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网恋时,我谈的是什么

阿猫手札 | 记录你的故事 |

第 2 篇

 我们在春风秋雨里无话不说,却在春去秋来中失去了联络。

文/阿猫


— 1 —

2009年,家里有了电脑。

她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

那时候同学们口中的时髦便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QQ账号,她迫不及待的申请了一个,给自己取名叫“左左”。

她装扮了空间,领养了花藤,开启了背景音乐,然后就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了。她看着那个呆呆的企鹅标志,不知道它究竟时髦有趣在哪里?

算了,也许看一本杂志更适合自己吧。

左左这样想着,打算关了电脑离开。

就在这时,那个呆滞的小企鹅突然“滴滴”叫了两声,在屏幕上欢快抖动起来。

她有了第一个网络上的朋友——阿余。

是个男生。

阿余第一话是:你的网名好奇怪啊,左左?你是个左撇子吗?

生活中的左左有些自卑和怯懦,从来不敢和男生说话,但是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也不用担心说错话得罪人。

所以她发了一个傲慢的表情,然后说:全中国还有那么多右撇子,难道他们都应该叫右右吗?

意外的是阿余竟然认同了左左这种荒谬的话,他说:你说的有道理,就应该这么取名,大家都清清楚楚的就不会搞错了。

左左来了兴趣,她问:那你叫阿余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多余吗?

阿余发了一串的笑脸符号,然后回答说: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多余,难道我这么不受待见吗?我叫阿余是因为我的家在新余,新余是个特漂亮的地方。

这是左左和阿余的第一次碰撞。

他们从晚上十一点一直聊到凌晨三点,左左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原来男生也是这么有趣的生物呢!


— 2 —

那一年,左左14岁,已经是中考的紧要关头了。

家人一直把电脑房列为左左的头号禁区。

所以只有在万籁俱寂的夜晚,才是左左天性解放的时候。

连续三天,左左都会在晚上十一点登上网络,而阿余似乎却像从没有离开过网络一般,只要左左上线,他就会马上向她弹出对话窗口,两人开始天马行空的对话。

而阿余也学会在两点的时候,催促左左去睡觉。

临下线的时候,左左说:明天,不,等下天亮我就去学校了,周末才能回来。

阿余懊恼不已,说: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不和你聊这么久了,你上课会没有精神的。

左左想,这个男生怎么会这么贴心呀。

她说:没事,下午有体育课和美术课,可以偷懒睡觉。

道过别,左左才恋恋不舍的下了线。

在仓促的梦境里,她梦见自己和阿余去爬山,但是阿余一直走在前面,她看不见他的脸。在跨过一道巨大的鸿沟时,阿余终于转过身来拉她,她抬起头准备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然后,就被叫醒了。

在骑着自行车去学校的路上,左左还在想着这个梦,嘴角都不由自主的弯了起来。


— 3 —

其实初三的课程里,早就没有了体育课和美术课。

这些不纳入中考成绩的课程都被学校替换成了语数外,似乎这三门课永远也上不完。

左左在语文课上有些昏昏欲睡,毕竟那个胖胖的老头朗读作文的声音真的太像催眠曲了。她想,要是还能继续那个梦境就好了。

接下来的五天,似乎比平常的五天要漫长许多。

宿舍每一晚的卧谈会上,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各个班的八卦,肆无忌惮的猜测着谁喜欢谁,谁又拒绝了谁。左左突然想,自己这样算是喜欢了吗?

终于捱到周末,到了约定好的上线的时候。

左左一上线,小企鹅就撒欢的抖起来。

阿余的对话框弹出来一长串的消息:

左左,上课不要睡觉哦,会被老师抓辫子的。

左左,在学校就不要那么晚睡啦。

左左,你吃早餐了吗?

左左,你还有三天才回来呢,时间真慢。

左左,我今天抄单词的时候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你的名字。

……

左左一条一条细细看下去,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原来在等待的这些天里,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想念啊!

