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 因果

阿竹今天对阿华说,阿晴带他见了一个叔叔,还带他吃了馄钝,吃着吃着,阿晴哭了,说想起了以前,想起了回忆。

阿晴看着眼前狂怒的阿华,他第一次感到这个爱她的男人的可怕,她颤抖了,她祈求阿华不要再打她,她错了,她知道错了,她真的知道错了。

阿华喝着酒,看着手里的亲子鉴定,他拿着藏了很久的刀,默默无言,既然你们都骗我,我又何必一再给你们机会,来吧,来个了断。

阿策今天收到阿晴的信息,很是震惊和迷茫,不过当他看到阿晴传来的照片,原来是这个二手货,估计是寂寞了,我今天要好好的安慰他。

夕阳下,阿晴提前进入了大海宾馆,阿华接着而入,阿策笑嘻嘻的走向阿晴约她的房间。深夜里,在阿晴的惨叫声中,阿策和阿华被各自抬出,阿晴看着两根阳具,不住的哭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