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打败的,从来不是彼此(飞花令7)

我从班级群里找到方楠的头像,点开单独的聊天窗口,给她单独发了消息:“我来上海了,有空聚聚吧!”

过了不到两分钟,她回我:“没问题,时间和地点你定,我请客。”后面是大大的笑脸。

我选了个在我和她所住位置中间的餐厅和我俩都方便的时间——虽然毕业后基本没有联系,但我总是有意无意地知道她的动态,毕竟曾经是那么亲密的室友,在情感上总比其他同学近了一层,每次她在群里发消息我都会默默读取,从不发言。但我几乎知道她每一次搬家,每一次换工作。

坐在预订的位子里等她的时候,我不由得拼命回忆上次跟方楠在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应该是毕业的散伙饭。南方的六月早早进入了盛夏,毕业的兴奋、离别的愁绪加上对未来的期待和茫然,让我们在热热闹闹和匆匆忙忙中吃完了系里和班里的散伙饭,我们宿舍的散伙饭没有吃,至于原因,好像是既没时间也没心情。

其实这次约方楠吃饭我考虑了很久。毕竟太久没有联系,从毕业算起大概有五年了吧,很怕见了面之后不知道说什么,尴尬得四目相对。但转念一想,既然都来到上海了,并且也知道方楠在上海,如果一直躲着不见面,日后被她知道了,更尴尬。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门口,期待能一眼将她认出来。我做到了。在她出现的第一时间,我就起身示意,而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我,毕业五年后的第一次接头就这么成功了。

不得不说,在职场历练几年的方楠成熟多了,再也不说当年风风火火的疯丫头,举手投足间不仅多了一份沉稳,更有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在加上名牌衣服和包包的衬托,活脱脱一个成功office lady的形象展现在眼前。可谁没有变化呢?我也不再是只能穿得起地摊货的穷学生,衣柜里也有了几件香奈儿、迪奥、Gucci,虽然贵得肉疼,但终归是能买得起了,时间真的是好东西,只要你够努力,有耐心,想要的总会得到。

服务员上菜以后,方楠的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都是我爱吃的,你居然还记得!”

“当然!想当年咱俩可是418的吃货二人组,琦琦是回民,只吃清真餐,文惠崇尚健康养生,只有我们两个不怕胖也不怕死,只要人能吃的都敢吃,探索了多少人间美味。”

我们从一食堂的煎饼聊到四食堂的鸡丝馄饨,又从校门外的麻辣烫聊到家乐福楼上的自助火锅,能够想到的全是吃的,如果旁边有人听我们说话肯定会以为这俩人上大学的时候除了吃啥都没干。

“雯子,对不起。”

该来的终归会来。任凭我们表面上如何谈笑风生,若无其事,心里的那道坎始终没过,不说出来,一辈子会成为插在心里的刺。

方楠在为她五年前的一个决定或者说是借口道歉。毕业的时候,方楠率先找到了在上海的工作,早早签下三方协议,在吃喝玩乐顺带写写论文的潇洒中打发最后的大学时光。让一个东北妹子心甘情愿选择去打拼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爱情。方楠的男朋友陈龙凭借着我们学校计算机这个王牌专业在社会上的名声,不费吹灰之力地谋得了一个在上海的职位,绝不接受异地恋的方楠便紧锣密鼓地参加所有来我们学校宣讲的上海企业的宣讲会,总算是以合理的价格将自己卖了出去。

与方楠相比,我的求职之路就不那么顺遂了。虽然我和方楠的成绩差不多,但与她的能言善辩,我就显得有些笨嘴拙舌了。每次面对面试官的提问,我总是不能很好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常常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嘴在动,完全不知道胡言乱语在说些什么。就这样,我成了实实在在的“面霸”,屡战屡败,不但在跟方楠一同参加的面试中铩羽而归,而且在方楠找到工作之后的一次次面试中,我也没有拿到一个像样的offer。

眼见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我找工作的心情也越来越焦躁和绝望。我不知道自己毕业后将要去哪里。万般无奈之下,我向方楠开了口,希望毕业后能去上海到她那儿借宿一下,慢慢找工作。方楠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下,说跟陈龙商量商量再回答我。

