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解开心结的爱

箐箐校园,悠悠我心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

——宋 张先【千秋岁】


01

“秦瑶,我交男朋友了,等你国庆回国,把他介绍你认识。”秦瑶从电话里,很明显地听出好姐妹的兴奋和甜蜜,连连应声道,“好好,能被我们家韩露看中的,准是有才又有貌的杰出青年。”听到这句,两个人默契地笑了。电话那头的韩露,心情颇好地还跟秦瑶闲聊着。

秦瑶看了看表,打断到,“亲爱的,时间不早了,这是国际长途呀,有话留着见面好好说哈!”这次又跟每次一样,两人依依不舍地结束通话。

韩露是秦瑶的好姐妹,亲闺蜜,老同学,从高一认识至今,已经9年。性格、兴趣、爱好相仿,让她们初见如故,结下深厚的友情。

两人亲密无间。女孩子之间,最能验证关系铁不铁,就是对秘密是否能守口如瓶。秦瑶就有个藏了好久好久的秘密。她只跟韩露说过,而且也相信韩露不会告诉别人。的确,这件事只有她们俩知道。

秘密是什么呢?说来,只是一场偶遇。

高一开学,有7天的军训,那时安排的是临时班级,秦瑶和韩露还不在一个班。第一天傍晚放学,秦瑶一个人低头走着,第一天军训,教官凶巴巴的,而且貌似还针对她,说她站姿不标准,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多站了15分钟,心里愤愤不平,喃喃自语。

这时,后面突然有人撞了上来,她一下没站稳,跌倒地上。本来一肚子气,又钻出个冒失鬼来惹她,刚想发飙,抬头一看,一个高个男生,站在一旁,伸来手,要拉她一把,羞涩地轻声说道:“对不起,有个家伙跟我开玩笑,不小心碰到你。”

说完,抓抓头,脸一下泛红。被他这么一说,秦瑶反而不好意思,赶紧站起来,连忙说“没事”。“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嗯。”秦瑶条件反射应道,这家伙随即一溜烟跑了,脸都没让人看清楚。

这小小的意外,让秦瑶那不平的坏心情莫名变得平和。“也许事情并没表面看的那么坏,或许教官他是觉得我可以做得更好,所以特别严厉,好吧,明天我要好好表现,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想到这,秦瑶的嘴角忍不住向上扬起。

第二天傍晚放学,竟然又碰见他,他先打的招呼:“Hi,又见面了,昨天没事吧?”这次秦瑶看清他的长相,高高的个,175CM肯定有,不胖不瘦,感觉是爱运动的那种类型,因为看着很阳光,高挺的鼻子,清秀的眉目,明亮的笑容,嘴角弯起来的弧度,温和而又自若。

秦瑶看得太过投入,没回应,他以为她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你好吗?”秦瑶才回过神。“谢谢关心,真的没事。”没想到他会主动问候,昨天的收尾看着逃难似的,“

还敢来认我,不怕我找你算账?”秦瑶想拿他开涮。“不好意思哈,昨天是急着回家看场电视球赛,赶时间。”他又挠挠头。

“你是高一几班?”“2班”“我在1班,你隔壁。”“正式上课,还得分过班。”“是啊,到时,要是能跟你一个班,就可以好好弥补下。”说到这,两人不约而同笑了。一来二去的,竟然聊上。

不过也就这么几句,没多远,不同方向,分开走。秦瑶心情格外好,觉得这小子蛮有趣的。

第三天,如出一辙,秦瑶又遇上他,他又是在背后叫的她。奇怪的是,两个人聊了一些,都没问对方的姓名。是觉得萍水相逢,不好意思问,还是觉得来日方长,这么老套的问题,后面可以问。

这样的不以为然和自以为是,让他们的以后有着太多太多的千回百转。

第四天,秦瑶想着,这回要问问这小子姓啥名啥,还要告诉她的芳名,省得见面老用“Hi”。到校门口,她特意放慢脚步,时不时扭回头看,没见着他。

“会不会是临时有事,还没出来。”于是在大门一旁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是没见着人。“也许今天他走得更早。”有点失落,“不过还有明天。”秦瑶又恢复好情绪。

第五天,一放学,秦瑶及时在大门守着,眼睛死死盯着出来的每一个人,其中有同学认出她,问她,她都恍惚地当做没听到。她不信,这样把守,还能让他跑了。结果,还是没看到他。

