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东北大院那些事 (15)新朋友

96
续事创意写作工作室
2017.09.06 15:23* 字数 2316
【传说】东北大院那些事 目录

泰安回到家以后书包都没来得及放就冲到吴建国跟前,一脸兴奋地说着自己当班长的事。紧随其后走进家门的秦淑欣笑了笑就去厨房帮忙做饭,吴建国听了泰安自告奋勇当班长的事,也高兴地拍了拍泰安的肩膀:“好样的,既然当了班长,从今个起你就必须得严格要求自己,好好学习。”

厨房里章诗娴看到秦淑欣进来,忙凑了过去问道:“咋样啊?泰安没为难你吧?”秦淑欣笑着摆摆手,“没有,泰安挺乖的。”章诗娴看着秦淑欣的表情不是在勉强自己,这才放了心。

第二天一早秦淑欣带着泰安和李默去学校。本来李母要送李默去学校,但是家里还有事要忙,秦淑欣想着反正送一个也是送,送两个也是送,干脆就一起得了。泰安只让秦淑欣送到学校门口,担心送到教室门口会被别的同学笑话,朝秦淑欣挥挥手就拉着李默进了校门,李默被泰安拉着打了个踉跄,但还是转头说了句:“秦阿姨再见。”

两个人说说笑笑来到教室门口,却发现同班同学都站在门外交头接耳,泰安拉过旁边的一个同学,问道:“这是在干吗?大家为什么都站在外面?”被泰安拉住的男生愣了一下,继而挠了挠头,“好像要重新安排座位。”泰安和李默面面相觑,李默小声对泰安说:“怎么办?我不想和其他人坐在一起。”泰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安慰李默:“没事,说不定我们还是坐一起呢。”

可惜天不遂人愿,最后泰安的同桌是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男生,而李默的同桌则是一个胖胖的女生。泰安无精打采地坐在位置上,上学的喜悦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冲淡了不少。但爸爸常告诉他要懂礼貌,泰安还是主动开口跟旁边的人介绍自己:“我叫吴泰安,你呢?”一旁的男生连忙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课本,转过身来,“我叫王博文,我爸爸说这是懂很多知识的意思,有一个词是博文...博文...博文什么来着,哎呀,我记不清了。”正当王博文苦思冥想的时候,上课铃打了,泰安赶快端端正正地坐好。

小孩子之间本来就容易亲近,两节课听下来,泰安已经和王博文熟悉了起来。第二节课刚下泰安就拉着王博文来到李默的座位旁,向李默介绍自己的新朋友,“李默,他叫王博文,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玩。”李默点点头,小声地说:“我叫李默。”三个人就算认识了,从这以后课间经常看到三个人一起,泰安觉得上学还是挺好的。

王博文极其喜欢说话,一有时间就拉着泰安说这说那。

“泰安,今天数学课上学的那些你都记住了吗?”

“泰安,你知道窗子外头这棵树的名字吗?你看那还有只鸟。”

“泰安,我觉得上学比待在家有意思多了。”

泰安一开始还能认真听王博文说话,但后来发现他说的事十件里有九件都不重要。干脆就放他自己一个人说,偶尔回应一两句。李默倒是很喜欢听王博文说话,经常在下课的时候来找泰安和王博文。

一天下午放学,三个人结伴朝学校门口走,王博文正说得起劲,忽然停了下来,盯着校门口。泰安奇怪地问了一句:“怎么了?”王博文悄悄靠近泰安,小声地说:“我刚才看到校门口有个人好像一直盯着你看。”泰安看了一眼校门口,“没有啊,你看错了吧。”“不应该啊,刚才确实有个人的,一个男的。”泰安又环顾了四周一遍,还是没发现他口中说的那个盯着自己的人。倒是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秦淑欣,于是拉起李默朝王博文挥手道别,向秦淑欣跑去。

泰安回到家没有告诉吴建国放学时发生的事,只是说了些在学校发生的趣事。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泰安才开始仔细思考王博文的话,“有人在盯着我...谁呢?会不会是他看错了?”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个结果,便慢慢睡着了,梦里又见到了那天坐在庙里的道士,用无法捉摸的表情看着自己,说着那句“万物作焉而不辞,方入其道。”

秋天随风而去,冬天在冰雪消融之际走失,又一个春天来到,但很快又进入了另一个秋了,时光的巨轮碾压着每一个平凡的日头,生命在这里开始变得举足轻重。

日子过着过着,很快就入冬了,淑欣说着这话还在院子里洗衣服。一入冬没几天院里就上冻了,淑欣每次在院里洗菜或是出门都小心翼翼,街道的马路牙子常年不化的冰掺杂着三轮车上碾压下的泥巴,着实让人容易摔着。

吴司令对淑欣说:“你要是做饭需要什么,交代一声我去买,洗菜也别出去了,这天啊看是要变。”淑欣在里屋答应着。

东北这地方偏,东北的天也是冷的出奇,十月份一入秋,先是从身上的长袖外套立马就变成了秋羽绒,然后接着就通暖了,几场大风大雪,就入了深冬。树不见落叶发黄,但保不准哪天早上醒来杨树就脱光了衣裳,裸露着身体,只剩下干枯的树枝。

不过说来这入冬最好玩的和最好看的也就数这东北里这大院的两大宝贝——冰嬉和雾凇了。

大院后面有一老湖,是当年小日本鬼子“埋药”用的,后来解放后几乎就算废了,冬天被院里的众人拉来水管,放上一层的水,放上一夜,让冰变的更平,第二天穿上冰刀鞋,冰嬉取乐。

不过说到冰嬉可是从满清时就传下来的。脚穿冰刀,行走于冰面。借助摩擦力平移,重心放低,两脚分开,一前一后,前脚蹬,后脚借力滑过,然后循环。有的身体轻盈的女子还能冰上嬉舞,冰嬉可谓是冬天东北的一大乐事。偶尔不小心的摔倒也是一大乐趣。打着出溜滑,但也是乐此不疲。

这泰安和博文熟悉起来也是李默领着博文来老湖上冰。不过说起来博文从刚认识时就有意要接近泰安似的,一有时间就拉着泰安说这说那的。不过好在后来玩的多了,他也渐渐了解博文了,也就没有猜疑了。经常看到的景象是,他们仨一起在大院里玩泥巴,晚上一起数星星,然后一起在泰安家吃饭。

这还有一美景就是雾凇了。那几年东北作为老工业的喷泉,可让小鬼子占了不少便宜。小鬼子获利了,却污染了东北的大多地方。但好在东北的地理属性能产生物理属性,冬天来松树上结冰,把大量的浑浊空气吸附,然后一树一树的铁花开,像极了人间仙境。

终日不化的白雪,映着白涔涔的铁树梨花,谁成想便成了日后发展旅游业的好路子。(未完待续)

下一章 东北大院那些事 (16)

东北大院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