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上) ——一出命运浮沉碰撞的交响曲

尽管大部分人对这部重金打造的影片嘘声一片,也有媒体认为冯小刚这次大手笔制作这种气势堂皇的文艺片是一个危险的转型和尝试,其实可以说在国内拍摄这种高成本的大笔制作从来都是卖力不讨好的,它虽然在宣传噱头上排山倒海,也可以力挽狂澜地招揽络绎不绝的观众,使得票房上还不至于败兵惨将,但是观众始终会认为影片里似乎除了眩人眼目的气势如虹和刺激感官的尚还半生不熟的稚嫩特技效果,始终还是缺少一些实质性内涵;就像内地的观众看惯了低成本制作的人文类型影片,低廉的投入成本,并不知名的二、三线演员,仿佛要隔绝掉所有的经济成本,认为那才是最具中国传统叙事观及人文精髓的土特产。

难道他们就不曾看到《夜宴》虽然烧掉了大把的钞票在邀请一线演员和场面挥霍布置上,但却把最丰富深邃的人文内涵包裹在了其中吗。震颤心灵的人性冲撞、丝丝入扣的剧情推衍,难道就因为它有一个精致奢华的包装就被排除在优秀影片之外吗。

 如果说舆论的力量就是被奉为大众信服的圭臬,那么我不得不转向其悖逆面——主观偏好,做那一小部分人,做一个人被《夜宴》触及了内心深处某种情感的人,即便这种情感是隐秘的,它也会随着我的字里行间悄无声息地流露继而静谧般地释然。

先不说对影片中女主角婉后扮演者章子怡和的男主角太子无鸾扮演者吴彦祖的特别偏爱;也不说影片中华美绝伦的场景布置及扣人心弦的动作场面;且说冯小刚对片中人物性格恰倒好处的刻画及对故事结构丝丝入扣的精心铺陈,就足以使得观影者深陷其中,对故事构架充满探究。 

1 欲 望       

冯小刚说过《夜宴》是一部关于人的欲望的影片,是一部在叙述欲望中展示人性的纠葛与碰撞的影片。影片中的每个人的欲望都被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每个人都有需要,需要的过分化与扩大化造就了欲望。其实很多时候欲望与权利是互为依存的。厉帝弑兄篡位,也不见得他的欲望全是江山,更多的还应该是对先帝的皇后婉后的欲望。权利和江山是作为一种中介的手段为他的欲望铺路搭桥的;对婉后的欲望使得他去得到权利,权利的威慑力,使得他得到了江山与婉后。欲望越大,就会得到更大的权利;更大的权利又驱使欲望的深度扩大化。      

殷太常老于世故,精于谋略,对于宫中的一切洞若观火,在经历了三代朝王以及厉帝的弑兄篡位之后,他酝酿出了别样肺腑,想将自己的儿子殷隼推向皇帝的宝座。      

 婉后天生丽质、天资聪颖,却不幸被置于尔虞吾诈的皇宫,在这里人人都包藏祸心、勾心斗角;这便使她蜕换成一个心机深重、防御重重的女人。她倾国倾城,对于谋略驾轻就熟;她可以玩弄权术,并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内心刻毒,对于眼前的绊脚石从不心慈手软。她的欲望是她走向灭亡的根源,她的美貌与地位把她置于一个别人无法望其项背的极致高度,这正是她酝酿权利与江山欲望的契机。       

太子无鸾一方面为为父报仇这个重负而备受折磨,一方面又为是否采取单纯的复仇行动而踌躇不前。他心思细密,善于思考,因为无法将自己降格为一个单纯的复仇者,他总是在虚幻和现实中挣扎,这也使得他天经地义的原本高尚的复仇行动失去了本该拥有的光辉和荣耀。他内心孤独阴郁,总是不停地向外界试探,希望为自己内心的复仇模式找到一个庄严尊贵的终极平衡点。然而内心为复仇而经受的痛苦挣扎,对王叔厉帝弑兄篡位、夺己所爱的专心刻骨的仇恨,为婉后的背叛与薄情的哀怨及无奈,使得复仇的欲望最终还是以燎原之势吞噬了他的内心。

