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献梨

  

  羊太岁绿色出巡

  穷汉子殷勤献果

  

  春寒料峭,一股寒流悄悄来袭大仙人球首都,气温从昨夜25℃一下骤降至零下10℃。

  太岁着云锦斜拉链棉衣竹炭棉裤,升逍遥殿,天尊韵奏毕。太岁见丹墀之下,众文武皆穿戴厚实,播求宰相锦帽貂裘,王大方丈一身皮毛一体F3飞行服,甚是飒爽英姿,风暴机甲战靴光彩照人。

  太岁:诸位爱卿,天气预报真是没白看了也!早知三天事,富贵一千年呀!

  众臣匍匐:我等无非是仗天尊之德,倚天尊之福,深入学习领会天尊思想,践行天尊防患于未然精神实质,才有今天装束,不足之处,万望天尊海涵,谬误所在,恭仰天尊指示。

  太岁笑曰:众位爱卿平身,朕每见尔等日日新,日又新,自然喜悦。前些日子,朕视察桃坞寺路上,遇到枪击案,今闲来无事,决定再去视察。

  保健医师:微臣启奏天尊,今日寒流忽至,寒风刺骨,为了天尊龙体,臣斗胆请安,恳求天尊改日出巡。

  太岁:朕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下决心,30℃也觉得冷,下决心,零下80℃也心存火炬,热气腾腾。马上出发!

  太岁扫视大殿,道:怎么没见小药瓶子人影?

  监察副史连跑带颠,呼哧带喘,匆匆进殿:启禀天尊,平西王药瓶昨夜偶感风寒,高烧不退,特此书面请假一天。

  太岁:这药瓶子,滑头滑脑,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总有借口。朕视察回来,亲自主持召开会议批斗,让他深刻认识自身问题的严重性,网上通报,吏部调查,扣他工资,惩前毖后,以儆效尤。

  太岁话音未落,只见药瓶子一溜小跑,西装革履,喷嚏连天,进殿请安:启禀天尊师父,徒儿平西王感冒严重,才刚吃过通宣理肺丸、感冒片、病毒灵、复方甘草合剂片,看新闻联播说是天尊出巡,慌忙赶来随驾。

  太岁:朕就说嘛,药瓶这人实实在在,表里如一,从不令人失望。徒儿药瓶,你既然大病缠身,这次不去也罢。

  药瓶子向前一步:天尊师父的行动纲领就是我们的行为指南,别说是小小感冒,即便是得了癌症,我药瓶子也要紧跟天尊,龙潭虎穴,在所不辞。

  太岁一看药瓶子一身单薄正装,中规中矩,领带不偏不倚,头发油光可鉴,笑曰:药瓶呀药瓶,这大冷天,你何以如此打扮。

  药瓶子又连打三个喷嚏,一个冷战,挺身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曰:正装才彰显严肃认真,为人表率,精神抖擞,气宇轩昂。

  太岁:心正比穿啥都好看!

  太岁下殿,率众文武出宫。

  空军一号等数十战机,引擎发动,舷梯缓降。

  太岁登梯。耳闻众臣窃窃私语,俱言天气寒冷。

  太岁停步,曰:为了磨练意志,昂扬精神,朕决定,今天这飞机不坐了,步行桃坞寺!

  药瓶:天尊师父万万不可,这京城距离桃坞寺380公里,岂可走着去也?

  太岁:谁说不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传朕旨意,今天绿色出行。

  播求:臣启奏天尊,考虑天尊人身安全,臣以为,不宜步行。

  太岁:朕刀山火海,天堂地狱,司空见惯,自地球260万光年来在这大仙人球,也没用一个保镖,不也是风采依旧,毫发无损?!

  卫戍区司令传太岁口谕,顿时整个元首出行程序偃旗息鼓。太岁轻装简行,只带三百余人健步出街。

  大街小巷楼牌林立,形形色色的店铺琳琅照眼,目不暇接。天气原因,街上人影稀疏,倒也丝毫不减国富民强,蒸蒸日上的繁华景象。

  璇玑看着药瓶子被冻的瑟瑟发抖,不断咳嗽,顺手打开皮箱,取出一件胭脂红底金黄富贵牡丹大花99%白鹅绒膨胀系数900的长款羽绒服与药瓶子穿了。药瓶子千恩万谢,似乎从冰窖瞬间掉进花丛,满面春风得意,一派浴火重生。

  众人纷纭信步,一路走来,转眼之间,桃花巷三字映入眼帘。

  播求:启禀天尊,这桃花巷乃通往桃坞寺捷径,巷长1688米,从这里通过,要少走30公里路程。

  太岁:播老爱卿竟然对这民巷了如指掌,真乃详知民情几近丝发也。

  斯特朗博士:启奏天尊,这桃花巷当年娼妓云集,艳帜高扬,播宰相在前朝时,常伴荒淫大乐侯临幸秦楼楚馆,花街柳巷,故而对此熟知。

  太岁:在朕的英明领导下,今天的桃花巷旧貌换新颜了吧?

