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ISFP母亲INFP的INFP男孩:我年入45万,但一点也不开心

本文思路适合INFP职业规划、INFP兴趣偏好、INFP创业、INFP自媒体、INFP领导管理风格、INFP副业打造、INFP升职加薪、INFP人际关系、INFP专业选择、INFP性格解析、INFP天赋才能、INFP赚钱理财、INFP恋爱婚姻指南等专题。

首先感谢小可爱驭爷对MBTI性格学说的普及、解读,虽然我从大学开始就对MBTI有所了解,但学习了驭爷频道,温故知新,感觉对这一理论理解得更深刻了。接下来介绍我的情况。

我是Leo,男,31岁,属兔,巨蟹座,B型血,INFP(父亲是ISFP,母亲是INFP),同居未婚,无子女(以后应该也是丁克)。

2010年毕业于华南一所211师范院校,主修汉语言文学,辅修教育心理学。毕业8年来一直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教师+研发岗,目前年薪+股权分红+副业大约是45万。户籍广州,目前因工作关系外派深圳,主要人脉在广深两地,最熟悉的城市是广州。

目前的最大压力是职业发展。

大学读书时了解到,心理学家阿德勒极其重视人的早期记忆,他认为人的记忆并不是偶然存在的——每一个人都会从他的记忆中找出那些他认为有用的东西进行保存。这些记忆会成为一个人的“人生故事”。所以,要时时用这些记忆提醒自己,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目标中,并且利用过去的经验,让自己以一种成熟的态度迎接未来。

所以,从小喜欢探究“我是谁”的自己,就在大学写下了这几段早期记忆:

1、幼儿园时,我的一个小同学被老师罚站,他站在门边,大门慢慢遮掩了他的身体,我很想上去安慰他,却始终没有行动。看到他泪流满面,我感到很伤心。

2、幼儿园时,有一次老师让我发糖果给大家,发完之后,我看到大家手里都有糖果,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我自己也很开心。低头一看,发现忘记给自己发糖果了,但觉得无所谓啦。

3、幼儿园时,有一次下大雨,我和小伙伴看着雨从屋檐上流下,连成了一条条晶莹的白线,我转头看到小伙伴们的笑脸,心里感觉很幸福。

4、我有一个小我1岁半的弟弟,从小玩玩具时,一有争抢,爷爷奶奶和爸爸就说要让着弟弟,让他先玩。我其实很愤怒,心里喊着“凭什么”,但是他们只要一说“这才是好哥哥”,我就只好压抑住愤怒,把玩具给弟弟玩了。

5、刚进小学的第一节语文课,大家都不敢举手。望着老师期待的眼神,我觉得老师须要有人帮她解围,所以我就举手发言了,回答后听到老师的表扬,我内心充满自豪感。

6、小学二年级,有一次我的父母吵架,我想上去劝他们,心里却很害怕,只能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最后我的大伯来我家调解,他怪我没有及时通知他,我觉得父母吵架是我的错,很内疚。

7、妈妈是虔诚的基督徒,从小我就经常看到她在祷告,向上帝诉说内心的痛苦和期望,她祷告的情形一直留在我脑海中。

我的老师认为我“几乎天生是一个喜欢帮助人的人,富于同情心,愿与人分享快乐,注意力重点是人际关系,好像也喜欢被人赞赏的感觉。你有可能情绪型较强,这对冷静的、细密的思考,有时也许会有妨碍。”这些我都是赞同的,这也是我后来职业发展的优势和瓶颈。

我的求学经历表面看起来非常顺遂。

上不错的小学,一直是班级前五,但也没有付出特别多的努力,对第一名也没有什么野心,觉得前几名挺好的。接着上了全市排名第二的初中、高中,高中偏科严重,文科班级前5,理科一塌糊涂(及格线徘徊),有时候也会对理科差感到苦恼,因为担心因此考不上理想大学。分科时毫不犹豫地选了文科,志向是做文科老师。最后凭着文科分数高,顺利地被省内最好的师范学校录取,读的是第一志愿汉语言文学,大二又辅修了第二志愿心理学。

父母对我的学习基本没操心过。

他们不要求我考第一,理科不好他们也不纠结,只告诉我需要补课就跟他们说(我直接说不用补课,我对数学没兴趣)。高考选志愿的时候,他们一致认为我选的两个专业很适合我,只是建议我把原本的第一志愿心理学和第二志愿汉语言文学调换一下顺序,因为心理学毕业不好找工作。事实证明,他们这个建议很靠谱。

