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年(1)


大年初七,一觉醒来,阳光明媚。

寂静,除了偶尔几声微信提示音。

往年的今天,各行各业该开工了,这个时间节点,小区内早已人声鼎沸了。

楼道门关闭时会发出很响的哐哐声,有时半夜里,夜归人的那一记关门声,会把人从睡梦中惊醒,不免让人生出几份怨气来。

现在,我多么想听到那一声哐哐声啊。

从阳台看下去,小区内一名中年妇女在溜狗,她戴了口罩,边溜狗边四处张望,很不安的样子。倒是那条大狗,东穿西突的,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我家的小狗皮皮,腻着老公央央地叫唤,象个孩子似的,它也想着下去放放风。平时溜狗早晚各溜一次,前几天开始只早上溜一次,今天决定不再溜了。我家小狗也很乖,看我在阳台上张望,它也跑阳台上,隔着玻璃向外眺望。

一位清洁工阿姨在清扫路面,车位上停满了车,她在两车的缝隙中清扫。扫好一段,拖着黄色垃圾桶,再换一段。透过玻璃窗,我默默地注视着她的背影,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

我们现在呆在家里,把风险系数降低到最低。但有多少人,他们站在危险的第一线,为我们的安全撑起一道屏障。

大年夜的晚上,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出发。朋友圈里,我区一位医生告别家人的小视频疯转,那场景至今还在我脑海中盘旋。

亲戚朋友中,有的工作岗位在社区医院、收费站,有的在公交、超市、电讯工程检测部门,他们为了广大市民的安全与生活保障,不顾个人安危,默默地奉献着。唯有叮嘱他们,保护好自己。

同事的妈妈,七十六岁的老人,做自愿者在村口值守。她说:看到电视里医生护士那么辛苦,我能出点力就出点力。朴素的语言,落到我的心里,湿了我的眼角。

同事中,还有女儿做志愿者上高速道口做检测的,作为母亲,心里必定多了一份寄挂。

几天前,老爸的家庭医生许医生给我留言,告诉我他会把老爸的药配好送过去。我说你回老家过年回来了,他说根本没回去,责职所在要对起得这身白大褂。他说他们也要轮番去收费站值守,接下来几个月会很忙。和他聊着,心里又莫名地感动。

想想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想想那些为了社会正常运转的在岗员工,我们安安心心地呆在家里吧,为阻断病毒尽一点微薄之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