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特别的客户沟通

昨日,见了一位特别的客户,他的弟子尊称他为“上师”。

虽然想到了宗教是管理人的思想的,必定会有不同,但没想到刚见面没多久,就遭遇到“下马威”!

当日去的时间点,正好是“上师”向弟子们讲解佛教经典的上午时间段的尾声。

刚一进屋,就被布置得庄严的穹顶法相和底下众人的肃穆有所压迫到气息,大气不敢出的悄悄进屋,我和同伴学着众人模样盘腿落坐。

听着“上师”他们师生之间的对话,虽然听不太懂,却也大概知道皆属佛家对所谓可怜的众生的懵懂无知的点化和指引。

这些场景其实都还好,毕竟走到寺庙里禁语低声的环境下感受也大抵如此。可期间一位弟子突被“上师”叫起,且被厉声责难她不懂且不懂装懂,就让我突然一愣了

这场面,让我回想起之前做学生上课时的情景,不免有些犯嘀咕:原来这佛家讲法也如此的有压迫感,惯性里的场景还以为是慈悲为怀。

这样一来,自然对这位客户有了一层距离。更且不说进来后,现场也感受到众弟子对他奉为神明一般的氛围,更有同伴说的某某知名人士拜他为师,某某富豪赠送别墅豪宅给他用作弘法的道场等讯息。

课后吃完午餐,终得机会与这位“上师”面对面交流,但场面确实略显尴尬。虽然他是我们的“客户”,但由于“上师”展现出来的威严,让对话一下子有了明显的阶层。

完全不同于我们以往的交流,整个前面几分钟的谈话的程,只有他说我们听,他的个人状态似乎于我们而言,依旧是高高在上的老师,我们像学生一样的规规矩矩的坐在对面听他讲着请我们来合作的需求。

毕竟他确实也是甲方,且从他上午所讲的经文里,也是直抵生命最底层处的人性、习性等现象在加以剖析。潜意识里,有个声音跟我说,你想的他都知道,他都能看破,别乱讲话。。。

很明显,这样的沟通,很难继续。怎么破?

要不怎么说人家是“上师”,很快就意识到问题所在。按照他的讲法,佛家是启迪人的智慧的,也即是所谓的“波若”。他已经比大多数类似他的弟子的民众更得到智慧的启迪,属于有了更高等次的对现象世界的本质认知。

他马上暂停了他的自说自话,直接让他座下的一位弟子来跟我们介绍项目的想法。

这个转换之前,他喝了一口茶缓缓道:你们不用这么拘谨,我只是与你们分工不同。我从事着类似佛学老师的角色,这些你们不懂。而你们对于设计与策划方面的技能,我也不懂,所以会找你们来发挥你们的专业,在做事情上,大家是对等的,没有什么层级之分。对你们之前发来的参考案例,我觉得是我想要的东西。我把楼下的花园区域给你们,就照发来的参考方向去发挥你们的创意,就行了。

接下去,他并没有多说什么,闭目盘腿,具体的事情,都是他的俗家弟子慧觉在跟我们沟通。毕竟,他想要什么,已经交代清楚了,细节他不必深究,

写了这么多,只是流水账的记录一个特别的沟通。人只要活着,总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生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