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仙白娘子离婚案

许仙白娘子离婚案

“号外号外!许仙白娘子不日将要离婚!某某报社独家新闻!”卖报的小童在西湖堤上叫卖着!“十文钱一份报,官人来一份吧!”“来来,给我一份!”“我也要,我也要!”卖报小童的报纸不几时就已售罄。只见报纸上写着:“许仙白娘子离婚上官府,是非曲直究竟在谁?请看某某报社独家报道!庭审时间:六月初六,敬请各位官人到时一起参与竞猜:许仙白娘子离婚原因?甲:许仙外遇了;乙:二人某生活不和谐;丙:白娘子不育。庭审结束,我报社将抽出三位参与竞猜的幸运官人,并送出由我报社独家定制的幸运大奖一份,敬请关注!”此消息一出,大半个杭州城沸腾了,街头巷尾议论纷纷,避暑坊的生意火爆,招牌小吃沙糖冰雪冷丸子每天供不应求,这一大八卦,足够拉动今年杭州城GDP千分之一个点了。

六月初六一大早,杭州府衙里外里被围个水泄不通,府衙内当差的衙役都不够维持秩序,又拉了十几位临时工,那十几位临时工也是想着看离婚庭审的,这千年一遇的大八卦可比临时工的工资更有诱惑力,他们可不是奔着这点小钱来的。

上午辰时四刻,知府大人宣布开庭审理此案。原告席上,许仙一身书生打扮,文文弱弱,旁边坐着他的姐姐,姐夫。许仙深色憔悴,白净的脸上一丝倦容,眼里又是温柔又是愤恨,在这个府衙里,再也找不到像他一样如此纠结的人了。被告席上,白素贞和小青二人一前一后坐着,白素贞脸色白皙,不见一丝血色,面上不露半分表情,旁人竟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小青则怒气冲冲地向许仙瞪去,恨不得立刻现了本相,变成一条绿色的巨蟒,吃掉许仙。

知府大人清了清嗓子,敲了下惊堂木,喊道:“肃静!肃静!”鼎沸的府衙这才渐渐安静下来。知府大人威严道:“本知府于五月十五收到许仙提上的离婚诉状,经十五日备案、审核,于今日开庭审理此案。原告许仙,把你要离婚的原因报上来!”许仙唱了个喏,站了起来,向知府大人作了一揖,回道:“回禀大人,小可已经忍不下去了!娘子,不,白素贞她骗的小可好惨啊!小可实不知她底细,只道她是谁家的大家闺秀,这才动了和她厮守终身的念头,可怜小可我竟被蒙在鼓里,有眼无珠,人妖不辨,更带她与姐姐姐夫相识,这是彻头彻尾建立在谎言编织上的婚姻,这是其一。再者,白素贞她三番两次坑害于我,先是盗了官银,却隐瞒不报,害我被流放百里充军,而后又吓坏药行共事的师傅,可怜我一家都是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人家,竟不想遇到她这样为非作歹,害人偷盗的贼人,这是其二。其三,白素贞乃蛇族异类,非我人类,虽然她已修成人形,谁能料到她哪日妖性大发,到那时,我一家人性命难保!”许仙顿了一下,不敢再看白素贞,扭过头去,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婚,我是非离不可的!”白素贞早已心碎不已,只是勉力坚持,听得这句,却再也忍不住,泪水盈盈,溢满眼眶,现场众人看着宛如狂风中一朵白海棠的白素贞,有人纷纷喝骂起来:“一日夫妻百日恩,想不到他许仙居然如此狠心!”也有人议论起白素贞来:“许仙他说的没错啊,白素贞会妖法,假若害起人来,谁能挡得住?”“虽说是夫妻,也有吵架拌嘴的时候,万一忍不住露了蛇性,大半个杭州城莫不要都被她毁了!”声音碎小,却依然入了当事人和知府大人的耳中。

