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天地间,狂暴的灵力波动一波波的爆发着,五道光影不断的纠缠,每一次的交错,都将会引得天地动荡,仿佛连苍穹都要被撕裂。      不过,说是纠缠也并不准确,因为基本上前面的四道人影都是在狼狈的到处逃窜,后面一道暗金身影势如破竹的追杀着,任何的攻势都被它轻易的撕裂...      这四道人影,自然便是牧尘,摩诃幽,叶擎与拓跋苍。      此时的他们,已是与这道神秘的暗金身影纠缠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一炷香内,他们尝试了什么叫做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狼狈,面对着暗金身影的追逐,他们除了四散逃窜之外毫无办法,先前那摩诃幽被追得火大,还强行拼尽全力的搏了一次,但后果就是被那道暗金身影生生的撕断了一条手臂...      在此之后,牧尘等人也就彻底熄灭了正面抗衡的心思,只能狼狈逃窜,不过好在的是这暗金身影似乎没追逐一会的时间,就会撕裂虚空,从万古塔中夺取不朽本源,这才让得他们有了喘息的机会。      但他们谁都知道,这并非是长久之计。      因为随着那道暗金身影一次次的自万古塔中夺得不朽本源,从其体内散发出来的波动也是越来越恐怖...      显然,那道暗金身影,还在不断的变强。      此时牧尘的四人,都是面容苦涩,虽然此时可以选择离开万古塔,但他们都明白,一旦离开,恐怕就彻底失去了争夺万古不朽身的机会,所以自然都不想率先离场。      吼!      而在他们心中皆是翻涌着念头时,在那后方,暗金身影又是一次从虚空中掠过了大量的不朽本源,于是它那暗金般的神色,愈发的深沉,那从其体内散发出来的压迫感,令得其周身的空间,犹如破碎的玻璃一般,不断的碎裂。      它仰天发出低吼声,双瞳中掠过一抹混乱之色,毫无情感的声音,再度回荡在天地间:“留下来,与这天地相融吧!”      对于它这蕴含着深深杀机的声音,摩诃幽三人都是犹如未闻,迅速的逃离。      牧尘倒是心中微动了一下,在这段时间中,这暗金身影每一次掠夺完不朽本源后,都会发出相同的低吼声。      那种低吼,仿佛是冲着他们而来,但不知道为何,牧尘敏锐的感觉到,这似乎并非是暗金身影想要发出的声音,因为牧尘能够察觉到它对此的一丝抗拒。      “与这天地相融...这天地,是指万古塔吗?”牧尘目光闪烁,在心中自语。      轰!      牧尘心中念头刚落,忽然后方有着空气爆炸的声音传来,他目光一扫,便是心头一骇,因为连他都只能见到一抹暗金光芒掠过天际。      “它的速度变快了!”      牧尘背后凤翼陡然扇动,狂风涌动,而他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直接是将速度催动到了极致。      就在牧尘刚刚消失的时候,一只暗金手掌便是自他所留下的残影胸膛生生的插进去,可怕的灵力波动,直接将残影震碎。      一击落空,那暗金身影也是发出恼怒的低吼声,身影再度一闪,不过这一次,它并没有再追击牧尘,而是出现在了速度在四人之中最慢的拓跋苍身后。      “不朽金莲!”      察觉到暗金身影的追来,拓跋苍面色也是剧变,只见得无数道不朽神纹呼啸而来,再度化为一座巨大的莲花将其护在其中。      嗤!      然而这一次,不朽金莲没有再阻挡下暗金身影的攻击,那暗金手掌似乎是蕴含着无法形容的力量,只是轻轻一插,便是撕裂了不朽金莲。      砰!      不朽金莲爆炸开来,拓跋苍刚欲暴退,一只暗金手掌便是从虚空中伸出,按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拓跋苍眼中有着骇然之色浮现,毫不犹豫的喝道:“我退出!”      一般按照万古塔的规矩,只要参加者主动退出,那么就会被万古塔立即踢出,原本拓跋苍还有些不甘,但此时这等时刻,已经容不得他有其他的情绪了,毕竟小命要紧。      在喊出退出的声音后,拓跋苍身躯微微放松了一下,等待着空间扭曲将其踢出,不过也就在此时,他似乎是看见了暗金身影嘴角掀起的一抹狰狞笑容,等待之中的空间扭曲,并未出现。      一股寒意,陡然自拓跋苍的脚底板直冲天灵盖,下一瞬,他便是要疯狂爆发体内的灵力。      