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85)

八十五 生离死别

    周允桀喉头发紧,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就看见她眼睛里瞬间漫溢出沧海瀑布的泪水,不停不停地奔涌着。

    他不敢直视她,偏过头看着床榻上的夜龙心才开口,“我师傅让我们二人死其一,要么都死。夜龙心选择了毒药,把解药留给了我。”他有些哽咽,顿了一会又说,“那个毒性不是即刻发作的,它会随着宿主对……对心里所爱的那个人的感情越发强烈,而慢慢吞噬生命的。”

    所以他会在月牙儿成亲的当晚毒发身亡。

  “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从天坑出来开始,一切都是你们算计好的,我的婚礼,他的死……你和夜龙心都是大骗子!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想办解毒,想办法救他的,我可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月牙儿发了疯地怒吼,竭尽全力地恸哭,最后嘶哑地拼命咳嗽和喘气,直到捂着剧痛的胸口,咳出鲜红的血来,每喘一口气都肝肠寸断。

    “月牙儿,你别这样,月牙儿。”周允桀冲了进来,团团把月牙儿包裹在自己怀抱里,他的心也痛,也被万箭穿透的伤痕累累,夜龙心选择放手和离开的痛苦,而他留下来,要陪她承受一地狼藉,甚至是无法收场的残局。

    “我不,我不接受你们编排的结局,我不同意你们两个的选择。”月牙儿使劲挣脱出周允桀的怀抱,他怕她失控地弄伤自己只好放了手,小心地护在身后,“我不准许你死,你还没有剔除夜姓,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可以死,你说要护我一生的,我现在要你活过来,做我的千军万马,为我复国!”

    她拉着夜龙心的手拼命摇晃,最后抱着那只无动于衷,冷冰冰的手深深地埋进自己怀里,“龙心哥哥,说好了要找一个温柔善良的姑娘做你媳妇儿的,说好的,你答应我的,你这个大骗子……”她终是没了力气,柔声低语。

    夜龙心感觉到自己手里传来她温暖的体温,他很想抱紧她,甚至有那么一丝后悔选择这个结局,但他知道,若今日这里躺的是周允桀的话,她就不是伤心欲绝那么简单了。

    周允桀和王婆婆,不凡低语了几句,让他们去准备后事,把他们打发了出去,留下自己,月牙儿和夜龙心三个人。

    “若早知道,你要复国,当初我应该当仁不让地选择毒药,其实也不然,我早就该死了,寒毒在那一日就可以要了我的命……”他无力坐在地上,头靠在床沿,心里无奈地骂了夜龙心一句,躺在那里看他们受折磨。

    月牙儿纤弱的手没等他说完话已捂上了他的嘴,“不要,不要再在我心上捅刀子了,你知道的,这世上若没了你,也不会再有我的。”

    周允桀一把把她揽进怀里,“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女人真真是为她付出多少都值得爱的。

    “你们可以告诉我的,我也许有办法医治他的毒。”月牙儿依在周允桀怀里,已没有力气哭,只有流不尽的眼泪。

    “就像当初你为了帮我找解药那样揪心?”他托起她的脸,细细为她拭去满脸的泪,但顷刻又湿透,“我们都不忍心,他说,想看到你的笑。”

    月牙儿迷离地看了看周允桀,脱力地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周允桀怀里。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放心吧。”他最后对着夜龙心说了一句,从怀里掏出她的鞋袜悉心为她穿好,抱起她,走出了死气沉沉的房间。

    皎皎楼一夜之间从喜庆的红色变成了满园的素锆。

    灵堂是月牙儿亲手布置的,如同夜龙心为她布置成亲的喜堂。

    一口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椁停在灵堂正中间,守满七日才可盖棺入土。

    今日已是第七日,是他下葬的日子。

    一早上阴雨连绵,浔南镇难见的阴冷天气。

    月牙儿洁白丧服加身,一直痴痴地趴在棺口,看着里面的夜龙心,虽然已过了七天了,但他的尸体看起来一点也没变化,甚至比七天前看起来气色更好,更像是睡着了,并且随时可能醒过的样子。

