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子进城记

        那年的冬天特别冷,冷得让人无处安放,尽管炮杖子似的棉袄棉裤,也挡不住外面凛冽的寒风,云子一大早站在村口,俩手筒在厚厚的棉袄袖子里,望着村西头,班车开来的方向,俩手紧紧的抱着他的黄书包,鼻涕眼泪一直的流,俩条腿在寒风瑟瑟中发抖,隐隐约约的看到村那头,冒着白烟的班车越来越近,跺了跺快要麻木的脚后跟,顿时聪的山药蛋的脸上有了一丝曙光,眨眼功夫,班车嘎的下停到他的跟前,没等云子反应过来,车门嘎吱开了,脖子上挂着一个小皮包包的婆姨,一把把他拽上了车,车里的人黑压压的一片,羊毛味,脚汗味,让云子头晕,俩个抹着红嘴唇的女人,嫌弃的眼神看着云子,云子好奇的端详着车里的每个人,俩着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黄书包,顾不得快要过河的鼻涕,班车在崎岖山路中活塔活塔有节奏的行驶着,云子似睡非睡得,做着美梦,想着城里的,好吃的,好玩的,忽然,机盖上冒起白烟,人们一正骚动,,年轻力壮的,打碎玻璃,钻出了车外,满车的人顿时都跑的无影无踪,车厢只有他呆呆的看着司机,司机师傅冲着机盖水箱里尿了一道,班车顿时恢复正常,继续前行,他死也搞不懂,司机那道尿的神奇,只是玻璃被打碎的班车里,出奇的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忽然萌生出想买一个一居室的想法 自己先买一个小房子 放书也好 躲着安静也好 就像吕冰琳小姐姐开的花店一样 这样的风...
    川枝阅读 12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