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偶遇的解忧花店,让她心头的刺化作一朵花

人过了爱哭天抢地的年少时光后,似乎就容易麻木。

Tina右手握高脚杯,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左手撑着面庞,望落地窗外,上海的夜,灯红酒绿,热闹繁华。

Tina曾贪恋这夜,因这夜如同一面镜子,能让她看见自己内心深处的忧愁。

她起身,走至落地窗旁,俯瞰这座城市,夜已过半,上海街头还有些人在走动着,似乎他们越夜黑越兴奋。

Tina笑,拎包,下电梯,出门,踏入街头,淹没在人群中。

欲望是座大都市,成功与失败化为一栋栋楼,品种繁杂。

欲望像座都市,人生存在其中

- 1 -

前面的男人西装革履,握着手机,语速极快,后面的女孩面容精致,挎着包包,笑容甜美, 整个世界像是被包装过的糖果,耀眼,合口,挑不出一丝毛病。

Tina百无聊赖,站在街头,人来人往,如此从容不迫,也如此千篇一律。

她想起了什么。

初来上海时,是个单纯的应届毕业生,怀抱天真梦想,对每个人都敞开心扉,不设城府,原以为社会如一出公平的戏,每个人戏份平等,但Tina后来才明白,但凡是戏剧,总有主角与配角,失了光环的自是要落入尘里,卑微如灰粒。

她累了,心脏似乎落满灰尘,使人疲惫不堪。Tina掏出手机,为自己订了束花。

Tina早已习惯如今的生活,也仅仅是习惯。

每当她敞开心扉时,她的秘密在几日后便会成为办公室里的笑谈,每当她相信别人时,创业伙伴总会出其不意的退出,总之,她像是个傻瓜。

一束花,一种心情

- 2 -

下班了,Tina并没有走,加着班,解决前辈留下的烂摊子,同时,安慰着新来的同事,还不忘在微信上回复那些找她倾诉的朋友。

她因擅长为人解忧,所以,每个人理所应当地把她当做情绪的垃圾桶。

办公室终于又只剩她一人了,她双手捧着咖啡杯,又一次望窗外,凝视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睫毛遮住眼睑,也遮住难掩的疲惫。

Tina放下咖啡杯,关上电脑与办公室的灯,独自坐地铁,回家。

只能和陌生人说的话,只能由陌生人解答的忧愁,真像一只孤芳自赏的花,因那些拒人千里之外的刺,没有人为她浇水,只能靠自己的眼泪治愈忧愁。

她叹气,掏出手机,写下一段话——

“我反思了许久,踏入社会的这几个月,我始终在自我欺骗,我永远学不会如何恰到好处说着谎言。

我很累,也很疲惫,我擅长为每个人解忧,却无法解除自己的忧愁。我心口的那根刺,永远刺在心里,仙人掌与我相依相靠,化作忧,可是谁为我解忧,而那根刺,又怎样才能消除?”

她按下发送键,出地铁。 Tina终于到了家门前,拿出钥匙,开门,推门,进门,关门。

已是夜里十一点,她没有开灯,倚靠在墙壁上,包滑落到地上,发出闷响。Tina掏出手机,翻动着通讯录,越滑越快,想找个人诉说她的烦恼,几百人的通讯录,却找不出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

突然间,疲惫与忧愁像潮水般涌来,将她淹没,使她窒息。她无奈笑着,捡起包,将手机放入其中,卸下精致妆容,洗漱入睡。

清晨,她接到一通电话,快递员说有她的东西。她推开门,收到一个可爱的花瓶,花瓶上的小人像是活着,冲她甜甜地笑,花瓶里满是鲜花,同时,还附有一封信。

只能和陌生人说的话

- 3 -

"Tina

展信佳。

我明白这世上有太多的忧愁,它们像刺一般,刺在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刺到你血泪横飞,刺到你痛不欲生,泪水总会在漫无止境的夜里孤单流淌。

我也明白,这些忧愁,是不可以和恋人说,不可以和朋友说,更不可以和亲人说,有些话,只能与陌生人说。在这个日渐冷漠的世界里,忧愁仿佛成为羞耻,只能埋压在心里,任由它们生长为一根根刺。

踏入社会的你其实已不再是一张白纸,旧友的离开与不理解,新环境的难以适应于不易交流,都让你感到困惑,你越竭力擦去白纸染上的痕迹,却越是污迹满满。可是啊,为什么一定要是白纸呢,纸面上,也可以是灿烂的,多彩的,你可以拾起彩笔,将这些忧愁调色,精心绘上一幅画,让白纸成为绝世名作。

你是这般好的人,所以值得拥有这般美好的人生,我相信你,这段忧愁的岁月,你终归会走过去,至少,我还会陪着你。

刺会慢慢融化,融化为种子,开为灿烂的花。我会陪着你,听你的忧愁,为你解忧。

——解忧花店”

Tina想起来了,是她前晚在“解忧花店”订的花,昨晚又告诉过这家花店她的忧愁。她手捧着满是鲜花的治愈系花瓶,仰头,灿烂笑着,Tina手捧花瓶,冲小人做了个鬼脸,满心欣喜,小跑着,将花瓶抱到阳台上,她眼带笑意,看着花瓶。

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她的侧脸上,忧愁曾在她心上像根刺,如今,看,开花了。



关于我:我是简浅,写故事的人。北京晚报专栏作者,微博读书签约作者,知乎专栏作者,即将出版个人第一本书。我的文字时而温柔似水,时而锋利如刀,希望大家喜欢我,关注我。

这篇短篇小说是几个月前写的。

一个从英国毕业回来想创业的朋友找到我,想与我合作,在我听了他的创业理念后,非常喜欢,为他写了这个项目的第一篇文章,也就是这篇小说。

后来,这个项目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搁浅了,上次见他是在新天地旁的一家小酒馆,他有些消沉,在那之后,便没有联系了。

我很喜欢他创业项目里“解忧”这个元素,他也承认,是看了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有的灵感。

今天,我把这篇小说修改了部分发到这儿,和他说一句:好久不见,有空再联系,毕竟,在陌生的大城市里还是需要有个解忧的朋友。

你呢,你最烦恼时想要找谈心的人是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