    “姑娘,是时候了。”王婆婆一边换了新点燃的蜡烛,一边小心劝慰着月牙儿。

    棺椁内的夜龙心最后的衣衫是月牙儿亲手帮他穿好的,他喜欢的玄色长袍衬着他棱角分明,英俊的脸,穿衣服时,见到他身上累累的疤痕,没有一个不是为她而受的伤,他那三千墨发丝缎般的光洁柔顺,也是她一点一点为他梳理整齐束于头顶的,她从来不曾为他梳头束发,她是他的公主,只享有着他的照顾和呵护,如今夜龙心孤孤单单没有一个亲人的离世,这亲昵之举也只有月牙儿来做了,她没想到,他的头发竟然那么柔软细密。

    “姐。”不凡一声涩涩地唤,“要盖棺了。”

    “嗯。”七天来她日日夜夜再熬这句话,到了听到的时候还是接受不了。

    盖上棺盖就意味着他们从此天人永隔,她这一生在世,再也没有夜龙心这个人的存在,她舍不得,做不到。

    她伸了整条胳膊到他的棺椁里,拽着他的衣袖死死不松开,从记事起,就有夜龙心日夜相伴的画面飞速在她眼前流转,直到最后的断片,眼前是刺眼的白色。

    “月牙儿,放手吧。”周允桀把她的手包入掌心,这七天陪着月牙儿守灵的他心都快碎了,他真不知道他们的选择是否正确,她过不过得了这一关。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月牙儿哭着,求乞地看着周允桀,“我知道终是要放手了,但是我做不到。”

    “在天坑里,他问过我一个问题,问我喜欢你什么?我想了很久,没有一个说辞配得上你,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是你。第一次见到你,劫持你时,你就像天上新月跌落我怀里,我便忍不住贪恋,想要拥有。后来他又问我,是不是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我说是啊,温柔善良非你莫属。他说,他这辈子做过一件有愧于你的事,就是多年前,你和我约定远走高飞的那天,他是故意受伤的,他就是知道你的温柔善良,绝不会忍心抛下重伤的他。他这次希望能用你的幸福美满换他一个心安理得。”周允桀说完,屏气凝神,等着月牙儿的回应,若是这番她再无法释怀,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月牙儿好像凝滞了很久,灵魂出窍般地回到了周允桀,夜龙心说这番话的时刻,她看见夜龙心眼神平静和她相视一笑,这好像又是转瞬即逝的幻觉,她突然回过了神,张开手掌覆盖在他胸膛伤疤的位置,“我会幸福的,龙心哥哥,你放心吧。”

    夜龙心清楚听见了这句话,心安理得地进入毒性的最后一阶段,陷入假死的休眠。周围的一切渐渐暗淡下去,远处模糊有那个疯老头的影像,他面目狰狞可怖,阴狠地叫嚣着,“你不会得到解脱的,你们三个都不会,你们会一辈子纠结在悔恨,无奈的痛苦中无法自拔,因为爱就是自私的。”

    夜龙心冷冷哼了一句,“我爱她无欲无求,她是天底下最温柔善良的姑娘,她会拥有世上最纯粹的爱和幸福。我以夜姓一族的忠诚和我的性命担保。”疯老头的影像被轻易地击碎,在夜龙心的挥手弹指间。

    死亡的黑暗是为了等待复活后第一缕阳光的明媚。

    周允桀没有悉数告诉月牙儿,关于夜龙心选择换回他的性命,和他们能在一起,得到的惩罚的全部。

    那个毒药只会让人假死,中毒的人不仅要承受和至亲死别的痛苦,而无能为力。并且七日后,他会复活,复活后,他会变成一个可以不食不眠,也永远不死不灭的存在。

    他不可能再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他能看着熟悉的人们在他面前演绎熟悉的生活,而自己只是一个或被铭记,或被遗忘的过去。

    七日后,苏醒的夜龙心破土而出后,整理好了自己的墓地和坟头,他甚至能摸到墓碑上,月牙儿的眼泪。

    他究竟选择远走高飞,还是继续默默守护在月牙儿身边,谁都不知道?

    就连周允桀都无法感知到,他是否一直存在于他们身边,还是彻底退出了这一切爱恋迷离。

    他和月牙儿在西梁太平盛世下过着和所有平头百姓一样简单平淡的生活,日复一日,仿佛曾经的惊涛骇浪,爱恨情仇都是别人的故事,或是茶楼里说书先生营生的伎俩。

    他们珍惜这得来之不易的俗世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