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研究有机统一是教师专业发展的助力器

研读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会发现教育与研究对他而言已有机融为一体。他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白天听课、上课、日常工作,夜晚分析、研究和整理资料,次日早晨进行写作。他花了20多年的时间,观察幼儿园与小学生的集体活动,参加低年级学生的劳动和游戏,深入细致地研究不同家庭6—10岁儿童的精神发展问题。他还跟踪观察和研究了近4000名6—11岁儿童对一系列问题所发表的看法和意向,分析了2000多个孩子根据想象编写出来的故事。在《给教师的100条建议》中,第一条就指出:请记住,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抽象的学生。在观察、分析、研究的基础上,他举办了6岁儿童的预备班,一直到十年级毕业,他亲自担任班主任。正是由于他在教育中自觉地将教书育人与教育研究有机结合,他的专业发展迅速蓬勃,研究成果于上世纪50年代之后喷涌而出。1957年他任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教育科学院通讯院士,并获得一系列奖项与荣誉称号。

在苏霍姆林斯基关于教师的论述之中,也是非常重视教育研究的,他说,“如果你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带来乐趣,使天天上课不至于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那你就应当引导每一位教师走上从事研究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我认为学校领导者本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使每位教师都成为善于思考、勤学好问的研究者”。为此,他建议教师通过做教学笔记、观察儿童的笔记、科学“前沿问题”与“国内外学校事业情报”的书刊报纸摘录等,积累原始资料,形成创造和思考的素材;围绕儿童的个性及其全面发展、具体学科的学术问题、教学过程的规律、读书过程中引起的有趣问题展开研究。他还在学校中建立各种研究组织,定期召开研究报告会,全校教师有26人先后在各级教育性报刊上发表过质量较高的研究文章,专业发展取得理想效果。

教育区别于其他人类劳动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其具有创造性与不确定性。教育客体的主观能动性决定了教育是一种复杂的心智活动。教师必须具有专业的敏感性,时时处处对教育进行观察、反思与研究,由“经验型教师”转化为“研究型”“智慧型”教师。教与研合一、并进,是中小学教师专业发展的重要路径。英国课程论专家斯滕豪斯说:教育科学的理想是每一个课堂都是实验室,每一名教师都是科学研究共同体的成员。

写到此,不由想起近现代教育家刘百川先生(1903—1971)。1921年,刘百川先生高小未毕业即考入江苏省立第八师范学校,读师范期间,他认真听课,博览群书,深度思考,初步形成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写出了《小学教学法通论》,1926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成为江苏省第八师范仅有的两位在读学生著书者之一。工作后,他从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做起,历任小学校长、教导主任、江苏省大港乡村试验区主任、教育厅(局)科员,从教育理念出发,坚持写教育日记,组织教育研究社,编辑教育刊物,开展教育实验,对初等教育、乡村教育、国民教育以及新中国全面发展的教育,都有深入的研究和实践,共出版著作40余部,成长为大学教授、国内有影响的教育大家,很好地实现了专业发展。研读其教育著述及同事、学生对他的回忆,对教育的热爱、科学的教育理念、教育与研究的融合,也是他专业发展成功必不可缺的关键要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