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

突然间汽笛在耳中骑马

我确信轨道的尽头

有故乡的马厩

乘着月光的

老马,曾经在路上

现在已经到达


心怨站牌比从前多

村口的土路像一条长蛇

寿命过了几十载

有的白发白到了天边

新人多情折光了杨柳

那棵古老的     杨柳啊

公鸡站着打鸣

劳劳的燕子用来歇脚


抚摸着粗糙的后背

父老拿眼睛来嗔我

喂我酒精做的井水

我本想借醉高歌

仰天却发出一声

             萧萧的蹉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