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行动

A小队已经在这个东北的村里蹲点了两天,现在还有三个小时到零点,组织随时可能发出行动命令,小伍心里忐忑不安,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大型追捕行动,作为警队新人他不希望因为他的小过失给小组丢人。

天上飘下了几朵雪花,所谓瑞雪兆丰年,在除夕下雪是新一年的好兆头,况且这些雪花会很快掩盖他们小组的追踪痕迹,让藏在暗中的对手掉以轻心。

“小伍啊,你知道做刑警有一条必要的素质是什么吗?”在他身前猫着的老胡突然间低声问道。

“嗯......体察入微,勇敢过人?”小伍吐出口白气,迅速在寒冷的空气中凝结成小冰晶。

“嘿嘿。”沉闷的笑声从老胡的丹田发出,“都不是。”

“那是什么?”

“你要心硬。”

“心硬?”

“对,就像老鹰看见猎物一样,迅速俯冲下去,不犹豫一分一秒,这样你才能抓住猎物。”老胡打了个比方。

心硬?小伍想起填写高考志愿表时自己的理想,惩恶扬善,保护人民,他从小就想成为警察,为此,他一直勤于训练,刻苦学习,终于在毕业那年获得了机会,可没有哪本书上说过老胡刚才的话。

“你知道咱们今天要抓的人是谁吗?”

“知道,是跨省诈骗团伙的一员,他身上有咱们破案的重要线索。”

“他是十分狡猾的人物,已经在咱们手中逃走过2次了,上一次就是利用了我们的同情心才得以脱身。所以我提醒你,等一下盯紧目标,剩下的一切都与你无关,咱们只需要完成任务。”

“A队,A队,收到请回复。”耳机里传来组织命令。

“收到,请讲。”

“目标人物已出现,快速移动到抓捕位置。”

“是。”

小伍和老胡,还有其余三位小组成员快步移动到靠近民居的墙边,树后,静等时机。

小伍的位置离窗口最近,他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中年男人正在门口脱鞋,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正在执行任务,此情此景与一般人家的团圆场面无异,屋里热气腾腾,窗上贴着喜庆的窗花,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一名年轻女子接过中年男人的外套挂在门后,约摸五六岁小女孩蹦蹦跳跳的扑进了男人的怀里,白发苍苍的女人(想必就是这位男子的母亲),听到声响倒着小脚赶来,匆匆放下手里的锅铲,抓住男人的胳膊,拉着他往房间深处走去。那里摆着一张床,床上隐约躺着个人,男人坐在床边,脊背正对着窗口,好像在和床上的人说些什么。小伍心里咯噔一下,在那一刹那他希望组织的命令迟一点下达,这样也许这个男人能多几分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毕竟,这是一个除夕夜,是全家团圆的日子。

“A组听命令,分两路包抄目标,注意堵住其他出口,防止目标逃走。”

老胡率先开始了行动,他敲了敲门,随着门锁的转动,其他人员也各就各位,快速冲进小屋,一人守住门口,两人稳定局面,两人施行逮捕。也许是A小队行动过于迅速,也许是蹲点采集的情报十分准确,屋内所有人都呆住了,眼睁睁的看着五名黑衣陌生人冲入家门,竟然连一声也未曾听到,时间好像在这一刻禁止了。直到小伍和老胡给中年男人戴上手铐,准备拖走,那位老母亲才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哭嚎。紧接着年轻女子开始抽泣,小女孩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扯开嗓子哇哇大哭,屋里的时间伴随着咸湿的泪水又开始流动了。

“各位老爷,放我儿子一马,起码让我们家吃个团圆饭,我给大家磕头了。”说完老母亲就要趴到地上,还好被A队成员拉住。

“不是我们不让你们吃团圆饭,而是你儿子犯了事,不能放,不然我们也不愿意挑这么个时间点来打扰大家。”老胡扭着中年男人的胳膊说。

“好歹,让他和他爹说会儿话,可能这是最后一次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小伍余光瞥见屋内阴影处放着一张床,床上堆着很多层被子,被子里隐约传来嗯嗯啊啊的呻吟声。他用眼神给老胡个讯号,请示他是否能满足这家人的需求。

“您知不知道,耽误了一分钟,全国将有多少人受骗,有多少人过不好年?我们必须带他走。”老胡拽着中年男人,往门口走去,他的手臂上挂着那位老母亲,她两脚向反方向蹬地,头向后仰,屁股往地上坠,几乎是要用全身的重量拖着老胡,阻止他前进。

“看什么呢?还不把她拉开。”老胡怒喝道。A组成员赶忙上前将白发老母亲的手扒开,解放了老胡。

走出门时,门口已经围了一圈正要放鞭炮的乡亲,大家紧张的看着这一家人,警局的逮捕车已经开到门前的空地上,在即将登上车时,男人的女儿挣脱了母亲的双手,大叫着“爸爸。”冲到男子面前,紧紧抱住男子大腿,两只小手死死拽着裤子,嘴里喃喃的说,“爸爸别走,你们别带爸爸走。”

一直保持沉默的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话,“翠儿,快把孩子拉走,是我对不起你们。”年轻的女人向前走了几步,把孩子揽到自己怀里,拍着她的脊背,试图让她安静下来。

随后男人看着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们又说,“翠儿,等年过完,带娃搬走吧,这里没法待了。”说完将脸转向老胡,下巴微微点了一下,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逮捕车的门打开,小伍第一个上车,随后男人和老胡依次进入,自始至终男人都没有看家人一眼,他低着头,眼睛盯着双手,像雕塑一般,不做反抗,也不出声响,默默的跟随着警察。小伍有些不可思议,任务就这样结束了?他坐在男人对面,细细观察着面前的囚犯,他面色蜡黄,发际线已经向后偏移,鬓角还掺杂着白发,细小眼睛向上吊着,鹰钩鼻下两张薄嘴片微微颤动,似乎要说些什么。

老胡打了打帽檐上积攒的雪,鹰一样的眼睛扫至男人脸上,“这回你跑不了了。”

男人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的低声说,“也没打算跑,跑累了,本来想过完除夕就自首的。”

老胡眼里闪了一下,没有说话,偏着头看车窗外的大雪,大雪纷飞,一片盖一片,很快雪地里的车辙印就消失了吧,明天太阳升起时,该是怎样银装素裹的世界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和朋友吃饭,我和她分享了上课的收获,她现在事业做得很好,有志向有追求。我希望她能继续发展得更好,期待她进课堂之...
    罗洪绮阅读 74评论 0 0
  • 我一直都在回忆,也不知道为什么。 货车急刹,依旧未能阻止猛烈的撞击声。 行人纷纷上前 我一直都在回忆,也不知道为什...
    温差先生阅读 122评论 0 0
  • 锦西石化矿区幼教服务中心铁北幼儿园。 9月份以来,铁北幼儿园以"铁北宝贝 幸福童年"为主题展开系列活动,...
    中心园_雪纯老师阅读 685评论 0 1
  • 上大学之前,我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列了许多大学必做事项,比如减肥,比如醉酒,比如去一次敬老院。而恰好有这样一个机会。 ...
    冷雨中的樱桃小丸子阅读 1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