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娘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一瞬间场上的气氛似乎都凝固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这个二十平米左右的搏击台上。只见一个褐发蓝眼,穿着一条深色收身短裤,肌肉健硕的高大男子正与一个身材瘦削,面有刀疤,一身玄衣的少年对峙着。虽然对手身材与自己悬殊很大,但褐发男子并不敢轻视对方,而是紧握双拳,屏气凝神,大滴的汗珠由额头流到鼻尖,又滑向口和下巴处,他一动不动,只是用舌尖舔舐了一下嘴唇周围,他知道能站在这个台上的都不会是孬种。

玄衣少年身材虽瘦小,却十分紧实。手臂的肱二头肌也颇为明显,他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收束双拳,调整了一下站姿,冷冽的双眸射出两道寒光直逼对手,这眼神让褐发男人顿感一股凉意从背心生起,惊慌之下,竟不能自控地抢先出拳。这下让玄衣少年找到了破绽,侧身一下略闪让开,随即一个箭步欺身上前,但见兔起鹘落,左手一个直拳直击腹部,右手一个上勾拳结结实实地打在对手的下颌上,褐发男子口喷鲜血,身体被击飞出十步之外,重重地落在台下。

全场顿时沸腾,观众席上一片叫喝之声。裁判走上台来,数了十下之后,褐发男子再也没有站起来。裁判举起玄衣少年的,宣布获胜。可是少年脸上却十分冷淡,毫无喜悦之色。褐发男子并不知道这场比赛已经是少年在这个岛上连续获胜的第六十场胜利了。

2.

夜凉如水,海浪一声声地拍打着礁石,风吹得椰林哗哗作响。孤岛的四周除了茫茫的海水外,能看到的就是水天交接处的朦胧的残月。

玄衣少年也不太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听师父说这片海洋叫什么太平洋,小岛周围全是暗流,一般行船也来不到这个地方。恐怕也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竟然是一个隐秘的黑拳格斗基地。岛上竟有大大小小的黑拳格斗基地数十个,每天都有直升机运送来自世界各地的格斗选手来,供岛上的大佬们赌钱取乐。

当然这些都是到这里之后才慢慢知道的,以前哪里知道什么飞机、世界的。在家乡从没听说过的词语。

“云哥哥,你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八岁的柱儿抬起小脸,稚气地看着他的脸。柱儿是云和师父在这个岛上收留的孤儿,据说柱儿没有妈妈,爸爸打黑拳的时候把年幼的他也带来了,可是再也没能回去。

  云摸了摸自己脸的伤痕,冷俊的脸庞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那道凸起的疤似乎还在隐隐作痛,而更深的伤痛在心的深处。

3.

      靖王爷曾跟随便皇兄驰骋疆场,建功立业,成为大宋朝最年轻的王爷。他英武不凡,志得意满,年少轻狂,难免招蜂引蝶,多少王公贵族,世家女子对他倾慕不已。早些年他对这点也很沾沾自喜。后来渐渐觉得见过的女子虽多,却并没有一个可心的,又引以为憾!

这一年的上元节,王爷带着随从在汴京赏灯,看舞龙、舞狮,百姓放河灯。到处火树银花处,一派歌舞升平景象。忽见一处许多人围观,遂走上前去瞧热閙,却见一个美貌少女娇羞地坐在中央。

身后柱子上挂着几个灯笼,贴着一副对联:“张长弓,骑奇马,单戈跳战。”

原来此女名唤莲儿,因家境贫困,无力养此女,却又不舍得将她随便嫁了人,竟出此计招女婿,盼能招到一个如意郎君。据说此上联也是这个女子所出,倒也不俗。王爷思忖片刻得一联,正迈步出去欲撕上联,却被一白衣少年抢先撕了去。

“这位兄弟,我先准备撕的!"王爷道。

“我先撕到的!”少年一脸不屑。

“这人恁是无礼!”王爷心想。一股怒气生出,正待发作。

此时莲儿的爹站了出来拱手说道:“两位贵人,听小老儿说一句,既然两位都有此意,不如两位都将对子说出来,在座的诸位乡亲评一下,看谁对得好。二位觉得如何?”

