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一路向北(5)

与《爱在黎明破晓前》结尾不同的是,我们没有食言,守住了底线;与之相同的是,回到宿舍,天已发白了。

顾不上洗漱,我倒头便睡。这一觉似乎特别长,也特别疲惫,迷迷糊糊仿佛爬过了千重山,经过了几个世纪。发生过的事和不知从哪里来的人轮番登场,我怀疑凡是曾经擦肩而过的人都涌了进来。更惊讶的是,有些事清晰到似乎是我中间醒来做过后又继续睡去。

实在理不出个头绪,不禁暗暗笑自己,梦本就杂乱无章,今天怎么会这么无聊。

点亮灯,看了看手表,凌晨12点,我竟然睡了二十个小时!

这一惊让我更清醒了。躺在床上单曲循环send me  an angel有一个小时,仍然毫无睡意。

思绪不知不觉又回到梦中的情景,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那件事依旧无法忘怀。

那天下课,和宿舍的几个到校门口大排挡喝酒。

菜还没上,我们就着花生毛豆已经吹了几瓶啤酒。因为是周末,大家都出来打牙祭,大排档坐满了学生,有的等得不耐烦,筷子在桌子上敲得劈劈啪啪响。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油肚,围着脏兮兮的围裙,一面说“就好就好”,一面铲勺在锅里翻飞。但仍旧嫌慢,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打了绺。我清楚地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掉在油锅里,滋啦一声升起一片烟雾。

烟雾,煤气灶台上的油垢,案板上摆得横七竖八的蔬菜鱼鲜,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有四周闹哄哄的叫嚷声,构成了一幅人间烟火图,虽然不能像诗人那样去体会其中的美,但身处其中觉得很自在,无所顾忌地大说大笑,自然也夹杂着不少脏话。

啤酒吹得太快,顶得头有些晕,我们来得晚,菜排在后面,我支着脑袋一面醒酒一面等。

旁边宿舍老三捅了捅我,我问:“怎么?”

“我看她对你有意思。”

“恩?”

“老三说的没错。”老大和老二点头。

我知道他们说的是大排档老板的女儿,便看了过去,正好与她目光相接。

她眼睛明亮,扎着马尾,人很清秀,只是有点黑。见我看她,有些羞涩地点点头,然后将收拾好的盘子拿到水龙头下冲洗。

“怎么样,她在朝你抛媚眼。”老三一脸淫笑。

我不觉得,“很正常啊。”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瞎,”老三继续道:“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周我们每次来她都在。”

“她帮她父亲忙,有什么好奇怪?”

“以前怎么就不在?她应该也是学生,今天周末,女生要么参加学校舞会,要么约伴出去玩,帮忙也不差这一天。”

“你这么八卦怎么不是个娘们呢。”

老三笑道:“你才娘们呢。我看她是等你,她今天还涂了口红,俗话说得好,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想上者装。”

“操!”大家大笑。

“来了来了。”

老二说完,只见她端着一盘花甲过来,放到桌上道:“让你们久等了,这盘送的。”

“哇!”他们三个一起朝我起哄,引得旁边几桌目光都聚到我这里。

我白了他们一眼,向老板的女儿说了句谢谢。

她脸上有些红,“什么意思嘛。”

“别理他们,”我说,“你大几?”

“大一。”

“原来美女是学妹呀,”老三接过来,“要说意思呢还真有,我们老四在这说了半天要敬你酒,不过他这个人爱装,自己不肯说,其实是怕拒绝。”

老大和老二两个在旁边点头晃脑,“恩,就是爱装!”

老板女儿看向我,用目光问:“真的?”

我知道躲不过了,干脆拎起一瓶酒站起来,“好吧,不他妈装了,和我吹瓶?”

不仅老板女儿,老三他们也吃了一惊,他们其实不知道,我只是想让她退缩,结束这个对我来说无趣的话题。

但结果并未如我所愿,老板女儿咬了咬嘴唇,“你们是客人,当然要满足你的要求!”