但这种顺遂只是表象,青少年时期,我的内心经常处于波澜起伏的状态——时而飞上云间,亢奋不已,做什么事都自信满满;时而跌入谷底,极度自卑,感觉做什么事都比不上别人。上大学时,我才了解,我当时似乎处于躁郁症状。大学期间也经常受到这一问题的影响,有时候躺在床上,一整天都起不来,觉得人生非常绝望。这种情况在某个任务没有完成时愈发严重,一直到身边同学协助一起完成,我才会慢慢恢复。那个时候我就发现,我的执行、规划、自我管理能力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

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太喜欢成为闪光灯下的焦点,更喜欢一对一地教导别人。但考虑到以后一定会走上讲台,难得目标很明确,专业又对口,所以我有意识地在学校培养了自己当众说话、授课的能力。每次微格教学都努力地准备,参加了校内的很多演讲、教学技能比赛,虽然没有获得好名次,但确实锻炼了我的胆量,提升了我的口才,所以后来实习、工作时,过渡还是比较顺利的。

毕业前有两段实习经历。

第一段是去报社做了3个月的实习记者,基本就是体验生活,我自我感觉做得不好,带我的记者也觉得我太腼腆,不懂得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不擅长与社会上不同的人打交道。三个月后这段实习就无疾而终了。

第二段是在我母校实习,母校升级为全市第一的初中,能进去的都是每个小学的佼佼者。我很享受和这些学生在一起的感觉,他们身上的灵气、活力、纯真和善意,都感染着我,让我觉得特别幸福。这段经历更让我坚定了做老师的志向。

但是当我回到办公室,看到10年前教我的老师还是坐在当年的办公椅上,做着同样的事,上着同样的课,一份教案可以用很多年,她们聊的问题也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问我的问题则是有没有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之类的,我就隐隐约约觉得,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似乎能看到,如果我进入这样的学校,未来就一眼看到底了。

大四时开始找工作,基本锁定在教师岗位,当时忽然很自卑,觉得什么都比不上别人,但还是很努力地投简历、参加教师招考。找工作的经历有三件事让我很自豪。

第一件是我制作的个人简历每一份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会提前浏览目标学校的网站,收集各种学校信息,甚至把学校的校徽截下来,放在我的简历中,所以很多学校的招聘负责人看到我的求职简历都很惊讶,说这么有针对性,其实他们不知道我袋子里的几十份简历都是专门针对对应学校的。后来有些应聘者主动找我要了电话,希望以后能保持联系。这段经历让我明白自己的用心别人是看得到的。

第二件是我后来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一间广州公校的笔试,而我亲戚有关系能帮我顺利通过面试。但后来我拒绝了,一方面是因为之前的公校实习经历,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这样做对其他应聘者不公平,而且就算我以后在这个学校有成就,别人也会认为我是靠关系进去的。后来我跟我亲戚发短信,其中有一句话是“您靠自己的努力获得如今的成就,我也希望如此。”当时我的那位亲戚对我大加赞赏。我父母后来听说了,也认为我做得很好。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后悔这个决定。我认为我从中获得了独立自主。

第三件是后来我选择了教育培训行业,而在此之前,我自己为了了解这个行业,专门收集信息,做了一份行业报告,现在看来那份报告非常稚嫩,缺乏足够数据和事实支持,充满主观臆断,最后很直觉地得出结论是“①这个行业大有可为,将在未来20年快速发展;②行业即将因马太效应而发展出几个巨头公司,龙头企业将引领市场;③由于市场化竞争,优秀教师将得到足够重视”。

后来我发现我似乎具备这种看到未来趋势的能力。

当时面试一家教育培训的上市公司,HR负责人专门留了她的联系方式给我,表示对我的欣赏。后来这家公司的副总裁终面,我没有被录用,那位HR还觉得很可惜。但那位副总裁没有录用我的原因,我如今想来,大概也能猜到。我明明应聘的是语文老师,却不重点考查我的授课能力,而是用无领导小组面试的方式,讨论教学管理问题。和副总裁交谈时,他也跟我说是该公司刚进军广州,希望发掘有潜质的未来领导者。而我跟他交流的时候,显得很腼腆,也没什么野心,明确自己志向是做老师,估计他觉得不合适。而我当时也已经拿到了目前公司的offer,所以没被录用也没有特别失望,只是当时觉得有些困惑,不知道自己问题在哪里。

毕业后正式进入目前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在当地属于地方龙头,全国市场份额排名前五。