没一会儿,阿余的新消息又发了过来。左左若无其事的和他聊着学校的事,谁也没有点破那些年少的心事。


— 4 —

在那些有了阿余的日子里,左左变得活泼了许多。

她开始注重自己的言行和穿着了。

她留起了长发,开始温柔的讲话,不再发出嘿嘿嘿的傻笑。

她开始学着把校服拉链只拉一半,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笑容。

她还加入了宿舍夜间的卧谈会,介绍着一座名叫新余的城市是如何繁华有趣,也间或谈论着班里班外的男生。

有了阿余的比较,那些男生在左左的眼里都很幼稚,说着脏话,在教室的水泥地上摔跤打闹,弄得衣服脏兮兮的,这样的男孩子怎么能和阿余相比呢。

阿余是高二的学生,从来不说脏话,总是给她恰到好处的体贴和温柔。左左想,阿余可能不高,但一定是穿着洁白校服和运动鞋的男孩子,干净又阳光。

在这明媚的盼望中,中考就这么来了。

左左意料之中的考差了。

每个周末夜晚的网络聚会,让左左的睡眠严重不足,少女怀春的心事也让她难以静下心来学习。

重点班的左左,考了一个不重点的高中。

这个结果,左左并不觉得可惜。

相比一个没有故事的重点高中生左左,她更喜欢有故事的普通高中生左左。

但是面对这份成绩,爸爸很生气。他从左左望着电脑的希冀目光中发觉了什么。

第二天,家里的电脑就没有了,只留下一条空荡荡的网线。

那一个暑假,左左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在想,自己这么突然消失,阿余应该会很着急吧,他会不会顺着那根网线找过来呢?


— 5 —

九月份,左左要去上高中了。

那些男生女生们好像一下子就蜕变了。男生们都开始留起酷酷的发型,不再满地打闹。而那些拉链只拉一半的小心机一下子被所有女生都掌握了。甚至还有人开始化妆穿裙子了。

没了阿余的左左,又变回那个彷徨无措的小透明。

半个学期之后的一天,她突然收到了爸妈送的一只手机。

爸妈要出门打工去了,左左不知道这只手机是不是一种补偿。

她只是默默的接下,默默的收拾去学校的行李。

没关系,反正她一直都过着寄宿生活。

只是从此以后,她寄宿的时间更久了,寄宿的围墙也更广阔了。

夜晚的时候,左左把手机拿出来,笨拙的输入账号密码,登录上那个久久未曾登过的QQ账号。手机在她手中发疯似的叫嚣起来,惊的她差点把它摔到地上。

那上面,密密麻麻有一百多条未读消息,留言板里也是。

他问她考试结果怎么样;

他问她为什么不上线;

他问她出什么事了;

更多的是,他说,他想她。

左左一条条看下去,眼眶不自觉就红了。

最后一条消息是一个月之前,他说:

左左,你再不回来我都要忘记你了。

左左颤抖着用手机敲下一行字:对不起,我回来了。

可是等了好久,阿余的头像都没有亮起来。

左左想,自己的初恋,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 6 —

当然没有。

阿余在次日早晨上线了。

阿余问左左这么久都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直不上线。

左左什么也没说,她不敢告诉他自己因为认识他而荒废了学习,她想阿余一定不喜欢这样的她。

阿余只好让左左保留了这个秘密。

两个人又回到了从前。

但是却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阿余不再和她谈论学校的事情了,也不再陪她天马行空到凌晨。

左左想,阿余高三了,正是忙的时候,这很正常,如今她有手机了,随时随地都可以联系他,不必非要苛求晚上。

阿余沉默了很久,才说:左左,我退学了。

左左呆住了。

在她的印象里,阿余是能言善辩、成绩优秀、温柔秀气、积极向上的一切美好词汇的代名词啊,这样的阿余怎么可以退学呢?

左左有些生气,她要求阿余立刻回到学校去。

阿余没有答应,左左便一连几天都没上线,电话也不接。

终于阿余给她发了信息,说:好了,我答应你,左左,我明天就回学校去。

左左才终于笑了,回到学校阿余还是她心目中的阿余。


— 7 —

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

只是从网络换成了电话。

左左每天下了晚自习都能接到阿余的电话,电话那边阿余的声音细腻温和,是那样好听。只是有时候电话那边的环境有些吵闹,间或还有车流声和咒骂声。

阿余说:校门口就是这样,有些吵。

然后他就会在很快的时间内跑到安静的地方继续和左左聊。

左左也常常躲开人群,到清冷开阔的天台去听电话。

迎着初冬的冷风,听着耳畔温柔的声音,左左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她想去新余见一见他。

