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东京湾14

如素

“蝴蝶宝贝,你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属于我一个人呢?”

每次见面凯斯总会不厌其烦的重复这一句,这是问句也是种期待,尽管他知道沈清见并不爱李子高,但是作为男人他不能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不管是什么至亲好友还是多年邻居。

他曾和学校的好哥们在宿舍喝酒酒醉后也说过“我tm到底算个什么东西!”这类气话,其他人当然似懂非懂,这其中苦闷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觉得这种状态太窝囊太委屈,可是又停止不了也解决不了,这真感情一旦放出根本收不回来,而且只有越放越多,越走越退不回来。 他又该怎么办,其实他和清见同命相连,这心里的苦水都不比对方少,只是他觉得自己的苦是清见看在眼里明在心里的,可是沈清见的苦闷原因他肯本不知,连边际都触碰不到。清见为何逃避不愿梳理清他们感情关系,他怎么都搞不明白。

“你离开他好吗?你不需要和他在共处一室,我可以从现在的宿舍搬出来,我们去找更大的房子,我们也可以一人一间,其它的你不用操心。” 沈清见每次遇到这种状况就开始不知所措,她心里也很向往和凯斯无所顾忌的在一起,但她不能面对李子高和絮叨的母亲。

很快到了期末,各班级有一次考核,之后会根据所有人的成绩下半学期从新分班,这样学校可以更好的给大家安排不同进度的课程,考试结果在放暑假前公布,考试成绩差的同学被分到B班C班,以此类推。大家按公布栏上的排名找自己的班级上课就坐,清见和凯斯的成绩比较靠前只有一分之差,还是一起留在A班。

“米雪,你也进A班啦,呵呵真好,我也在我也在,过来这边和我一起坐呀!”沈清见顺着话音望去,是那个宝岛的胖妞吴心怡,话音未落,米雪进了教室,她没理会吴心怡热情,径直走到清见和凯斯后面坐下了,像是故意的,吴心怡倒是习以为常被米雪忽略,甚至觉得她作为米雪的闺蜜还有很多做的不够好的地方。

说不上缘由,这个女生的再次出现让清见觉得很不自在,总觉得她和凯斯的世界硬生生的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突然间心神不宁,她刻意的让自己无视这些,回头看看凯斯,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当她确定了他眼里仍旧只有她一个人时,猛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她定下神,理顺自己的心绪,让呼吸慢慢的均匀的吞吐。 一节课时间嗖地就过完了,原来A班的同学很快就和别班转来的同学熟识起来。

课间休息清见起身去洗手间,走廊里A班的两个男生用日语聊天,一位曼谷一位内地,聊天的内容大致围着班里转来的女生开展,长相如何,身材怎样,米雪的名字出现好几次,清见装作没有听到,抬着头一脸不屑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心想男人就只会关心女人的长相,心灵美有内涵,这些原本美好的褒义形容词,现在都会被他们拿来开玩笑,去形容没有美貌的女生。

“一群没见识的!”清见心里冷冷的冒了句。 内地的男同学看到清见过来嬉皮笑脸的用中文说:“美女经过 小的让开,前方左拐是卫生间,请用请用。”清见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甩了句“无聊”。 清见刚进洗手间没几秒,听到有人进来。 “米雪,你说那个沈清见和凯斯到底什么关系,我看凯斯很喜欢她的样子,沈清见嘴上还不承认,她一天对人冷冰冰的,还带点病怏怏的高傲,以为自己是再世林黛玉呢,真的,她比你差远了。”吴心怡开心的拍着马屁。米雪没说话冷笑了几声。、

吴心怡很珍惜和米雪的友谊,这种友谊本身就来之于不平等的关系,她崇拜米雪的盛气凌人饱满的美丽,正是她难及企及的,觉得米雪愿意和她做朋友想起来都会感激的落泪,这种友谊搭配在女性中太多了,大多都是个高傲的美女身边陪衬位相貌平平黯然无光的忠实女粉丝。这组合大多也称之为闺蜜。

清见听到吴心怡的话有点气恼,想推开格挡门径直出去,但迟疑了下没有出声,等米雪和吴心怡出了卫生间她才出去。 她不是怕面对她们,实在是懒得纠缠这种是非,浪费口舌,浪费时间,她和凯斯的感情不需要别人理解,就连和她最要好的朋友叶子也没有谈论过这些,虽然很多都是心知肚明,可从来没有当面谈起过,对于和凯斯的感情她自己心里也有一块隐晦无法面对的灰色地带。

时间有时你想让它慢点过的时候,它偏偏过得很快,想快的时候却硬是和你唱反调似的度日如年。 李子高在国内的半个月看似安排的很稠密,处理公干,陪家人又看望清见父母,这内心其实心急火燎,巴不得几天当一宿过,他放不下清见,担心她一个人在那边的生活,与其说放不下倒不如说是不放心。

清见却遗憾日子太快,转眼李子高马上要回来了,她又要回到之前那种混沌纠结的感情世界里,她不想面对这些,没有目的一边用力逃避,一边用力去爱,全只使出蛮劲没有余力思考。 她和凯思的爱,似乎只建立在她微乎其微的,那一些时有时无的勇气上,这分钟有,下一分钟也许就会因为一些其他不可抗拒的情感摔得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她觉得她不配去享受这份单纯炙热的爱,这份爱微弱的随时会消失殆尽。 课余时间清见在一家便利店打工,店长是个每天一身正装西服革履寡居的日本中年男人,他开着一辆老式奔驰早上九点前准时到店里备货盘点,对待员工总很温和,刚去打工因为语言的关系清见常会有给客人找错钱多找钱的经历,按规矩说都要从“时给”(薪水)里扣,但是店长从来没有扣过清见的薪水,也许是因为这只是一个小的便利店,每天的流水单价出入都不会太高,客人也很少用一万日元大钞来购物。

" 蝴蝶宝贝!哈鲁哈鲁!"凯思在便利店玻璃橱窗外冲清见招手,另一个手里提着装着速食面的塑料袋,那笑容至始至终印记在清见的心里,和每次上下电车挥手再见时的笑容如出一辙,甜暖心扉让人心疼。 "宝贝几点下班,周末我陪你,肚子饿不饿,休息时我们一起吃宵夜,不过我只有速食面哦!"

清见看看手表和打工的同事交接工作,从货架上选了一个凯斯喜欢的金枪鱼饭团和一包起司鱼肉肠,自己打好价钱付账,和凯斯一起坐在窗边等着泡面泡好,店长一脸敦厚的笑容从货架后的小办公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从仓库里取出的一罐啤酒和一瓶午后红茶,笑容可掬的放在清见和凯思面前,示意请她喝的,清见微笑着感谢店长的客气。

“看,谁说日本男人小气来着,我们店长经常请我们喝东西,待员工一点也不苛刻。”清见得意的冲着凯斯小声说道。

“哦哦,那是看你可爱漂亮喽!”

“屁啦,你又思想猥琐了。”

打完工清见和凯思手拉着手肆无忌惮的走在东京街头,无人会迁怒于他们,他们是名符其实的恋人,谁都不能生出一丝怀疑的眼神连质疑都不能够有,所有人都不能怀疑,清见希望得到每个路人的认可,店长刚才对他们的微笑,和每个路人有意无意看他们眼神都能给清见无比安慰,她需要肯定,需要所有人的肯定,她可以爱,可以爱他,爱凯思。

头顶有阳光,手里被另一只温暖的手用力紧紧牵着,这一秒夫复何求,即使天毁地灭又怎样呢。

我爱他,我想爱他! 清见的心里在咆哮撕裂的呐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