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细听残韵在,回望旧声迟。


"细听残韵在,回望旧声迟。断续谁家树,凉风送别离"。傍晚,山间的小路稍显幽静,独自个行走在鼓山的石道上,一阵山风吹过,树梢上发出唦唦的响声,几片黄叶纷纷飘落,山间凉爽的清风柔柔吹在脸上,让我忘却了一天的疲劳。夕阳穿过树林斜照在古道上,斑驳的树影在地上随风飘动,道路两旁蝉鸣声此起彼伏鼓噪不停。你听,在梧桐绿叶深处,在相思树枝梢头,那一声声时断时续、时高时低、如泣如诉,仿佛是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宛如涌泉寺的梵音诵经,秋风阵阵蝉鸣声声,把浓浓的山野夏季风光和清新的初秋景色深情地歌唱。然而,夏日听蝉而能悟出“蝉噪林愈静,鸟鸣景更幽”的意境则是许多年之后的事。

在我的童年,蝉是夏天里我的最好伙伴,它给我的年少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的乐趣。在福州,一到夏天,房前屋后郁郁葱葱的林木,吸引了不少小鸟和知了来这里栖息。盛夏的中午,树上的知了们不知疲倦地“知——知——”叫个不停,此起彼伏,声响清亮而高远,根本分不清是哪一棵树上的哪一只蝉在独唱,合唱,仿佛是一曲对生命热情的协奏。正在楼下乘凉的我,往往被这美妙的大合唱所吸引。心想:要是我能捉到几只该多好啊!

然而,树上的小精灵并不是容易抓到的,没等你靠近,它们都呼呼飞走了。办法还是有的,每次我总是先去收集几个蜘蛛网,放在手上加几滴水和软化的松脂揉搓成小团,粘糊糊的,然后装在小竹杆的一端,大热天的中午躲在大树下,寻找一个个目标,当枝头蝉儿鸣叫的时候,我把小竹杆慢慢伸过去,轻轻碰到知了的翅膀羽翼,被粘住的知了越是挣扎粘的越紧,在蝉儿一阵鸣叫声中,捕捉小精灵的我脸上一丝欣喜,心里一阵满足。

长大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科普知识书中看到,蝉儿的一生是非常坎坷的,它在这一夏天高踞枝头、引吭高歌栉风沐雨的吟唱,只是它们生命中最精彩的片段,在这之前,它们灰头土面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整整蜇伏四年时间,历尽艰辛韬光养晦汲取大地精华,于沉沉黑暗漫漫长夜的眷眷等待中煎熬着上千个日子,几经磨难的脱壳蜕变,一朝破土而出,才换来短短几十天阳光明媚绿意盎然,充满生机活力的灿烂时光。它们靠的是坚韧不拔的意志,坚强执着的信念,成就了金甲羽裳高歌云端的辉煌幸福的日子。蝉,当真无愧为大自然之骄子啊!

蝉的一生是不平凡的,它蛰伏不以为苦,嘶鸣不以为乐,平平静静而又痛快淋漓,在抛头露面的短暂生涯里,拼发出自己最美丽的强音,不囿于炎热,不甘于平庸,我相信它的内心一定也充满着欢乐。

"此树开花簌簌黄,秋蝉呜破雨馀凉"入秋处暑时节,风儿微微清凉,临近黄昏,树上的蝉鸣声渐渐低沉了,我知道,随着秋季深入,蝉儿同树上的黄叶一起悄悄地消融于泥土之中。我叹惜于蝉儿生命的韶华易逝,又怜惜秋蝉的迟暮与悲凉,更折服于"居高声自远"的气势。它们的快乐来得非常不容易。但这并没有影响它们追求热情的生命。因为每个生命的成功都是经过奋斗而得来的,不能急于求成,看似可以轻易得到的东西往往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而人的这一生又何曾不是如此。

蝉鸣于斯,且听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