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妹子的逆袭(英雄联盟随记)七

黑帮狂花 厄运小姐


对天发誓啊,那个时候我对乐乐此人,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就只是单纯有那么一丝丝一丝丝的触动而已。毕竟都未曾谋面呢,万一对方长成一副万径人踪灭的模样,就算我算不上是一个颜控,也没有拿长相当饭吃这种觉悟,但要是长得让人吃不下饭那也绝对是没戏啊对不对?

乐乐虽然当时爱抢我辅助,但他自个儿开始接触英雄联盟的时候就是打AD位,慢慢玩下来五个位置也就都会了点儿,不过最擅长的还是AD。

离了法拉利车队,每次单独和乐乐玩的时候也大多是我辅助他。

印象特别深的是他的女枪和老鼠,那时候女枪W技能还带重伤效果,每次对面有奶妈,我担心消耗不过的时候他就能特别淡定地告诉我:“上去就是干,他们打不过我们。”

然后下路乒乒乓乓4P大战,浪输了俩人趴地上。我一般怀揣着“下路出事辅助主动背锅以防意见分歧不欢而散”的原则,刚说一句对不起,他就先一句:“我的,上得急了。”

于是下路始终气氛祥和……

游戏里的生死关头其实挺能真实反映出来一个人性格的,要是AD坑了我,我自问做不到能心无芥蒂地揽锅,因此,对于乐乐那种始终平和的心态,我是很佩服的。


有那么一天,他忽然问我:“你是不是家在X市?”

我确实在闲聊的时候提过一次,当时有点懵,又有点奇妙的预感:“对啊,怎么,打算过来玩儿啊?”

他说:“我下个月出差去X市,你既然在,那正好,我都不用找导游了。”

我楞了一下,那时候压根没联想网上各种新闻报道的“女子出门见网友被XX”之类的新闻,纯粹是有点儿紧张又有点开心:“啊,好啊,到时候确定了你和我说一声我去接你啊~”

失恋之后,我才发现我平时实在是太特么的深居简出了,细数身边可攻略的男生,竟然翻来覆去都找不到。因此,我决定痛改前非,坚决不再消极对待男性友人,万一哪个就让我给撞上了呢?

但是挺不幸的,当时就俩人随口这么说了一嘴,之后几天,这货居然基本销声匿迹了。恰巧当时我要出门旅游,玩撸啊撸的一定都知道,游戏里面说话只能是在对方在线的情况下,对方不在线压根调不出来对话框,更别提留言什么的了。

因此,两个粗心大意根本没有互相留联系方式的SB,就这么失联了……


那段失恋的时光,如今想起来也是挺有滋味。

出门旅游一趟,火车上勾搭一帮同路去实习的帅哥一起打三国杀,回头又加了QQ一起撸啊撸。

穿坡跟凉鞋爬山,生生走坏了一双陪我三年的鞋子。

吃十块钱四个的烤生蚝,配着薄荷冰粉和生啤,细嚼慢咽蒜香辛辣、鲜嫩肥美的蚌肉。

吃六块钱一碗的正宗螺蛳粉,被店里酸笋气温熏得差点吐出来,入口却极是酸香鲜美,让人舍不得放下筷子。

吃十五块钱一份的田螺,用牙签细细挑出螺肉,黝黑的螺肉看着不起眼,可却好吃得连我家小弟都要吮指头……

——吃吃吃,就知道吃!

说好的勾搭帅哥呢!一说吃的就跑题!行不行了!

好好好,回归正题,那段令人心酸也让我胃酸的时光,所幸不是太难过,只是那么多的美好全部都用来弥补这段亏空,确实也没能让我好好享受这些美好的事情。我当时不过是求,不要那么痛……


等我旅游回来,已经是“下个月”了,我天天都会上电二看看,那个人上线了没有。

那个时候我和乐乐之间压根没有固定的称呼,只好说是“那个人”。“乐乐”俩字是我后来机缘巧合才知道的,而且比照了一下本人之后,这俩字让我足足笑了半个小时……

他当时ID叫“so迪斯”,我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这货的名字的意思是“原来如此”的音译,只是凭着我文艺二逼女青年的直觉,觉得挺霸气,为啥呢?冥王哈迪斯呀……后缀都是一样的嘛。

但是那个人好像真的就此失踪了,眼见着一天一天过去,马上到本月中旬,仍然不见他上线,更没有一点点消息。

像我这么单纯的人,当然不会联想到“是不是出车祸了”之类丧心病狂的画面。

我只是恶狠狠地想着:肯定是被女朋友抓住玩游戏直接打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