一开始在初中部,由于由于初中教师过多,培训了1个半月之后,人资找我们这批实习生谈话,要求我们做出选择——调到小学部,或者离职。当时同期实习生有的觉得难以接受,直接走人了,而我觉得只要做老师,都可以尝试,只是担心自己能不能教好小学生。所以稍微犹豫后就继续留下来,调到小学部。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接着到了小学部,暑假大概用了1个月时间适应小学班级制教学,秋季开始我的领导就告诉我,有些家长指定要我教。于是基本就正式步入教师生涯了。我自己总结,我本身表现力没有很多老师好,也比较慢热,但我一进入状态,就会渐入佳境。而且我是发自内心喜欢学生,学生应该也能感受得到。跟家长沟通的时候,我没什么营销意识,就是想帮助家长剖析孩子的问题,发掘孩子身上的闪光点,再加上辅修教育心理学,对这方面感兴趣,有所了解,能提供较好的建议,所以家长也挺信任我的,自然而然就报读了。

入职半年后,班级制教学的老师被允许带一对一个辅,很多班级制老师嫌一对一课酬低,都不愿意接,但是我却乐此不疲,一下子接了6、7个个辅学生,在一对一教学的时候,我觉得我是最自在的,可以发挥我的所有优势,深入了解一个孩子,有针对性地给予指导。

这段时间每天都很晚回家,但心里却觉得很开心,感觉通过个辅,自己进步也很大。

在这段期间,我的领导是一位非常强势的女强人,以前是学校的校长,退休后来到我们公司带小学团队。她做事雷厉风行、说话直截了当,我判断是ESTJ。说实话,我很佩服她,但是我觉得不太适应这种领导风格。幸好我教师工作做得还不错,所以没有挨批评,但听说其他同事曾经被批评到哭了。

入职一年后,公司成立优等生升学项目,要求遴选一批老师进入新团队,我由于表现还不错,被选入这个团队。一开始带领我的领导性格温和,真诚善良,但是感觉业务能力一般。她离开后,带我最长时间的领导出现了。她是我非常敬佩的领导,是一个各方面发展成熟的INFJer——有情怀(真心热爱教育)、有能力(能上课,能管理)、有经验(多次创业者),有眼光(后面会提到),而且和她说话令人如沐春风,所以我一直跟她到现在。

在做教师期间,我基本一直比较顺利。但后来她似乎对我有过高的评价,把我理想化了。入职两年后,我在她的期望下,选择转型为研发团队成员,后来又在她殷切鼓励下,升职做了研发团队团队管理者。

那段期间我感觉非常困惑——让我一个人做研发,我是很乐意的,在有人带队的情况下,我也能够胜任。但是忽然要我做一个研发团队的管理者,根据市场变化指明研发方向、设定研发目标、规划研发任务、控制研发节奏、处理团队内外关系,我就觉得力不从心。

我的下属都是资历比我深、教学经验比我丰富的老师,她们心里也不一定服我,我也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很大的怀疑,一直觉得我的领导高估了我的能力,更害怕我的领导对我失望,结果也不尽人意。当年的绩效评估很一般。

入职三年半后,我的领导接待了一个外部团队,并深深为他们的语文教学产品所吸引,在我领导的坚持下,公司总裁同意了引进这个本来不被看好的教学产品。而顺理成章的,我的领导把我抽调出研发团队,进入了这个新项目,从0开始做起。

简单来说,这个一个文学经典导读课程,我和领导都深深被这个天马行空的课程吸引了。于是我和同样志同道合的一帮伙伴开始了艰难又幸福的“开荒牛”工作。没想到的是,这个课程深受高端家长和优秀学生的喜爱,总裁当机立断,让我们成立子公司,于是,作为创始团队成员,我成为了这个子公司的股东之一,薪酬待遇也水涨船高。

入职第七年,也就是去年,由于公司业务拓展,我被外派到深圳开拓该项目的市场,深圳本身有小团队,教师团队也有领导者,所以我以平级的身份加入这个教师团队。

本来是协助做师训的,没想到刚来不久,就受到家长学生欢迎,深圳的领导一下子给我排了史无前例的13个班,跨越多个年级,基本我从周二到周日,不是在备课,就是在上课,没有一刻是真正可以休息的。这让我非常崩溃,虽然我确实喜欢教学,但是这样超大负荷的工作压力和强大,让我喘不过气来,感觉自己在不断输出、透支,能量却得不到补充。

