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过的光——年

96
woods
2013.02.27 14:06* 字数 686

       临春节近,倚着学生身份订得火车票,旁观众人一票难求的境地。
 
       在学校,生存成本相对低廉,不比在外上班奔忙的同学朋友。泡图书馆、看书成了每日的必需内容,从前的工作忙碌遥遥不见了。可是没了经济收入,自然得简单起来过活,游走校园,胡乱翻书,也算满意。 近小年,稍作收拾,踏上路途,虽时长、座硬,与邻座几人闲谈彼此,时间竟过的轻快。

       出火车站,冷。上了公交去哥哥住处先做安顿。在城市能有个停靠的地儿实在是一幸运。

       在郑州,呆了两天,约见同学。大学同学,平日不做联系,却不感陌生。或许大学时朝夕相处以致熟悉透了。见了,他们携家属来,难以兴聊。感情落地的人,多了些对未来的计划,少了些过往的记忆。我们如此谈些不惊不喜的话,饭后,窗外雪已纷纷。成长的路途上谁也不能时时关注,容有机会再聚,发现彼此不是从前的彼此了。

       同学相见匆匆,随哥哥的车回家了。我又回家了。

       身为单身人员,回家有了些无奈。

       找高中旧友,聊不及感情一话题,因为均是空白。而结婚的同学,生活在幸福中,我等旁观略能意识。

       当然也有为感情已有着落,却对未来需承受的经济上的压力的同学,几杯酒下肚,平日隐隐的担忧冒了出来,显露在两颊。安慰非我所长,只能看着直至其又回归平静。

        回家过年成了许多在外漂泊人员的期望,或有的实现,或有的一再拖延,或故意躲开,或接家人来自己生活的城市过年。种种境遇,因人而异。悲喜情节在这年里格外激烈的显现。

        有时觉一些人似田间庄稼,在各种外力的刺激下匆匆长着,不能自由。

        我倒是希望像一棵树一样,静静立着,从容成长。枝头鸟雀相伴,风霜雨雪,均来经受,好不自在。 过年,是个很好的机会,来看看亲人、自己、朋友,看看过去和未来。

草稿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