“对就对,怕谁?”白衣少年扭头看了一眼王爷。靖王爷略一沉吟,也答应了。

“嫁家女,孕乃子,生男曰甥。”少年吟完抱了一下拳。

“钟金童,犁利牛,十口为田。”靖王爷大声吟道。

两联一出,众人议论纷纷,竟难分高下。莲儿爹倒弄得是左右为难。此时白衣少年哈哈大笑几声,从袖袋里娶了几锭银子出来, 拿给莲儿。然后转过身来对靖爷说:小爷本就是同情她们,既然大人有意于此女,在下成人之美,就不凑热闹了,告辞!说完微微一笑,拂袖而去。谁知道他不笑则己,这一笑风流无匹,倒让靖王爷顿觉半个魂儿都跟了他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4.

靖王爷忙让随从拿了些银子打点了莲儿父女俩,然后匆匆跟上白衣少年。

“小兄弟留步。”

“何事?”

"我与兄弟一见如故,敢问尊姓大名?”

白衣少年却不回答,只拉着小厮匆匆离去。靖王爷倒也不追,叫了一个随从悄悄尾随。自己则打道回府。心中却是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碰到极为喜欢之人;惊的是一直没有喜欢的女子,自己原来是个断袖,却一直不自知。

过了一会随从来报,那白衣少年进了城郊一户姓欧阳的大户人家。第二日一打听,这欧阳家是都城郊野隐退的乡宦,早些年祖上也曾做过高官,但渐渐败落。欧阳老爷虽有满腹才华,却因性情秉直,在官场始终郁郁不得志。遂辞官归隐。幸而祖上留下来的财物十分殷实。日子过得却也逍遥。但这家人却并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唤欧阳芸娘。

难道那少年竟不是欧阳家的,而是来做客的。靖王爷忽想起那少年确有些特别之处,决定一探究竟。遂递上一张拜贴,亲自上门拜望欧阳老爷。

欧阳老爷自辞官后除了几个昔日好友外,一直不曾与朝中权贵有来往。看到拜贴心中自是栗六,却不得不迎了进来。

”老朽惶恐,不知王爷来此有何贵干?”欧阳老爷命下人上了茶。

“世伯莫慌,我前些日结识了一位少年,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他自称是你府上的公子,因此特来拜会叙旧。“

”王爷莫不是说笑了,我膝下人丁单薄,只有一个女儿,哪来的什么公子?“欧阳老爷说道。

”哪......莫不是远房亲戚。”

“并没有什么远房亲戚”

“那可否请小姐一见,本王有一好友,一表人才,文武双全,也到了适婚之龄。听闻府上小姐端庄秀美,可否让本王促成此大媒。”

欧阳老爷见此一说,倒也有几分动心,女儿也到了适嫁之龄。于是让丫鬟把女儿请出来。

却说了欧阳芸娘在绣房听闻了此事,倒也有几分好奇,想去看看究竟。于是蒙了面纱来到前厅。

5.

上得堂来,只见到一华服男子坐在客座,却一下不好细看,只先低着头对着父亲和客人行了个礼。

欧阳老爷见女儿蒙了面纱略皱了下眉,随即明白女儿的用意。倒并不说什么。

靖王爷见此女穿了一身湖绿色衣衫,身形甚是婀娜。却蒙着面纱,不知道是何模样。于是上前说道:小姐,可否......?"话音未落,却见那女子看了自己一眼,转身就走。

靖王爷一个箭步追上去说了句:“小姐,得罪了。”伸手把女子的面纱扯了。却见此女儿柳眉杏眼,肤色白腻,面带愠恼。却不正是那个白衣少年吗?心下大喜过望,喜的是找到了自己心爱之人,而自己究竟也不是断袖。 立刻叫随从送上早已备好的聘礼,自己双腿下跪向欧阳老爷求亲。

却说靖王爷确实是一表人材,英武非凡。且在朝野名声也很好。一直并未娶亲。又对欧阳芸一片真心,欧阳老爷思忖片刻,看了看女儿的样子,虽恼他也喜他,他对女儿甚是疼爱,也很了解,当即拍板答应了。

后来夫妻恩爱,如胶似漆。一晃一年过去了,却并没有生下一子半女。虽然王爷宠爱如初。芸娘也有些心急,常郁郁寡欢。

一日王爷出门办公,她一人闲来无事。逛到王府后花园,后花园因过大,有些地方打理不到,所以王爷一般是不太让她一个人去的,怕不安全。不过一路走来,看到后花园风景极好,除了杂乱些也没什么不安全的,倒觉得靖王爷有些过于小心了。

却听得一个假山洞里传来一男一女调情的声音,那男的不是别人,正是靖王爷,而那女的却是莲儿。芸娘本来是个性烈的女子,又一直深爱靖王。哪里受得了这种事情,当即冲过去对着莲儿就是几个嘴巴子。

6.