说完,也拎起一瓶酒,连同我的一起打开,瓶口相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干!”

我和她站在拥挤嘈杂的拍档之中,同时仰脖。多年来,我反复体会她当时的心情,每次都会陷入深深地沉默与自责之中。

吹到一半的时候,整个排挡的学生都站起来叫好鼓掌。我看出她很吃力,有那么两下差点呛了出来,但就是不肯停下来。

排挡老板也随着声音看过来,想要阻止,但马勺里的菜正炒到一半,只能干瞪眼,额头上的汗又掉了两滴到锅里。

放下酒瓶,里面一滴不剩。老板女儿用手背轻轻抹了抹嘴,“爸爸肯定要骂我,今天我回学校睡,现在有舞会,你陪我么?”

“陪陪陪,”老三几个直叠声,“我们老四什么都陪!”

老板女儿转头向老板道:“爸,学校有事,今天不回家了。”

没等老板从僵直中明白过来,老板女儿将围裙解下扔到案板上,拉起我的手便走。身后传来老三的“老四牛逼”,还有众人的口号声、起哄声,一阵沸腾。

但舞没有跳成。

我因为没吃东西吹了几瓶酒,在公交车上便天旋地转,等到她学校,再也支持不住,哇地一声在操场上吐了起来。

她一面替我捶背一面问我怎么样,我吐个不停,接不上气,直摇脑袋。她既关切又觉得滑稽,终于大笑道:“还装么?”

四瓶酒吐出了五瓶,我感觉清醒了很多,“没……没装。”

“吐成这样还嘴硬。”

“喝……喝急了。其实…其实没事。不信你……”

我拉着她在操场上跑,想证明自己所说属实。但顶着个沉重的脑袋跑了不到五十米,脚下一软,将她一并拖倒在地。

我们并肩躺在操场上,仰面朝天,她笑得更大声了。

我不再逞强,由她扶到一间自习室。周末都去活动了,只有三五个学生或在用手机聊天或在发呆。

我们坐在后面,我脑袋耷拉在桌子上,从里面摸出了张纸和笔。一时兴起,在上面歪歪扭扭写道:

      美女,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相信缘分就打给我。

我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下面,然后把纸放回座位里。

老板女儿一直在旁边看着我,等我放好,她瘪了瘪嘴,“无聊。”

“是啊,本来就无聊啊。”

“如果看到的是个男生呢?”

“那就撕了好了。”

“无聊!”

“恩,无聊。”

然后很久老板女儿没有说话,她不停摆弄着手指,然后终于咬了咬嘴唇,声音低的仿佛不想让我听到,她说:“这张纸给我好吗?”

然而我没有。

不仅如此,我甚至已经忘了她的名字,只能以老板女儿作为称呼。

那天后,我再没有见过她。

我多希望能在某座城市,某个街头,某处转角,再次遇到她,向她说一句:对不起。

但似乎,已永远没有这个机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让人很后怕的事情。昨晚上班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女生突然大声的问着后面的一个男生问他怎么了,我当时正...
    陳拾贰阅读 1,259评论 4 44
  • 就为了吃个麻辣拌黄瓜,我也是拼了。 因为没有辣椒粉,于是我就自己炒自己弄 好不容易弄好辣椒粉又发现没有花椒粉,好吧...
    放下就是重生阅读 261评论 12 6
  • 1. 陈十三走到“停云”的座位旁坐下,火车在大山中穿行。 “就这么走了?”“停云”看着窗外说。 窗外黑乎乎的,陈十...
    失眠的陈九阅读 2,552评论 45 149
  •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后面跟着一个妖艳女子。 秃顶好像喝醉了,一进房间就搂住那个女子疯狂地亲吻起来,发出“唏溜唏溜”...
    机息心远阅读 1,143评论 7 30
  • 你和别的女孩最大的不同,她们撒娇卖萌装柔弱,而你除了强势冷漠嘴硬耿直还理智地可怕! 我真的有想象过我们在一起的样子...
    迪迪曼曼阅读 69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