第六天,她想到新招,撞着胆子,放学后,先跑到隔壁班教室。他们都还没出来,这次准能逮到他。秦瑶信心满满的。当最后一个人从她眼皮底下走出来,也没看到他。“难道他骗我,根本不是这个班的。这小子是耍我吗?”想到这,她有点气,可是想到他看她,还有跟她说话时,感觉蛮真诚的,不像是耍人。

第七天,秦瑶又在大门死等,再次落空。“难道他不在学校,还是我错过了?毕竟高一一共有18个班,9百人的样子,也许是没留意,才看不到他。”自问自答,像是寻找安慰,让她还有希望。

军训结束,开始正式上课。她分到1班,却没在班上看到他,包括有次她去隔壁的2班,认认真真看过位置的每个人,也没见着他。还有16个班,或许有机会,可以试着看看。

想到这,觉得自己有点疯癫。的确,她一向都这么较真,认准的事,或是带问题的事,总要琢磨到底,弄个清楚。这件看着纯属偶然的事情,竟让她上了心。“

这样做,动作会不会太大了,万一被班上的同学发现,准会笑我花痴。”想到着,她怯了。与此同时,她也是个敏感的女孩,会想很多,特别在乎别人的眼光。

先前的举动,已经超出她的日常框框。接下来,真的要行动,开始夹杂犹豫和担忧。“算了,如果他是躲我,找到他,说不定彼此会尴尬;如果他已经不在学校,更是白费力气。”

看着是想通,但随后的日子,放学后,秦瑶还是会在大门旁停留,就像养成一个习惯。她想再见见他,问问他——为何消失不见。


02

此外,秦瑶还是个爱学习,有上进心和自主性的好学生。这点课外心思,到底干扰不了她,特别是后来韩露的出现,成了她的同桌,无话不说的死党。

就因为无间隙的信任,有次她把这个故事讲给韩露听。没想到韩露比她还激动,“没查清楚,你就放弃?!这小子,光开个头撩你,就不现身了,看着不大光明磊落。”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因为这个不知名的家伙,伤了神,不由忿忿不平。

“说什么呀?!”秦瑶感觉这姐们有点嘲笑她。“按我说,就得再找找,问个清楚,这样不明不白的,像是悬案。”“我是认真的,有空陪你,借各种机会,每个班都探探。”这一句,真成了她们后来行动的指向标。

韩露跟秦瑶真的很像。性格,也是有头就得有尾,爱深究。两位女生就这样把一部分智慧奉献在“找他”这件事。最终结果:验证这个人,不存在高一乃至高中。

韩露有问过秦瑶,会不会是记错,根本不是本校的。可她确认,不是的话,为什么三次见面刚好都在放学时间,而且他也穿着军训衣服。所以,这件事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个怪事,一个高一新生,上了三天学,就消失了。不知名,连打听也没办法。

已做最大努力,只能作罢。此后的重心,还是放在学习和她们俩的友情。嘻嘻哈哈,加班加点。高中三年是这样度过的。

在秦瑶心底,“他”却没离去,时不时会想起。可她只能把他藏着,在韩露面前再未提及。一个只见过3次面的陌生男孩,聊过一些话,不知姓名,对他能有什么呢?最多不过是疑问吧,欠一个答案。

后来的高考,两位学霸,顺利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不在同一所,都在本省,节假日,她们总会约着,在对方的城市或是回家聚聚玩玩,友情如初,从未减弱。

毕业后,秦瑶选择出国读研,韩露回到县城在一家国企上班。为了各自的梦想,各自的发展,有了各自的选择,各自的开始。

距离越来越远,见面越来越少,网络光速的今天,两人的联络还是很频繁的。

20好几的年龄,两位美女加学霸,竟然都没有谈恋爱。特别是大学校园,到处成双成对,她们却敢于单身。两人的未来目标及友情力量太过强大,足以抵御校园所谓的“爱情”——在她们眼里:这不过是稚气不成熟,没有将来的一时激情而已。

对于秦瑶,却有着另外一层意味。他的影子,从第一天起,就像魔咒一样缠上她。这也是多年以来,慢慢发觉的事实。她对他,或许有了仰慕之意,有了貌似“一见钟情”的感觉。因为她常常会想起他,想到他,特别回味,他给她的印象太过完美。她不懂,自己是不是陷入了关于他的假想。