虽然我的年收入涨到45万,但一点也不开心。

与此同时,我们这个团队,从教师到营运到市场,基本都是感知型P,没有判断型J,工作没有章法,计划性、执行力都不足,做事情往往虎头蛇尾,在深圳这个高效率的城市,战斗力实在不足。其他机构的类似项目做得越来越好,而我们深圳校区只是靠着几位名师单方面支持着营收,我自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可奈何。

一方面是教学消耗过多精力,另一方面,我也确实不擅长这方面的工作。

正因为如此,我陷入了悲观状态,觉得自己很无助,明明看到问题,却无法解决,而广州一时半会又无法找到适合的外向判断型EJ人才过来管理团队。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加上这个行业竞争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清华北大海归人才进入这个行业,互联网技术不断发展,我觉得我随时随地会被淘汰。

简单介绍一下副业。

由于经常对未来产生悲观情绪,所以我很担心自己或家人会有什么意外、疾病,于是从毕业开始了解保险行业和产品。深入了解之后,我才明白保险本身是真的能帮到人的行业,只是保险业的代理人制度是“成也萧何败萧何“,把中国的保险污名化了。所以花了一年业余时间,自学了保险常识。

后来,公司人资因此邀请我在全公司开一个线上保险常识讲座,很多同事因此找我咨询保险。我顺便申请了线上销售保险产品的资格,由于平时在公司风评还可以,而我也确实真心真意地帮助他们找最合适的产品,认识的同事都很信任我,愿意找我购买保险。所以去年在主业之余增加了1万左右的收入。但今年基本没有精力了。从这件事我认识到,只要是我认为能帮助他人的领域,我就能学得比较好。

1.是否走管理路线?我的领导希望我走管理路线,但我没有野心,目前也没有这个能力,到底要不要走这条路呢?走的话对我职业发展当然有帮助,教育培训行业不缺好老师,缺好的管理者,但我真的适合吗?我感觉很困惑。

2.继续走教师路线?一直做老师,做到讲不动为止?这属于我的舒适圈,但是这样的做法真的能持久吗?我什么时候被淘汰?我的身体熬得住吗?我对此感到悲观。

3.走专家型路线?说实话,虽然我不畏惧班级制教学,但我最喜欢的的还是一对一的工作模式,尤其是一对一与家长沟通、梳理、解决孩子的问题。我是否要继续进修心理咨询的研究生,转型为偏教育方向的心理咨询师呢?

由于之前辅修心理学的经历,认识了母校几位心理系老师,目前也一直保持联系,要去母校读心理学研究生操作上有可行性。但我觉得这个转变太大了,目前工作状态也不可能,又舍不得目前较高的收入,所以不知道怎么着手。(但我专门开辟了每周一天一对一接待家长的活动,坚持了一个学期,收获挺大)

4.目前针对深圳团队的情况,我能做什么?我找了我的领导(那位INFJer)谈目前情况,她也在调配资源,但是估计没那么快,管理人才太难找。我感觉很悲观。

希望驭爷能指点迷津,万分感谢!


你好,Leo:

我们先尝试着从你的经历中,盘点出部分其他小伙伴可借鉴、有启发性的关键节点。不论是你收入、处事心态,还是心智模式均有利于INFP读者们寻找往前走的一种参照和指引。

1、Fi结构的原生家庭。

父亲ISFP,母亲INFP,双亲均为Fi,既不虎爸也不熊妈,都是特别温柔的关顾型人格。因此,他们为你营造了自由发展的成长环境:

——“他们不要求我考第一,理科不好他们也不纠结,只告诉我需要补课就跟他们说(我直接说不用补课,我对数学没兴趣)。高考选志愿的时候,他们一致认为我选的两个专业很适合我,只是建议我把原本的第一志愿心理学和第二志愿汉语言文学调换一下顺序,因为心理学毕业不好找工作。事实证明,他们这个建议很靠谱。”

所以,你童年的7件小美故事,像是《小妇人》里的美格她们的生活一样让你内心丰盈。7件记忆清晰的事件应该是你童年的缩影,缩纳你充满快乐的童年时光,这些体验又堆砌了你现在的阳光和心怀美好。

很多我们的INFP小伙伴则跟你很不一样,我们的童年有不少关于虎爸熊妈的记忆——我们的记忆里更多的是不开心,甚至是心理阴影。至此,有两件事情值得我们思考:希望驭爷频道为人父母的读者们反思笔者的成长环境,优化自己家庭教育模式;二是希望INFP读者们意识到,若能抽离负面情绪,让自己投入更多时间到快乐的情绪中。那么,将更能纯粹地、踏实地、貌似傻傻地做好眼前的事情,取得很多“意外”进步、认同和成就感。总之,不是根除过往阴影,也不是消灭负面情绪,而是拔高心智能力:这些阴影和负面可以伴随着我,我也不指望打败你们。但我没时间跟你们周旋了,我要将自己投入美好中,顺便也可以带上你们。场景化体验和具体方法,可参照《美丽心灵》纳什的处理方式。