咔嚓!      不过,就在其体内灵力运转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狂暴灵力,直接是肆无忌惮的冲进了他的体内,那股力量侄强,几乎是在顷刻间,便是将其脑袋撑爆开来...      砰砰!      接连两道闷声响起,那拓跋苍的身躯便是生生的爆炸成一团血雾,那在其背后的不朽金身也是发出哀啸之声,爆炸开来,化为漫天紫金光点...      暗金身影深吸一口气,那些紫金光点便是被其一口吞入嘴中。      这般变故,来得太过的突然,乃至于当牧尘,摩诃幽,叶擎三人见到这一幕时,脸庞上都是划过了一抹骇然之色。      因为他们清晰的感应到,拓跋苍被彻底的抹杀了!      “他怎么没退出万古塔?!”叶擎面色异常的难看,他可是听见了拓跋苍喊出了退出,可万古塔,似乎并没有将其踢出万古塔。      摩诃幽也是面色阴晴不定,再度看向那暗金身影的眼中,充满了忌惮以及一丝惧意。      “万古塔...恐怕出了点问题。”牧尘声音低沉的道,当这暗金身影出来的时候,似乎局面就有些失控,或许是因为它的干扰,万古塔已经无法再将在其中的人给踢出去。      摩诃幽与叶擎听到此话,瞳孔都是猛的一缩,如果真的无法退出万古塔的话,那岂不是就是说,他们也都彻底的陷在这里了?      想到这一点,两人的面色,愈发的阴沉。      而与此同时,在那万古塔外,也是滔天哗然,无数强者目瞪口呆的望着拓跋苍被抹杀的那一幕,一股寒气自心底涌起。      那可是一位仙品后期的顶尖强者,竟然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这样被抹杀了?      清衍静望着这一幕,脸色同样是微变,因为她察觉到了拓跋苍的退出失败...当即她美目凌厉的扫向摩诃幽,声音低沉的道:“万古塔出问题了?”      摩诃天面色微显难看的点点头,道:“你也别找我,我们摩诃古族无法掌控万古塔,所以有问题,我也解决不了。”      清衍静玉手紧握,眼中掠过一抹煞气,那暗金身影诡异强横,牧尘显然不可能会是其对手,如果照这样下去,他必然是凶多吉少。      “那就毁了万古塔!”清衍静寒声道。      “不行!”摩诃天立即反对,道:“万一毁了万古塔,其中的万古不朽身也是受到波及,那谁来负责?”      “万古不朽身若是如此容易就被毁了,那也不是原始法身了!”清衍静冷笑道。      “那也不行!我摩诃古族守护它数万载,必须确保它万无一失!”摩诃天毫不退让,冷声道。      “那我就只能强来了!”      “哼,这里可是我摩诃古族,不是你浮屠古族!”      “那就试试!”      两大圣品强者针锋相对,隐隐间有着恐怖的威势散发出来,直接是令得这方天地都是变得暗沉下来,无数强者噤若寒蝉,这两个神仙若是斗起来,恐怕这方圆百万里内,都得化为废墟...      ...      塔内,暗金身影在吞食了拓跋苍不朽金身之后,那眼中的金光更为的浓郁,再然后,贪婪的目光,便是转向了牧尘,摩诃幽,叶擎三人。      轰!      它身躯一震,化为金光,直接对着气息最强的摩诃幽掠去,显然知晓后者的不朽金身会给予它更大的好处。      而摩诃幽见状,面色一变,急忙暴退。      不过此时的暗金身影,速度暴涨了许多,不管摩诃幽如何的逃窜,两者之间的距离,都是越来越近...      如此数息之后,摩诃幽已是能够感觉到身后呼啸而来的劲风。      眼角余光看着愈发接近的暗金身影,摩诃幽的目光忽然扫过右侧远处的牧尘,眼中掠过一抹阴冷之色,旋即其手中出现了一道八角罗盘,罗盘之上,布满着玄奥的纹路。      “八星灵盘,换位诀!”      罗盘之上,散发出神异光芒,直接是笼罩在了前方那道暗金身影之上。      早在摩诃幽取出罗盘的时候,牧尘就已心生警惕,隐约感觉不安,身形暴退,欲要远离。      唰!      不过,就在他刚要暴退的时候,那原本要追上摩诃幽的暗金身影忽然诡异消失,紧接着,牧尘便是瞳孔紧缩的见到,在他的前方,空间被撞开,一道暗金身影便是冲了出来,一对没有情感的暗金色瞳孔,死死的盯在了他的身上。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暗金身影,牧尘的面色,也是变得阴沉下来。      摩诃幽这个杂碎,竟然敢阴他!      ......