不知道是我表述得不够清楚还是他们有什么顾虑,两天后方楠吞吞吐吐地跟我说:“陈龙说我们本来也是去沪漂的,都不知道能不能站稳脚跟,你去的话,他觉得责任太大......”。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就跟她说知道了,我不去上海了。强烈而又脆弱的虚荣心让我决定不再求她,也陷入深深的失望:四年里,她是我最亲密的室友,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娱乐,一起憧憬爱情,憧憬未来,她恋爱了,从没谈过恋爱的我自告奋勇为她出谋划策…..我以为她会成为我最坚强的依靠,却没想到她会以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我。

从那时起一直到毕业,我们都努力装出一切都跟以前一样的样子,可我们知道,有些东西,真的不一样了。

方楠离校的那天,我装作有事的样子早早出去了,她也没有给我发消息打电话。回到宿舍,看到她空空荡荡的床位,我有点后悔:都说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也许我们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呢!

离最后的离校期限还有不到一个礼拜的时候,我草草找到了一家西安的公司,面试很简单,甚至待遇都很模糊,听到公司说提供宿舍我就已经很满意了——从小到大一直在出一个校门进另一个校门之间转换的我真的很怕露宿街头。

实时证明匆匆作出的决定很少有好决定,那份工作只解决了我的基本生存问题,没有技术含量也没有上升空间。我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又换了几次工作,才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稳定下来,生活逐步走上正轨。不过也许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是去上海,于是兜兜转转,投了几次简历,总算来到了这里。

随着慢慢成熟长大,我对当年的事情早已释然,也深深懂得,人在社会中行走,最重要也是最靠得住的终究是自己的本事,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难免会落空。

“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我说得云淡风轻,但很真诚。

“其实,当初没有答应你跟我们去上海,我是有私心的,”方楠说话的时候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咱们两个能力和成绩都差不多,只是我口才和应变能力好一点。但我心里知道,你的专业功底扎实,你人又踏实肯干,只要给你机会,你一定会做得很好,就会把我比下去了。所以那时我不想跟你在一块儿,有参照。”

我摇摇手里的红酒,调皮地冲她眨眨眼:“可走上工作岗位你才发现,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张三李四王五,他们的身上总有一些你不具备的长处,追也追不上,赶也赶不及,就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打败了,也会向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马上会有新的一批。但这还不是最让人崩溃的,最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是,有些人明明工作能力不怎么样,可就凭着撒撒娇发发嗲,甚至用一些我们所不齿的手段,就可以轻轻松松爬上高位,甩我们这些吭哧吭哧努力的人几条街。”

“对呀对呀,”方楠又恢复了她的纯真本色,小鸡啄米一样不停地点着头,“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不仅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也是从职场菜鸟熬过来的老鸟,更不巧的是,我还是一个女人,对女人的那点小心思、小伎俩、小嫉妒也是心知肚明。”

“那你不怨我了吧?”她的表情,像个天真的孩子。

“想听真话?”

她虔诚地点点头。

“坦白说,当初我挺怨恨你的,觉得你不够意思。但后来想想,你们也有自己的难处,本来两个人就前途未卜的,再加上我,风险就更高了。工作以后,我越来越发现,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指望别人能帮我们解决多大问题,大部分困难还得我们自己去面对,无法逃避,无人可替。”我喝了一口酒,“而且我现在也凭着自己的力量来上海了啊,这几年我变得更加坚强,更加从容,一路走来,都是财富。”

听了我的话,方楠显然放心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为了让她彻底放下包袱,我也向她吐露了一个心底的小秘密:“大三的那年,班级投票的时候,我没投你,害你因一票之差没有得到奖学金,你恨不恨我?”

方楠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女人啊!”

说来奇怪,那些曾经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事情,现在遥远得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需要拼命想,才能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事。

隔阂消除,我们又恢复了吃货本色,将点的菜一扫而空。喝完最后一杯酒后,方楠突然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我看。那时一个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我狐疑地看着她,不明所以。

方楠指指手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和陈龙在这买了房,等房子下来我们就结婚!”

我握着她的手,由衷地替她高兴。窗外,绚烂的烟花绽放在寂静的夜空。

我和方楠相视而笑,仿佛对彼此说:从今以后,我们都会为彼此的幸福加油喝彩甚至搭桥铺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需要打败的,从来不是彼此,而是昨天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