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我知道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03 00:23* 字数 3255

大梦过半(十九)胆小鬼

2008年5月13日,汶川地震后第一天。北枫一中全校师生都在操场上睡大觉,但是方子皓和班长不见,直到半夜两人才回来。

他们去了哪里?梅凉和林楠都在心底想,只觉得微妙。

平时总是四个人在一起,林楠的目光都在梅凉身上,梅凉的目光在班长身上,班长的目光在方子皓身上,而方子皓的眼光在……

林楠一惊,方子皓待人亲切,在寝室里也很爽朗的样子,话也不多,也知迎合林楠说笑话。

他总是笑,表面看起来是温柔阳光。而他的眼睛总是,时不时地向梅凉扫去。

林楠和方子皓是老乡,今天放假,方子皓本该回老家,按理说,怎么都能碰到一起的。平时放假,林楠总是和方子皓一同回去。怎么不见人?他去哪里了?

今天是14号,地震后第二天,Z市所有高中放假,因为学校人口密集,损失不可估量。受灾严重的几个区,死的几乎都是学生。

短短两天,北枫一中就像一片孤岛,矗立在郊区,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偶尔听到别人带进来消息。比如哪里遇难多少人,救灾物资如何,中央如何下达命令……

遇难人数多少,到底只是一个数字。未曾亲见,便不知轻重。百度网页全是黑白,有人在视频痛骂,说四川人活该,土包子,活该被震死。

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言论,都会义愤填膺。从小处说学校,从大处说家乡,再大便是祖国。

身在北枫一中,总要吐槽食堂的饭菜多么难吃,缴费多么坑爹,设施多么不经用……但是一出校门,外人说北枫一中一点瑕疵都可以点燃你的怒火。

母校,就是一个——你在心里骂了千万遍,但绝不允许任何人说一句不好的地方。家乡,亦是如此。

另一边,是从同一个车站出发的客车,前往梅凉的老家。那里,曾经也是方子皓的老家。初中方子皓被开除,爸妈离婚,方子皓转学,回到了母亲的故乡。所以从初中方子皓离开后,梅凉再也没有见过他。

本想着以后也不可能见,但是方子皓居然考上了北枫一中,曾经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张扬,阳光,而且温柔。

但是,他还是喜欢白色,所以梅凉一开始就认出了他。

高一高二,两人几乎没有机会交谈。高一是完全空白,高二因为班长的缘故,两人总是走在一起,但也没有单独交流。

现在,方子皓就坐在自己的旁边。

进校时,梅凉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揉眼睛,那人却不见了。正式开学,却又看见了他,真的是他。该来的,总要来的。昨晚班长回来就不太对劲,梅凉大概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又在怕什么呢?两个人,本来就一点关系也没有。

一点关系,没有。

刚才的僵持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梅凉假装镇定地从方子皓手里收回自己的手腕。

可是心跳很快,肢体大概在发抖。

“梅梅,咱们,好好聊聊,别紧张。我不逼你。”方子皓也恢复了神色,声音不似刚才的严肃。

现在坐在身边的方子皓,很冷静,不再是那个横冲直撞的少年。

梅凉深吸一口气,挪动了一下身子,尽量贴着椅背。

从Z市到终点站,大概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足够了。

“那么,你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

5月13号晚上。所有人都在操场,班长不在,梅凉帮她拿上寝具。

天已经完全黑了,有风,小湖边显得更是清冷。

教学楼的天台上,只有方子皓一人,闭着眼睛,不知在听什么歌。班长走过去,此时天台上的风有些狂妄,头发老在不自主地飞扬。

方子皓依约前来。他从来不会迟到的,她知道。

“方子皓,我……我有事对你说……”

方子皓扯下一个耳机,转过头看着她,淡淡地说:“也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那也好,既然你知道,那你听着就好。”

“嗯。”

“从现在起,你一句话也不用说,听我说就好。”

“……”

“方子皓,我喜欢你,当然这是我的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要你什么回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并不是要一个答案,我只是觉得暗恋你这么久,却只有我知道,太不公平了,从今以后。你怎么看我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班长说话速度很快,完全不经大脑思考。但是她向来图嘴快,说完就痛快了。