面前的空间破碎,暗金的身影自其中冲了出来,牧尘的目光与那一对没有情感的暗金瞳孔对视了一瞬,俊逸的脸庞,也是变得极为阴沉下来。天 籁小  说

虽然早有防备,但摩诃幽这一手显然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个家伙,竟然能够将这暗金身影的位置,转换在他的前方...

如此一来,摩诃幽摆脱了暗金身影的锁定,但却是将他给送了上去。

心中诸多情绪闪过,仅仅只是电光火石,牧尘背后凤翼猛然扇动,身形便是化为一道道残影疯狂的暴退...

咻!

暗金身影则是直接锁定了最近的牧尘,化为暗金光芒暴射而至,一道道残影不断的撕碎,迅逼近。

牧尘将度催动到极致,数次变幻方位,但却依旧是无法甩脱同样度暴涨的暗金身影,当即面色更为的阴沉。

在那远处,摩诃幽冷眼望着被暗金身影追逐得狼狈逃窜的牧尘,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冰冷笑容。

唰!

广袤的天地间,牧尘化为一道光影疾驰,虽然后方传来的压迫越来越接近,但他的神色,却是在此时变得愈的平静。

他的双目,微微闪烁着,目光偶尔扫过这方古老天地,眼神深处有着沉思之色。

按照暗金身影的度,或许顶多数十息后,他就会被追上,而以后者那种恐怖的力量,不管他施展任何的手段,都是无法抵御。

因为他最强的御守手段,也是不朽金莲,论起防御力,不会比拓跋苍的不朽金莲强多少,然而后者都是被奇异的撕裂不朽金莲抹杀,换作他来的话,应该也是相同的结局。

如此的局面,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过,所以他已是进入了一条死路。

若是常人,此时恐怕早已惊慌失措,但牧尘这些年的经历,早已锻炼出了坚韧的心智,他知道,这种时候,越是惊慌,就越是无法从死路中找寻到一线生机。

“怎么办?”

牧尘浑身的血液都是在此时高的流淌着,片刻后,他凝视着这方天地,眼中掠过一抹疯狂之色。

吼!

在那后方,低吼声传来,一股可怕的威压笼罩而来,竟是令得他身躯都是为之一颤,他眼角余光一瞟,便是见到那暗金身影近在咫尺,泛着暗金光泽的手掌,狠狠的对着他抓来。

这一刻,已是无路可逃。

在那远处,摩诃幽见到这一幕,眼中也是浮现一抹森寒之意,看你这次还如何蹦跶!

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牧尘双手在此时陡然结印,顿时巨大的不朽金身出现在他的后方,而那暗金身影见状,瞳孔中的贪婪之色愈的旺盛。

牧尘此时反而不再逃跑,他转过头,漆黑双目冰冷的注视着扑来的暗金身影,下一瞬,双手猛然结印,低沉的声音,自其嘴中缓缓的传出。

“爆!”

当其音落的瞬间,只见得其身后不朽金身身躯上,竟是出现了诸多裂纹,紧接着,不朽金身之内,犹如是有着一轮紫金大日绽放,亿万道光芒爆出来。

轰!

惊天动地般的声音响彻而起,紫金光芒仿佛是充斥了整个世界,无法形容的毁灭冲击波肆虐开来,所过之处,一切都是被毁灭得干干净净。

甚至连那道扑向牧尘的暗金身影,都是被震飞出数万丈,出痛苦的吼声。

“自爆不朽金身?!”

那叶擎见到这一幕,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没想到牧尘如此的果断狠辣,竟然连不朽金身都是敢自爆,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自爆不朽本源,这也就是说,牧尘从今以后,再也无法凝炼出不朽金身,除非他重新修炼。

“这个家伙。”摩诃幽也是有些惊讶于牧尘的果决,双目微眯,原本他还以为牧尘此次必死无疑,没想到却是被后者自爆不朽金身躲了过去。

不过旋即他便是不再多想,自爆不朽金身,就算牧尘保存了自身,但也必然会受到重创,已经不足为虑。

接下来,只要等到叶擎被解决,他就能够出手了。

想到此处,他嘴角掀起一抹阴冷笑容,袖中的手掌一握,一张古老的符纸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其中隐隐有着极为恐怖的波动散出来。

他们摩诃古族为了万古不朽身,早已做了完全准备,眼前的局面虽然有些出掌控,但他却并非是没有对付的手段...