2 阴谋背后的复杂与单纯

在《夜宴》中,每个人都在身不由己地策划着阴谋。      

青女是唯一单纯天真的牺牲品,她从来不懂得策划一场阴谋,却总是会被阴谋牵扯其中,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她的单纯是她所有命运的因果。种善因得善果本是天理伦常,可怎么一到青女这里,便失去了其效力呢。其实我认为青女是单纯的,是善良的,可是单纯善良的人不一定都能种出善果。在宫廷中,所有的人都是独善其身、勾心斗角,唯独青女不会;她的单纯就像一把双刃剑,但更多的时候这种淳朴天真是可怕的,她不会察言观色,不会迎合众人,更不会趋利避害;如果不是自己的兄长殷隼和父亲殷太常的庇护,她根本没有在宫中生存的能力。这也是唯一令我感到不妥的一个剧情设置,一个人的成长除了先天的遗传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更取决于后天生长的环境,按照科学的观点,青女成长在尔虞吾诈的皇宫,家里更有老谋深算的父亲,是不应该长成如此这般的天真纯粹的。不过剧本做此种角色安排想来也是为了剧情的铺陈吧。      

青女是婉后阴谋背后的一颗棋子,同时也是一块绊脚石。青女的愿望很单纯,很简单,只是想跟太子无鸾在一起,可是殊不知她的愿望就是婉后心中最脆弱的隐痛。如果青女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就不会对婉后提及这个愿望,就不会向婉后诉说与太子在梦中相会的情景。这便是她种下的恶果,即便这恶果仅是对一个善妒的恶毒女人而言的,可是它始终充满了恶意,这恶意让阴谋与仇恨的种子滋长。虽然青女曾经成就了婉后的阴谋,但是在厉帝大宴群臣的时候,她又成为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搅局者,令人哭笑不得。倘使她没有出现,那么厉帝势必喝下婉后敬的那一杯毒酒,厉帝先于其他人死了,其他人也就不会死去,当然这仅仅是一种主观的猜测而已。青女来了,所有的事先设想全都乱了套,婉后在无奈与忧惧中更加深了对青女的仇恨。       

青女是势必要死去的,就像所有包藏祸心的人谋划的阴谋最终都无所遁形一般,青女单纯的死亡让所有的阴谋与机关算尽都在一瞬间败露崩解了。就像厉帝说的那样,“或者,百般算计不如一颗单纯的心”,阴谋背后的复杂与机关算尽往往是得益于单纯心灵的忽视和接纳,但若非那单纯的心,阴谋与算计又怎么会如此迅速的败露瓦解。      

其实人性中的复杂与单纯的界限从来都不是那么泾渭分明的,只是在青女的身上被体现的淋漓尽致而已,这也就更注定了她命运的悲剧性。

(原创保护文章,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络作者授权。)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宴》:被欲望吞噬了一切 昨天在简书上看到一篇关于青女的自白,突然对《夜宴》感兴趣起来,室友说《夜宴》很早之前就...
    竹倾贤阅读 2,165评论 0 1
  • 苏州的春天,春如四季。 然而,这样的季节,我却喜欢。 喜欢一个人,到处兜兜转转。听听音乐,于水边发发呆,时间仿佛静...
    喵喵0425阅读 33评论 0 0
  • 人们在购物时通常会货比三家选出最合适的商品,单层玻璃反应釜采购时也不例外。很多客户都是多家比较综合分析后进行最优选...
    兰帆科技阅读 31评论 0 0
  • 《灵枢·阴阳系日月》: “正月、二月、三月(寅卯辰),人气在左,无刺左足之阳; 四月、五月、六月(巳午未),人气在...
    中医术数阅读 177评论 0 1
  • 甜甜吃饭时,习惯性右手拿勺子直接吃,但是她的左手会放腿上或者这里碰下那里碰下。一般碗会动来动去,桌上都会留下饭粒跟...
    Coco_甜甜妈妈阅读 350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