原以为靖王爷倒底会维护自己一些,可他一反常态,反而打了自己几个巴掌,又踢了几脚。而后从芸娘的头上拨下大婚时送她金簪划破了她的脸。芸娘伤心之下向外疾奔,他又冲上来从背后一剑穿胸刺过。然后叫家丁把她拖出去扔到了城外乱葬岗。

醒过来后,就在这个岛上。一个看上去与靖王一般年纪,却比他苍白阴郁得多的男子正在忙碌着。

"你是谁?‘’

"昭隐士"

“我死了吗?"芸娘问。

“嗯!”

“这是在地狱?”芸娘看着修整得四四方方的土墙,听着外面传来的阵阵海涛之声。忽然感到胸口剧烈地疼痛。

“你为什么要救我?”她恨恨地问。

“谁救你,我只是碰巧捡垃圾捡到了你。”男子阴着嗓子说。

“我- 要-报-仇!”她直着眼,从牙缝里咬出了几个字。

7.

芸娘在昭隐士的调理下,恢愎得比以前更健康。后来执意拜了昭隐士为师父,他没答应,也没反对!

她每天迎着朝阳,接受海浪的拍击,绑着比自己体重重得多的沙袋奔跑。

昭隐士做了很多铁弹子用来砸绑着沙袋的芸娘。教她西洋拳术,各种剑术,以及五行八卦之术。

师父虽然总是冷冷的样子,却又总是想得十分周到细致。芸娘虽十分感激,却只能感叹无以为报。

在训练了一年之后,他们才发现这个岛上是个巨大的格斗场。

芸娘问师父,是怎么来到这儿的,昭隐士只说以后自然知道。

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芸娘决定参加博击。只有这样才能快速提升自己,她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男人,化名云。

第一场搏斗,对手是个日本武士,刀功十分了得,芸娘身上被划了十几处伤痕,所幸芸娘轻功厉害,借搏击场的一根小小边柱反跃身体,剑从顶部直插对手咽喉。从此大大小小格斗连赢数十场!

8.

"我们可以回去了"昭隐士说。

他们带上柱儿,在岛上的一个山洞里布下了八卦阵,借巽字决进入时空隧道。一路时而电闪雷鸣,时而风光秀丽。却感觉这些都触碰不到,自己仿佛坐在一辆长长的列车上,却又明明什么都没有。在途中,昭隐士用早已配制好的药膏修复了芸娘的脸,云哥哥变成了漂亮的芸姐姐,柱儿觉自己也快醉了。

由于掐算好的巳时诀在时空交织处意外打了个结,他们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了一年到达,所幸丑地诀没受影响,他们精准地到了乱葬岗旁的一座小山洞口。居然还有两匹快马等着。

回到靖王府一看,竞满目萧条,空无一人。满腹疑惑的芸娘又骑快马回到了自己家,没有老父,也没有家人,空空如也。

芸娘急了,自己明明是来寻仇的,却不知道仇人在哪?她想起了莲儿,对,莲儿一定知道怎么回事。赶到莲儿家,却听说莲儿半年前已经嫁人了,嫁到了城外。

莲儿挺着大肚子,一见到芸娘就跪下大哭。原来当初靖王爷在朝中被澄王爷诬陷有不臣之心,靖王心知难逃一死,却不舍得芸娘陪葬,于是找莲儿演了一场戏。将芸娘撵出了府。

至于一直陪着芸娘的昭隐士,原来也是靖王爷结识的世外高人,靖王曾对他有过救命之恩。因而早已在乱葬岗等候,立刻将芸娘转移了时空,以躲避追捕。在当日午后靖王府就被赐诣满门抄斩。欧阳老爷在得知此事后痛心不已,几日间竟驾鹤西去。

芸娘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一年多仇恨至极的仇人,竟是这世上最爱自己之人。恨自己当时竟一无所知,没能陪伴在靖王爷身边,又是心痛欧阳老爷因自己而去逝。

仇人变成了澄王爷,芸娘当夜即潜到澄王府,取其首级,算给靖王爷报了仇。以后就带着柱儿跟随师父穿梭于时空之间做些行侠仗义之事,但无论如何穿梭却不能改变历史的格局。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170-桑之宓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