2、天赋发挥需要借助一些技巧,而这些技巧是可以练习的。

“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太喜欢成为闪光灯下的焦点,更喜欢一对一地教导别人。但考虑到以后一定会走上讲台,难得目标很明确,专业又对口,所以我有意识地在学校培养了自己当众说话、授课的能力。每次微格教学都努力地准备,参加了校内的很多演讲、教学技能比赛,虽然没有获得好名次,但确实锻炼了我的胆量,提升了我的口才,所以后来实习、工作时,过渡还是比较顺利的。”

笔者以上的练习经历,值得INFP们借来参照自己:不少INFP其实很清楚自己适合的领域,比如心理学,也买了很多这一主题的书,但控制不住自己的拖延和懒散。导致能力不见长而不得不重复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内容,而这样的结果又负面循环出更大的抑郁情绪。因此,要认真警惕自己的行动力,只有行动才能丰产阳光、踏实、满足等精神食量。如此,借行动储蓄自信的种子,再让自信生长更多自信,方能逐步稀释甚至打败童年的阴影、成长的不快,成为更加自信、充满活力的高阶INFP,获得笔者那种社会美美的心怀天使的意识常态。

3、选对领域,遇到伯乐。

二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选对领域?知道自己适合什么领域,对知道自己INFP类型的读者而言并不难。难的是,也正是这部分我想跟INFP传达的内容:结合天赋、兴趣和优势,锁定自己的真爱领域,然后,哪怕当前做着并不满足的职业,但业余时间要坚持积累真爱领域对应的技能,让自己有真才实学。其余的,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对于伯乐,只要持续积累进入真爱领域,相对于盲目择业更能遇到同样热爱这一领域的同类型前辈或上司。比如,心理学社群里的大多数人是NF或NT,公益社群里则大多是NF或SJ。因此,遇见赏识自己的伯乐的大概率通道,依然是“积累,然后进入真爱领域,并非苦苦寻觅。”

以上是基于笔者经历的3个值得我们INFP反思的内容。接下来,针对笔者当前困扰谈谈我的看法。

1、继续做教学是你非常擅长的优势。该路径压力不大,驾轻就熟,随着沉淀最终可以走到教学专家类角色,不断提出新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从单一教师授课到深化教学模式,完成点线面的接连转型,持续探索更新、更具创新性的工作内容,满足感毋庸置疑。

2、进修社会、教育等心理学,可加持你成1中的教学、教育专家;也可转型为心理咨询师,8年教学经验也可以为这一咨询辅导角色背书,可加盟咨询机构或组建自己的工作室。

我的建议是临危受命,压缩课时,接下管理工作。管理体验可以提升你的统筹外部竞争和内部事务的能力;让你的态度类型(EI)发展得更具表现力;同时还能高度分化你的功能类型:招聘和用人环节可充分练习你的洞察力,也叫伯乐才能(Ne);分公司的利润指标会倒逼你不得不审视并调整招生、师资配置和考核、制度优化、教学模式、营销推广等各个模块——刻意练习你的J、Te、Ti、Fe。

若是这一步你走顺了,你会惊叹于自己的能干。重要的是,这些体验和成长,对你以后做1、2那些职业,对你日常交际或哪怕谈恋爱和建立亲密关系都是如虎添翼的弹药库。而这一难得的历练机会目前就摆在眼前,1、2中的理想职业以后有的是机会去追求。

若拾起管理,需切记减少教学时间,把时间腾出来进行深度的全局思考。然后,暂不建议看管理书籍,最好每天跟你老大打个电话,告诉她你的担心和想法,先不要盲目创新,用一个月时间掌握你老大的管理精髓再加入自己的理念;等内部顺畅以后,多走出公司,去跟同行教学机构的负责人去喝茶,聊行业、聊管理,聊未来。如此,有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你老大还牛掰。

你会因压力过大而崩溃吗?不会的,因为你在为一个组织的基业长青在战斗。如你所言:“利他的事情,特能激发你的能量。”你不喜欢目前的压力状态,想做自由人?没关系,走完这一波,你将获得更强大的本领,之后想怎么自由就可以怎么自由的真才实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