨的那句对了,我不懂她心里的那匹小狼在她心里是怎么样的存在,我不懂她对一个男生的爱怎么会热烈的这样一个程度,我不懂她是不是真的对那个白血病少女方可寒真正的友谊和爱,我不懂后来她是不是真的忘记了江东又真正的爱周雷,我不懂……

可是我摸着胸口问自己,你是宋天杨吗?不,不是,我只是我自己。我释怀的看着这个小说的结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存在即合理。宋天杨就是宋天杨,那么美好的存在。

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张国荣的绝唱

《告别天堂》里他们都对张国荣情有独钟,他们在张国荣的忌日里各自怀念属于他们的内心深处的记忆。他们想起他们的牵手,像水手上岸一样,终于跑进了楼里。也像水手上岸一样,一种巨大而粗糙的艰难暂时结束,另一种细致而龌龊的艰难是必须面对的。他们想起他们自己的青春,而我们只是透过他们的青春,想象自己,回忆自己。

我记得书里的一个片段,非常清晰,它这样写道“窗户外面一片黄沙。那些柳树在尘埃中被撕扯着,我们只看到些狂放的轮廓。历史老师说:“看看,好好看看,你们想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想不想到外面去上大学?想不想知道没有沙尘暴的春天是什么样的?要是想,就认真一点儿听课。你们,你们是最好的学校的学生,对你们来说离开这儿不是空想,我看这个城市里也只有你们有这个运气。”

在一个所在城市最好的高中,当所谓的爱情遇上了决定命运的高考,当许多简单的东西变得复杂,要怎么去抽丝,怎么条理清晰的去解决?都是错的,因为当它变得复杂了,在乎的东西一团糟的在一起,多难取舍。

一个人不可能在二十五岁还忘不了十五岁那年的情人,除非他十年来没进化过。”时间可以带走一切。

每个人都会长大,以前在意的不在意的都会变成曾经。你站在风口,说不定可以听到你曾经说过听过的山盟海誓。

告别天堂,长大了,来到了人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