方子皓一直很礼貌地与她对视,表情平静。没有向前一步,没有后退。

是啊,他一开始就知道班长会说什么。

班长看到他的表情,从头到尾,几乎没有变化。

嗯,可以死心了。我陈雨墨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也不是离了谁就活不了的人。

“好了,我说完了,再见。”正准备头也不回的跑开。

“雨墨,你等等,我也有话对你说。”方子皓居然叫住了她。

班长心绪复杂,没有欣喜,因为方子皓的眼睛里没有告诉她希望。

“你到底对班长说了什么?”方子皓说到这里突然就停住了,梅凉心慌起来。

“说什么?”方子皓突然微笑,露出白白的牙齿,眼睛微眯,饶有兴致地看着梅凉,他很自然地用手指摸摸鼻子,突然又转过窗外,不再说话。

“唉!你怎么这样啊!?你到底说了什么啊!你说啊!”梅凉的兴致刚被钓起,又瞬间熄灭。坏脾气又上头了。

方子皓还是不理她,只望着窗外后退的街景。

“不说拉倒!哼!谁稀罕?”梅凉嘟嘟嘴,愤愤地一偏头,决定不再理他。

“呵。”方子皓竟然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啊!?”梅凉愈加气急败坏。

“梅梅,你果然一点都没变。还是一只小刺猬。”

“你才是刺猬!你全家都是刺猬!”梅凉有拿爪子抓他脸的冲动。

“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你就不能改改你生气就抓人的毛病?!”

“你管我!我上高中没抓过人!”

“那这么说,被你抓过的我,应该感到荣幸咯?!唉,看看,这手臂上的牙印儿还在呢!”

方子皓若无其事地捞起另外一只袖子。

“你骗人!那一口咬多久了!?怎么可能还有印子?”

“怎么不可能?!你自己看看!”方子皓故意把胳膊伸过去。

梅凉还是偏头看着另外一边,但是眼珠子不由自主地转了过去。

果然,方子皓胳膊上还有浅浅的痕迹,虽然不明显,但是仔细一点还是能看到。

小学六年级时,方子皓老喜欢惹梅凉,梅凉越不理他就越起劲。小时候的梅凉就像一只猫,动不动就炸毛,一抓二挠三牙咬。这些酷刑,方子皓都一一受过。挨着梅凉坐的男生,基本上都被打过。

不过方子皓是受的伤是最齐的。最喜欢在梅凉面前数手上的牙印和抓痕。

“我说小梅梅,你的牙齿怎么就这么厉害?!别全是小虎牙吧?”

“去你的!”一巴掌PIA飞。

一个没事就嬉皮笑脸地说“小梅梅,我喜欢你”。一个永远都是扑克脸,爱理不理。

“梅梅,你那时候到底喜不喜欢我?”

梅凉没有说话,甚至开始神游。

她想起一部电影《蝴蝶飞》,刚开始以为是鬼片,一来就看到周渝民满身是伤口躺在床上。

周渝民演的是一只情缘未了的鬼,李冰冰是他前生的恋人。两人吵架,女子开车上了高速路,男子在后面骑着摩托车追。

越开越快,越开越快,周渝民骑着摩托车与她并行。他暴躁地捶打着窗户,表情狰狞。

他问:“佳佳,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你喜不喜欢我?!”

女主正在气头上:“你这个疯子!我不喜欢你!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

高速路车祸,男主身亡,女主昏迷前见到的是他血肉模糊的尸体。后来她便得了抑郁症,靠药物才能入睡。但是男主的魂魄一直在她身边游荡,他没有办法离开。因为他没有得到答案。不管他对她笑,对她吼,对她哭闹,她都看不到自己。

“梅梅,你在想什么?”

“啊,什么?”梅凉惊醒,脑子里还是周渝民浑身伤口的情形。

“你知道我问你什么吗?”

“嗯,”梅凉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但她还是不敢正视方子皓,只能死死地盯着前面的座位。

“喜欢,是的。我曾经喜欢过你。”

她说的是喜欢,而且是曾经喜欢。班长昨晚看到方子皓面无表情时的心情,和他现在的感觉是一样的吧。

但是,有一种石头落地的感觉。这一种无所谓的追逐到底是是为了什么呢?从小学毕业,到现在,应该有五年了。方子皓拼命地改变自己,拼命地考上北枫一中,一直和孟儿保持联系,就是为了得知梅凉的消息,因为孟儿和梅凉从小一起长大,她是知道他俩的故事的。

可是,他从来就没有得到一个答案。他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和自己期望的一样,在等着与他重逢。高中两年已过去,梅凉一直在躲他,方子皓极力保持的自己冷静沉稳,心中却是风雨巨浪。

不明白,搞不明白这个女子。

不过,今天终于得到了一个确定的答案。很失落,但是心安了。

因为,我喜欢她的时候,她也是喜欢过我的。当你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也在喜欢着你,那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时隔十年二十年,你会发现这已经不可能了。

方子皓轻叹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什么心愿。“嗯,我知道了。”

歌曲链接——我知道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一)回忆你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6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