他的外形和交流方式,确是她喜欢的类型,而这种,之后再未遇见。真有遇见,倒是拯救了她,不用沉浸在不可自拔的记忆里。

可是她找不到他,又能怎样。她想着,离他们的相见之地越远越好。这次跑到国外,“他”却跟着一起来了。

这些多余的想法,秦瑶没跟韩露讲过,她想让时间一点点去消磨,磨到棱角模糊,磨到毫无踪迹。

到了回国的日子,秦瑶拉着行李箱,急切地先奔到韩露的公司宿舍。当韩露开门,见到久违的好友,一下抱住她,“终于回来了,太想你啦!”两个女孩和年少时一样,欢跃着,光拥抱不足以表达她们重逢的喜悦。韩露赶紧把秦瑶带入卧室,说是男朋友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

两人说说笑笑地进去。那男孩听见说话声,赶紧站起来。韩露看着他,对秦瑶说道:“这就是我男朋友,赵霖。”又搂着秦瑶对她男朋友说,“秦瑶——跟你提过好多次的,我最好的姐们。”两个人相互点点头。

那一瞬间,两人的目光停顿了下来。韩露也觉察到异样。“你们是怎么了?难道见过面?”秦瑶被这一问,连忙摇摇手,“怎么会呢?初次见面,名字我都第一次听过。”嘴巴这么说,可心里开始起伏。

是的,眼前的赵霖,看着就像当年的那个“他”。身高体型一样,眉目清秀增添些许成熟。是他吗?真的会是他吗?心底问了一遍又一遍,以至于她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赶紧躲闪着赵霖的目光,自行先坐下来。可是赵霖,没有敷衍了事。

“你是不是在XX县一中读书过?”“是啊,她是我高中同学。”韩露快速答道。

“那你是不是高一军训放学时,曾被一个男生不小心撞过?”“啊!”听到赵霖这么问,韩露明白了,惊讶地捂着嘴。“你不会是那个男生吧?”秦瑶此时,慌乱了。真的是他!他竟然出现了!他还记得他们间发生的,而这些,已经过去9年。他竟然也没忘记!

秦瑶不知该如何回答。太过突然,内心开始翻山倒海,不知所措,因为毫无预想,毫无准备。“秦瑶,是不是他?是不是刚进来,就认出他了?”韩露紧紧地追问她。“看着像,不确定。”秦瑶强忍激动,淡淡回道。

“高一那年,我也在XX县一中,只参加了3天的军训,后来转学到市一中,家里给安排的,说是学习氛围更好。那3天,我遇到一个女生。虽算不上朋友,却没在走之前跟她说声再见。一直很遗憾。”


03

“原来真的是你!”韩露拍打着他,“怎么这么巧呀,你不懂那时我陪秦瑶基本每个班都找回来,就想找你问问,出现3天后,怎么就人间蒸发了。”“什么?你们还特意去找我?真是对不住。我以为早把我忘了。”

这个迷团就这样解开。原来他是第4天被迫转学,去了其它地方。难怪整个学校翻一遍,也不见人影。她对他的感情,是否也该释然。

看着眼前的这一对,卿卿我我,甜蜜无比,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又是孤独的。思绪很乱,想到那相识3次的一幕幕,想到找寻他的不放弃,想到之后日子的偶然思念,太多太多,很乱很乱。

要找的,就在面前,可是与他的距离反而拉远了。她与他不会再有什么。因为他是韩露的男朋友,他是她最好姐妹喜欢的人。对他,还能幻想什么?

看着秦瑶发呆似的,一动不动。韩露推了推她,“秦瑶,看来老天是派我帮你收拾他的。当年的罪魁祸首,如今入我掌心,以后会替你报仇的。”秦瑶麻木地笑了笑,跟着调侃,“好啊,不要心慈手软。”

韩露没看出秦瑶的不安和失落,依旧说笑不停。这一切,一旁的赵霖,却看在眼里,清清楚楚。他觉得她有一些事藏着,连韩露也不知道。

世事太难预料。他想这个女孩,也想了9年,也想舍弃这段记忆。可是如今,她竟然出现了。第3天回到家,被通知要转学,他是抗拒的,父母专制,事事都要管制,他只能遵从,他想第二天一大早再去学校,跟她告个别,也不被允许。为这个,暗暗恨了父母很久。

