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变美-美甲篇

 女人要对自己狠一点,我很惭愧到了第三个本命年才知道要对自己下手狠一点,从小受的教育根深蒂固,从父母到老师都教我们要节俭不要浪费,不要买些不实用的东西,钱要省着花,所以我买非生存必需品时都很歉疚,但当我在同龄人的眼角看到皱纹,当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鸡窝鸟窝狗窝似的头发,当我低头看到自己锅盖似的指甲壳,我才下决心,我不能等到退休时才开始做头发做指甲做脸,我现在就要变美!!

   七零后的女生,可能有这样的记忆,看到电视里的女妖精红红的指甲,就拿小杯子装满路边不知名的红花,捣碎了擦在指甲上,往往指甲没染红,把手指都染红了,回家洗手被妈妈一顿臭骂,我则是在背后不屑一顾的那种女生,而且还会加上一句:“妖精,臭美!”,现在才知道,那就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啊!小时候我的指甲功用除了挠痒痒,掐人之外,还有一大用处是跟男生一起刨沙子,刨的满手黑不拉几指甲里面塞满沙子的也不介意,我更在意是否有人能踩在沙陷阱里摔一跤,所以结果就是,刨的我的指甲一个个像锅铲的形状,只有剪的很短来掩饰。。

     直到有一次,看到朋友五彩缤纷的指甲,羡慕不已,尾随她去美甲店观摩,乡巴佬大开眼界,深切感受到了果然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展示格里那上千瓶的小瓶子可不是装饰品,再看样板,一个个指甲盖绚丽夺目,很多还闪着耀眼的钻石光芒,图案水墨丹青工笔油画应有尽有,我估摸着你想要清明上坟图都能给你画上去,看的心痒痒,跃跃欲试,把手指套上去试了一万遍还未下定决心,仿佛是在手术决定书上签字般艰难,最后还是没做成,考虑考虑再说吧。。最后促使我下决心的是我的租客,那个女生年纪轻轻,一年前一个人来租我的房子,我很黑心,租金很高,她没还价就住下来,后来我知道她在武汉刚开一个美甲店,一年后她自己已经买了房子搬走了,我气昏了,画指甲就能挣那么多钱,我也要去画,这么繁荣的行业,我一定要去一探究竟!

   偷偷去上次那个美甲店,报朋友的电话号码刷她的充值卡,假装会员让人家给我画指甲,一开口就让人看出是村里来的,我说我要涂个紫色的指甲油,人家小姑娘斜着眼睛告诉我,现在基本上没人涂指甲油了, 都是甲胶,我一下从红花汁跳到甲胶,连指甲油都没机会试了,这是跨越了几个时代啊?没反应过来,人家又问我要蔻丹胶还是光疗,哇光疗,听起来真是高科技啊,高科技意味着一定很贵,我还是要蔻丹胶吧,不敢问价格,怕人家宰乡下人,做完了再说。。开始给我指甲修型,这个真是难为人家了,如何把锅铲修成修长的调羹形状是个高难度的活,人家小姑娘眼皮都没抬一下十分麻利的用小剪子小矬子小镊子小钳子之类的工具给我的指甲修型、剪死皮、打磨,就差上手术刀了,她一边忙活我一边很愧疚的检讨小时候徒手刨沙子的错误,她轻蔑的笑一下,说比我手更难看的都能修好看,你这个不算什么,我听后很受鼓舞,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开始翻一本镶满指甲壳的菜单,等她把我两只手都修完了我还没决定涂什么颜色,真恨他们,为什么要给女人提供这么多选择?你给我交通灯的三种颜色不就简单了,面对一片森林,我怎么忍心只选一根树枝?我只有虚心的请教小姑娘,像我这种青春不再,皮肤黝黑,气质又不高贵,性格又鬼马的人应该涂什么颜色呢?

   最后终于决定还是涂个我最喜欢的紫色,入门级的选手就不尝试高难度的图案了,涂甲胶的过程比指甲油复杂,中间要把手放小箱子里面烤,据人家说小箱子里面是冷光灯,不会把手烤黑,又是高科技啊,现在的年轻人真幸福!想当年我们自己涂指甲油又用嘴吹又手甩干的,现在都是用烤的了,再过几年还会用什么火星设备给我们用?涂了若干遍胶,烤了若干遍鸡爪,没有撒孜然就大功告成了,华丽丽油亮亮的指甲出炉了,啧啧啧,还真是漂亮,小时候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我也加入妖精的行列了!

   回家后伸出爪子给娃娃看,他眉开眼笑的很高兴,真是太好了,美滋滋的,过了很久都舍不得剪,直到有一天我的九阴白骨爪不留神把娃的额头划了长长的一道血印,酱油君的凌厉眼神像飞镖一样射过来,我才赶紧回家自裁,把指甲剪秃,下次我要把每个指甲涂不同的颜色,还能将功补过教娃认颜色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