知府大人又敲了下惊堂木:“肃静!肃静!白素贞,你可有什么想说的?”白素贞接过小青递来的绢帕,拭去眼中的泪水,回道:“禀大人,小女子心乱如麻,痛心万分,不知从何言起。想那日西湖初遇,我和小青擎一油纸伞,在雨中同官人相逢,只一眼,我便知那是我前世的冤家。我虽是蛇精修炼出身,可我非无心,更非无情啊!因见官人家徒四壁,我甘冒风险,取用官银,这样官人便可以有钱下聘礼,娶我名正言顺。官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且后来我已知自己犯错,已将官银还了回去,官人到现在还以此事怪罪于我,我的心都要碎了!再说我吓退药行知事,全因其咎由自取!他色胆包天,还妄图非礼于我,我施展法术,小小惩戒他一下,也不为过吧!人妖有别,我原也有心理准备,我只想一心顾他一人,二人恩恩爱爱的生活下去,只想和他厮守此生此世,而这又与世人何干?难道情之一字,无论如何都与我妖类无缘了?”白素贞情绪激动,嘤咛一声,已然昏倒。小青匆忙扶住她,慌道:“姐姐!姐姐!”手忙脚乱,又是掐人中,又是把脉搏,不一时,白素贞悠悠醒转,小青扶起白素贞坐了下来,恨恨道:“姐姐,我早就劝你莫要理会这无情无义之人,谁曾想你果然动了情,跳进这火坑。这些世人,本就是得陇望蜀,贪心不足的,有了娇妻,又盼妾成群,发了小财,又盼横财入户,永远都不会知足的。像姐姐如此容貌,身边还少了男人吗?再说姐姐,你我二人法力高强,足以横行,偌大天下,岂没有我二人容身之所?姐姐,我都看透了这虚伪的世人,你还看不透吗?”随即转首向许仙道:“姓许的,你听好了,我替我姐姐做主了,今天这婚,我姐姐她离......”在这当头,小青却被白素贞打断,白素贞的脸被泪水打湿,她痴痴地向许仙望去,许仙狠心扭头,不肯与她对视。在场的听客分成两拨,一拨支持许仙离婚,一拨与之相对。只听有人兀自说道:“许仙去哪儿找这么好的老婆去,我要有这么好的妻子,我怎么都不愿意离开她!”“就是!负心人说的就是他这样的!”而有人窃窃私语道:“许仙又没什么本事,找个普普通通人家的女儿也就罢了,白素贞他驾驭不了,那得我来!”“人妖有别啊,人就要和人安分地待在一起,找什么妖怪当老婆啊!出这幺蛾子真是丢人现眼!”

知府大人第三次拍响了惊堂木,现场渐渐安静下来。白素贞低声啜泣,小青不住安慰,隔三两声骂一句许仙,许仙眉头紧锁,他姐姐和姐夫则是唉声叹气。在这时,只听得知府大人道:“经你几人一番讲述,本官已对案情更加了解了。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趟浑水,本官说实话也是不愿意趟的。但本官仍要说道说道。许仙,你为人老实本分,这是你的优点,但本官还得说你为人迂腐不知变通,这必须得敲打敲打!人妖之别从何而来?是妖不像人吗?非也!妖心向善,妖行为善,虽妖而非妖;人心向恶,人行为恶,此人必妖也!许仙,白素贞对你痴心一片,有些行为荒诞不经,因其初为人,待你一片赤诚之故,你非但不引导她,反而怀疑、训斥,实乃人妖不分之举!说你一句人妖不辨,有眼无珠,倒也不是冤枉了你。白素贞,你情深意切,款款真心,本官已有所察,打心底佩服你的勇气,但你只想享受人间真情种种,却不愿受人间世态约束,那不是为人的道理。世情世态有好有坏,有对有错,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天道酬勤,而非酬巧,你如真有意嫁他,你便应当同他共甘共苦,勤勉为功,而非施法作术,巧取豪夺,这才是真心与他百年好合。做人都做不好,谈何男女情爱,更遑论经营婚姻了。我有一言,诸君请听:婚姻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婚姻是两个人合二为一的从无序到有序的无法预测的过程,是两种性格的碰撞冲突,是两种文化的矛盾融合。而学做人,就是经营婚姻的基础,倘若想经营好婚姻,请先学好做人。”知府大人一番话,说的许仙面红耳赤,往日种种夫妻情爱浮上心头,想来她确乎是极在乎自己的。白素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回想到过去荒唐罪愆,只顾二人恩爱之情,抛却为人修行,更是羞愧莫当。堂上的人们议论不止,盼着知府大人把此案结果早些公布。

知府大人再一敲惊堂木,朗声说道:“依我朝律法,诉讼婚姻庭审结束后,有三十日离婚冷静期,冷静期间不予公布此案结果,待冷静期后,择期公布此案结果。退堂!”留下一干瞠目结舌的吃瓜群众,知府大人离开了大堂。人群散尽后,许仙掺着姐夫,和姐姐在府衙门口正待离去,小青挽着白素贞的胳膊,也走了过来,白许二人目光相视,千言万语从彼此目光中传来。白素贞向许仙微微福了福,许仙还以一揖。西湖边上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白素贞和小青擎着油纸伞消失在雨中,许仙亦和家人离开,他兀自向二人离去的方向回首不止。

这正是:

愁云淡淡雨潇潇,暮暮复朝朝。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

小轩独坐相思处,情绪好无聊。一丛萱草,几竿修竹,数叶芭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