左左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这么疯狂的念头,竟也能从自己脑袋里冒出。

可是,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左左脑海里,挥之不去。

左左心想,不让他知道,只是偷偷的过去,远远的望一望也好。

从阿余的空间里找到地址,左左在2010年的第一天,坐上了去往新余的火车。

这是左左第一次坐火车,但她一点儿也不紧张,甚至还有些欣喜和激动。

她甚至想,要是新余的阳光特别好,她就走到阿余面前去,笑着向他挥手说:

嗨,阿余,我是左左。

阿余一定很惊讶,很高兴,然后他会带她参观他的学校,带她去看他曾说过的仙女湖和万岁桥……


— 8 —

就在这美好的畅想中,左左到达了新余。

转了几趟公车,问了许多路人,她终于来到阿余地址上标记的地方。

那是一家门面很大的理发店。

左左想,可能自己走错了吧。

正要转身继续问路时,有穿着妖艳的女人进入理发店招呼员工来给她洗头。

姐您又来了,我这刚好腾出位置。

那声音细腻温和,像极了阿余。

那男生长长的头发染了五六种颜色,穿着紧身裤和花衬衫,同左左校外的那些小混混没什么区别。

那妖娆的女人穿着丝袜,裙子领口极低,就那么大咧咧的躺在洗头台上。男生一边轻轻给女人按摩着头皮,一边和她低声谈笑。

那声音,那说话的方式,那体贴的语气,就是阿余。

左左打开手机,第一次主动拨通了阿余的电话。

理发店里的男生擦擦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按了一下,重新装回去。

这边,左左的电话也同时被挂断了。

她想,原来冬日的太阳也是可以刺痛眼睛的。

那一天,左左没有去打招呼,没有去逛仙女湖,甚至没有多看那理发店一眼,便转身走了。

仍是一个人的火车旅程,却变得无比枯寂和漫长。

在她的想象中,阿余不应该是这样的。

因为阿余的错,害的左左一切关于美和希望的想象,全都没有了。

回去之后,左左给阿余发了最后一条消息:

你是个骗子。

然后换了新的电话号码,申请了新的QQ账号。

左左和阿余,再也没有联系过。


— 9 —

时间齿轮就这么转过了一年。

左左有了新的朋友,也有男生向她示好。

她想,没有阿余的日子,也不是那么糟糕。

甚至,在与其他人交流的过程中,她慢慢理解了,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那些对于阿余的美好希冀一直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一切,并不是阿余的错。

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里,凭着记忆,左左再一次登录上那个旧的QQ账号,那个有着阿余的账号。

打开阿余的对话框,里面满满都是他的思念和解释。

阿余说:

左左,我不是个好学生,成绩很差,不爱上课,整天泡网吧。

左左,我看的出来你是个乖乖女,我怕你嫌弃这样的我,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

左左,遇见你之后,我也想好好学习。但是你突然不见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没有你,我哪来学习的动力。

左左,我向往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所以我选择了退学。

左左,再遇见你,你要我回到学校去,你憧憬的大学生活也慢慢的变成了我的憧憬。我当时真的想要回学校了。

但是,我爸受伤了,他从脚手架上摔下来,需要很多手术费,我当时在理发店已经有工资了,我想,那就晚一点回学校吧,这样可以再多赚一点钱。然后等我处理好我爸的事,我再和你一起考大学。

左左,对不起,我是骗了你,但是我爱你。

……

左左,我爸走了。

左左,我不能去考大学了。

左左,祝你能考上你喜欢的大学。

左左,再见。


— 10 —

阿余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起来。

那个记忆里的电话号码也变成了空号。

这次,左左和阿余的故事,是真的结束了。


查看往期故事请戳链接


 为什么爱情总是先发生在学渣身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Aprilday_15ac阅读 32评论 0 0
  • 楼后, 车在赶它的路, 屋前, 树在开她的花。 我们都睡着,不出声,一切就很美好。 ――致楼上那双不眠不休不长黑眼...
    千克阅读 13评论 0 0
  • 文/花筏 于他相识不过是因为一首歌“南山南”,那时这时民谣突然爆红,朋友圈以及清吧咖啡厅都会轮流播放这首歌曲...
    小可爱蕊儿阅读 39评论 0 2
  • 我的妈妈是一个正宗的传统中国母亲,教育方式依从了老一辈的方法:打,骂。 她那一代的教育方法,目的是为了把孩子教得听...
    Quriser阅读 453评论 13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