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行记(五十)十天 五

    很多事情我记不住,也有很多事情,其实不懂。每天听着他们聊天,讲各种,也很好玩儿。不同的唐卡也有着不同的故事。我是外行,就是个看热闹的。

      画唐卡的格切拉师从自己家的叔叔,叔叔去世之后又师从谁?家族世代画唐卡,传承着家族的责任。后面的老师我忘了,就记得是一个名家。唐卡要画多大?佛像要画十几个拳头那么高?不记得了,十二个?还是十几个?普通人画七个还是八个拳头高?还有什么需要画多高?什么是度量衡?听完了,我还是一知半解。哈哈,师父知道了会不会又要摸摸我的笨猪头。

        我跟确勒师父比划:师父,如果我的手和你的手,画出来的唐卡高矮会不同哦。师父笑着伸出他巨大的手掌点头。确勒师父五岁出家,至今还在不停学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

       需要拜访的九十四岁的老仁波切,就在师父他们楼上,老仁波切腿脚不太方便,历史原因,不多说。他是苯教现在年纪最大的仁波切。在师父他们那里能够感觉到的是:平和、淡然、安宁、舒适…………

      另外一个寺院的堪布在笑谈之间说起一件事情,关于雍仲苯波部分经书的历史故事。尼泊尔这边寺院为了保存经书,把经书装进三个大口袋里,口袋是用豹子皮、老虎皮,等贵重的皮制作出来的。有几个人贪图财物,去偷东西,找到三个口袋,看起来很珍贵,匆忙之间没有细看,扛起沉重的口袋跑到了西藏。而西藏那边也有这样的故事,经书被发现的时候是装在豹子皮做的口袋里面。原来经书是这样被贼扛过去的呀。

       这是世上最可怜的贼吗?想想都觉的累啊!尼泊尔到西藏,那时候得靠两条腿走路吧?走那么远,扛着沉重的经书,吃不吃,卖不能卖,原本以为会是金银珠宝吧?他们为苯教经书传承做出巨大的贡献,辛苦了!其实听故事的时候非常精彩,我是听完了,大部分都忘了,哈哈,就讲讲大概记得的。

       画唐卡的画师说,他们用的原料需要去很远的山里,找不同的石头,不同的石头才有不同的颜色,有些石头比较好找到,很多;有些石头非常难找到,很少。他们需要走很远的路,爬很多山,去寻找合适的石头,再研磨成粉末。这就是我们说的画唐卡的矿物原料吗?有些唐卡的原料很贵重,譬如有些唐卡会用很多红珊瑚、绿松石、黄金…………听着都觉得好贵重。

      范老师的每天都是拍摄,记录,整理,我的每天都是跟着打打下手,听听不同的故事。跟着欢乐,跟着疲惫,却是轻松太多了。男人们,承担的很多、很多,需要做到的很多、很多。期待他能够成就很多、很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