当然,在此之前,他必须将其他人清除掉。

...

“尘儿!”

万古塔外,当清衍静看见牧尘自爆不朽金身的那一幕时,俏脸顿时苍白,下一瞬间,一股恐怖到极点的灵力风暴自她体内爆开来,整个天地都是在震荡。

清衍静脸颊冰寒,双目中寒意几乎要冰冻虚空,只见得她娇躯一动,便是化为光影直奔那座万古塔而去。

“清衍静,你放肆!”

摩诃天见状,顿时怒喝一声,身形直接是出现在了万古塔之外,恐怖的灵力风暴肆虐天地,圣品之威,笼罩开来。

“给我滚开!”

清衍静双目含煞,玉手陡然结印,顿时一座巨大的灵阵从天而降,仿佛是一座世界降临,直接就将摩诃天罩了进去。

那是一片岩浆世界,岩浆呈现白色,恐怖的温度足以将仙品天至尊都是化为虚无,岩浆巨龙咆哮,疯狂的冲出,一**的冲向立于半空的摩诃天。

摩诃天见状,眼神一沉,袖袍一甩,袖中便是有着黑白二气滚滚而出,黑白二气环绕在其周身,每当岩浆巨龙冲来时,都会被黑白二气震碎。

“清衍静,你疯了不成?想要在这里与我摩诃古族开战?!”摩诃天寒声道。

“那摩诃幽暗算我儿,你以为我会善罢甘休?!”清衍静厉声回荡整个世界。

摩诃天冷哼一声,道:“那万古塔内,本就是各凭手段,这只是那牧尘自己不小心,怪不得别人,你这般作为,未免也太丢浮屠古族的颜面了吧?”

“信口雌黄。”清衍静冷笑一声,直接是催动上万条岩浆巨龙咆哮,虎视眈眈的盯着摩诃天。

摩诃天眼目微沉,声音低沉的道:“现在万古塔出了这种问题,你确定是打斗的时候吗?你儿子只是自爆不朽金身,又没死,只要等到摩诃幽解决掉那暗金身影,他自然没什么事情。”

“若是摩诃幽也解决不了,你儿子也得死在其中,我们谁都救不了!”

摩诃天此话一出,清衍静也是一滞,她眼芒变幻,最后归于冰冷,玉手一招,那岩浆世界便是凭空消散而去。

“若是我儿出了问题,就算与你摩诃古族开战,我也在所不惜。”清衍静声音冰冷的道,然后身形一动,落回原处。

摩诃天望着清衍静的身影,眼神深处掠过一抹寒芒,也是掠回高台。

而随着两位圣品罢手,万古塔之外那无数强者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先前那突然的交手,显然将他们吓得不轻。

“这清衍静真是太过分了。”

在摩诃天落回高台时,那些摩诃古族的长老则是忍不住的道。

摩诃天眼目微垂,冷声道:“先不管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万古不朽身,将其得到手后,再与她计较。”

...

风暴肆虐在古老天地间,持续了许久,方才渐渐的消散。

而此时整个大地,千疮百孔,一道道数万丈深渊交错纵横,异常刺目。

半空中,牧尘的身影已经是消失而去,不过摩诃幽与叶擎都没心思关注这个,因为他们见到那暗金身影再度对着他们冲来。

先前牧尘自爆不朽金身,不朽本源也是因为自爆散落,搞得那暗金身影未曾得到半点,所以眼下正暴躁的冲向摩诃幽二人。

而两人见状,也是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

一时间,这天地间,又是一轮生死追逐。

在天地间破风声不断响彻时,在那一处深渊内,浑身都是鲜血的牧尘躺在其中,面色惨白,周身灵力萎靡,显然是遭受了重创。

自爆不朽金身,对于他而言,可算是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局面。

要知道,此次自爆,毁灭了不朽本源,也就是说,他已经无法再凝炼出不朽金身了...

多年的苦修,毁于一旦,即便是牧尘的心性,都是有些心痛。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心痛的时候,危机的局面并没有解除,他必须想到破局的方法。

呼。

牧尘胸膛起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令得他眉头微蹙,但他没有过多在意,他的目光透过深渊,望着那古老的天地,双目则是在此时缓缓的闭上。

接下来,就该来试试他先前的猜测了。

如果真是如他猜测,那么这一次自爆不朽金身,那就不亏了...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