  斯特朗:启禀天尊,雄鸡一唱天下白,在天尊伟大治国方略精神指引下,干群一心,励精图治,已将桃花巷化腐朽为神奇,去年桃花巷还被评为文明街巷,环境卫生示范街。

  太岁见两侧商住楼舍窗明几净,街面整洁异常,桃花含苞,欲笑春晖,大喜,众人边说边走。

  将至巷尾,突然从胡同窜出一毛手毛脚脏兮兮五短身材肩扛扫把臂挎竹篮的汉子。汉子一时刹不住脚步,与太岁撞个满怀。

  竹篮撞扁,扫把横飞,汉子猝不及防,眼冒金星,仰面跌出数丈。一把撸毛线帽子悬挂树枝,露出亮晶晶黑里透红的严重谢顶。

  太岁一抖衣襟,红黄绿白掺和着芫荽沫的番茄鸡蛋荞面疙瘩汤蝌蚪一般崩将出去。散落地上的六七个酸梨,七八个豆包陀螺似的旋转。

  护卫稍一愣神,疾拔手枪,纵步上前擒捉汉子,不料太岁一个微笑,摆手制止。

  汉子坐将起来,目光与太岁眼神相触,大叫一声:天尊老祖宗,草民是哪辈子积了阴德,本以为只能天天在电视上瞻仰领袖,没成想今日得见天尊。

  汉子说罢,不知所措,顺势向前一附身子,双手按地,拼命磕头。

  太岁:快快起来,都什么年代了还给朕演绎这传统糟粕。

  汉子愈加来劲,叩头若金鸡啄米,口中连喊:草民拜见圣上,也没啥表示的,多磕点头,祝天尊老祖宗万寿无疆。

  太岁拉长声调:朕要你起来说话!

  汉子顺捎捡起一枚酸梨,收腹鼓腮,吹吹灰尘,举起粗壮皴裂布满老茧黑黢黢哆哆嗦嗦的双手敬献太岁。

  汉子语无伦次:请老祖宗天尊吃梨。

  御膳房总管批手击落酸梨,叱曰:混帐!滚远点!

  太岁:不要拦他,朕看它一片忠诚,让他献上来嘛。

  总管退后,汉子连滚带爬,又拾得一梨,用吐露着边实足污垢皮夹克一般闪闪发光的退役军品帆布大棉袄袄袖擦拭一番,捧与太岁。

  太岁接过酸梨,在掌中略作回旋,张口一下,咬去半截。

  御膳房总管大惊失色,呼曰:天尊万万不可食之,没经过检疫,没经过无毒无菌活体实验,万万不可!臣绝对要忠于职守,保证天尊饮食安全。

  太岁一边咀嚼一边说到:没事的,没事的。朕小的时候随你们太天尊艰苦度日,哪管什么安不安全,不也长这么大了吗?

  太岁说着,目现泪花:咳!多少年来,你们太天尊在朕飞天之前,一直保持着吃黄瓜不怎么洗,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朴素美德。啊,朕的家乡在那美丽的东海之滨,每当夏风袅袅,朕的家,玻璃厂家属院那两畦菜园翠莹莹的黄瓜,紫油油的豆角,红彤彤的草莓结了,生长着,而今,一切回忆,都成了无比奢侈的怀念。古云:父母在,不远游,朕这一游,竟然游到了260万光年之外的茫茫宇宙一隅的大仙人球。唉!朕今日实乃触景生情,太天尊手持一根硕大黄瓜,盘腿斜倚沙发幸福地咀嚼的样子历历在目。也不知地球那边,你们的太天尊可是安好?

  众文武高呼:太天尊朴素美德臣等极端仰视!太天尊在地球那边一定安好!

  望着太岁把梨子连核食尽,汉子若有所思,不由渐渐站直了身子,目光辽远,仿佛找到了少小时节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今早已丧失贻尽的人的尊严。

  太岁玉指纤纤,捏着火柴棍长短的梨蒂,说:这梨味道不错嘛,再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