年少这种记忆犹新的相识,不知不觉伴随以后的日子。大学,他和韩露同班,慢慢发现她跟她有些相像,当然他不知道她们相识。再后来,可能是因为忘不了她,又解脱不了,困顿似的,让他开始接近韩露。

这个时候,已经是临近毕业。想着如果不再抓紧,连这个相似的,也没机会。潜意识,他知道自己把韩露当成“她”的替代品。从未把这段年少的偶遇告诉过任何人,他觉得这些只属于他和她,没有人可以分享。

对于韩露,是自私也是残忍。他没法考虑周全,只想安抚自己那颗思念泛滥的心,不要再隐隐作痛。

这时,秦瑶说要去下洗手间,其实是想出去冷静下,暂时躲开这有些尴尬的气氛。她出了门,门半掩着,脚步却停了下来,她听见韩露问赵霖,“好小子,你竟然还干过这种事,给我老实交待,是不是那个时候早有预谋?是不是喜欢秦瑶?”

“怎么可能呢?”赵霖违心地拒用实话,“只见过3面,会有什么想法?你以为拍偶像剧?!大名都不晓得,竟然就喜欢,太夸张了吧!”“哈哈哈!”配上假笑,赵霖都觉得自己的回答天衣无缝,韩露应该不会再深究。

他对我,原来只是……秦瑶此刻不知该如何想,她的心乱急了,很怕脆弱的眼泪会掉下来,也怕他们俩看出她的异样。想了想,她敲下门,“韩露,不好意思,刚我妈来电话,让我就回去。改天再来找你吧。”

“这么早就走,要不我跟阿姨说,让你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晚点再回去。”

“下次吧,我妈也想我,电话催了。”“那我们送送你。”韩露觉得刚回来,强留也不好,也就作罢。

“天凉刮风,你呆屋里,我送她下楼,还能帮忙提行李,叫辆车。”赵霖自告奋勇。

“好吧,也让你们聊下,刚都是我在叨叨没完。”韩露善解人意地同意了。

就这样,一场原本欢喜的重逢见面,却多了千滋百味。赵霖提着行李箱,陪秦瑶下楼,到路边。纵然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开口。“秦瑶,对不起,那时候,应该找机会跟你说再见的,让你白白疑惑这么久。”“都过去了,不必放在心上。”

“可是……可是我,一直没忘记你……”赵霖,还是没忍住,把这句藏了很深很久的话,说出来。秦瑶惊了,再次看到9年后的他,又红起脸,挠挠头。

他没说谎,她信他,可是,又如何……“既然已经解释过,谜团也揭开了。该忘的还是忘了吧。这样对韩露也好。”秦瑶冷静地回道。

赵霖不知该说什么,难道他要跟她说,第一次见她,就喜欢上她,而且一直没有变过,对韩露,也是因为忘不了她,才走近她。

可是,今天,他和韩露,却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站在秦瑶面前,实话实说,秦瑶能相信吗?她是韩露最好的朋友,说不定还会撕了他。想了想,赵霖还是忍住了。车来了,他们没有再多的言语。


04

9年后的再见,秦瑶开心,因为解开了谜团,却又添了伤感。犹如一场梦,终究还是要醒过来的。回到家,她想了很多。她甚至能猜想到韩露,也在敏感地推测一些东西。她不希望她不快乐。几日后,她发了条微信消息给韩露:

“亲爱的,我走了,决定留校了。学校有个实验课题需要人,我有兴趣,学校也同意了。以后我们见面会越来越少,忙起来,估计通话短信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

我不在身边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对了,你还有赵霖,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你的男朋友,不是什么——我曾偶遇的那个他,那个他已经在那年以后就不存在了。祝你们幸福!”

发完这一切,秦瑶很坦荡,很轻松,仿佛多年的一块石头,落于地面,不再压着她的心口,锁住她的记忆。

心泛起涟漪,放逐在每一个念头,因为想你,才会陷入等候。这种感觉以后不再有,因为他不属于她。还记得那时的年纪,也没忘记那时的晚霞,只是谁也留不住夕阳西下,夜晚总要来临。

秦瑶知道:她没有爱过他,只是爱怀念他——而现在,发现放手是为了解开那个“结”。既然已经解开,彼此安然生活吧。

就像那年以后,再无遐想,再无波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