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的爱情故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注意到那个姑娘很难。

并不是所有能吃的顾客都是胖子。满脸肥肉跟着腮帮子抖?嘴上一圈油亮亮?眼前这个才不是。

姑娘实在算不上胖,还能看见手背薄薄的皮肤下纤细的骨头,长指纤纤,拿着筷子快速将食物送进嘴里。姑娘吃得专心,不一会儿,几个盘子就见了底。吃过这一拨,抽了纸巾擦擦嘴,等着下一拨菜送上来。

陆骁本是个话不多的厨子,在这个不算大的饭店也待了小半年,因为他的好手艺,饭店多了不少回头客,他的薪水也涨了不少。

那些回头客里,冲着陆骁的脸来的不少,男的女的都有,星探什么的也会劝他不要浪费老天的厚爱,陆骁只是按了烟问,完了么?

被追问烦了,陆骁干脆辞职,一技傍身,不愁温饱。这家店的老板也是个会来事儿的主,明里暗里帮着陆骁躲了不少清净,陆骁才有了在这家饭店长干的打算。

能注意到那个姑娘,是因为差不多每天晚上接近打烊的那一个小时,陆骁都要烧几个不怎么好做的菜,最开始以为是客人故意为难,可跟前台打听,来的只是一个小姑娘。

姑娘看着不怎么起眼儿,头一次来点菜的时候就问,你们还有多少食材?

点单的服务员心想你这什么意思?打量了姑娘,心里直嘀咕,就这小身板儿还怕喂不饱你?

结果姑娘点了四个菜,说先这样,等会儿再说。

菜倒是不难做,却是挺考验厨师的基本功,陆骁手上有工夫,不一会儿,四个菜陆陆续续就上齐了。姑娘先是每盘菜都仔细尝了尝,然后点点头,招手叫了服务员,点单。

服务员楞了一下,您带走?

不,店里吃。

您一个人?服务员瞪大了眼睛。

姑娘从菜单里抬了头儿,看了看服务员。我有钱,不会赖账的。

服务员心想我是怕你吃不了浪费。手上也没闲着,盯着ipad啪啪啪,又下了四个菜。

点完菜等着第二拨菜的这会儿工夫,姑娘就着米饭,把最开始点的四盘菜都吃掉了。

下单的服务员开始跟其他伙伴咬耳朵,看不出来,这姑娘真能吃。

等第二拨菜上全了,姑娘又要了碗米饭,专心的开始吃。等都吃完了,姑娘一抬头,所有服务员都瞪着眼睛看着她,她像是习惯了这些目光一样,擦擦嘴买单走人。

再后来,姑娘差不多日日都来,却不再点那么多的菜了,三四个菜,就着点儿主食,一会儿就都吃干净了,吃完了也不多待,擦擦嘴就买单走人。姑娘食量也算不上特别大,只是每天晚上了还吃这么多,关键人家吃多了还不胖,店里有年轻的店员,看见过网上流传的大胃王的视频,等姑娘专心吃饭的时候,拿了手机开了视频,把认真吃饭的姑娘录进了手机,姑娘一抬头儿,年轻的店员手机还举着,姑娘眉头皱了一下,叫来了老板,老板赔礼道歉,让店员删除了手机里的视频。

姑娘擦擦嘴,说了来店里吃饭这么久除了点单以外的第一句话。我能见见烧菜的厨师么?

老板这边因为视频的事情还怕姑娘不依不饶,听了姑娘说要见厨师,马上让人把陆骁给请了出来。

陆骁之前跟服务员打听过,知道有这么位客人,听到客人要见他,还想感谢下客人长久的支持。

看见陆骁,姑娘倒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表情,平静的脸平静的表情。你可不可以给我做饭?

陆骁愣了一下,老板也楞了,心想你这是当着我的面儿挖角啊!两个人一时半会儿谁也没吱声。

姑娘蹙了蹙眉。给我做饭,当我的私人厨师。

陆骁眉头紧了紧。不行。

哦。姑娘也没再多说什么,买单走了。

姑娘还是差不多每天都来,每天都三四个不怎么好做的菜,却没再要求见厨师。

一天饭店照例招待过姑娘后打烊了,陆骁换了衣服从饭店后门走了,在后巷抽完烟,陆骁转了方向往家里走。路过另一家饭店,陆骁瞟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堂只剩了一桌客人,是那个天天都来吃陆骁烧菜的姑娘。姑娘面前大概有两盘菜,正在认真的吃。

陆骁有点蒙,自己刚刚做了四盘菜,姑娘也刚刚吃完饭店才打烊的,转眼,姑娘又在另一家饭店吃上了。这姑娘是不是......让鬼上身了?陆骁小时候听过这样的故事,鬼上了人的身,人吃多少都不会长胖也不会觉得饱,直到鬼把人的精气消耗殆尽,人就会死掉。

姑娘吃完了,买单出门,正撞上楞在一边的陆骁。

看见陆骁,姑娘面上生出一种被撞破的尴尬,眼神躲了躲。

你......没吃饱?

姑娘抬头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嗯。

那怎么不一次,我是说,我手艺还不错,你可以多点几盘菜。

我吃太多了。姑娘紧了紧背包的带子。会被当怪物。

我认识个很厉害的大师,你要不要去见见他?我可以给你联系方式。

姑娘面上泛上疲惫。我没有被鬼上身。说完转身走了。

陆骁意识到自己讲错话,赶快几步追上姑娘。抱歉,我没有恶意。

姑娘没说话也没看他,径直绕过他。

抱歉。陆骁再次道歉。

姑娘脚步没停走远了。

第二天晚上,陆骁掐着时间准备了食材,时间差不多,点菜系统的屏幕上刷新出四样菜,陆骁熄了烟,洗手上灶。

姑娘这边洗好手,乖乖坐在座位上,心里计划着吃完这一家,到下一家去吃什么?那家厨师手艺没有这家吃着顺口,今天才要了四个菜,等下去那家就只吃一个菜好了。正想着,点的菜被一盘盘端上来,姑娘准备动筷了,可是上菜的服务员并没有停下,除了姑娘自己点的四个菜,又多上了五个平时姑娘点的比较多的菜。姑娘有点楞,只见陆骁拿了两碗米饭坐在姑娘对面。

一起吃。陆骁没多说什么,率先扒起了白米饭。

谢谢。姑娘小声说着,也拿起了筷子。

一餐饭下来两个人并没有说话,倒是菜饭被吃的干净,其实基本都是姑娘吃的,陆骁只是做做样子。

谢谢你。姑娘眼睛弯弯的,一笑,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

两个人一起就没那么奇怪了。陆骁眉眼也柔和了起来。还有昨天抱歉。

姑娘笑笑,好脾气的模样。

接下来的几天,每当姑娘来饭店,陆骁就陪着姑娘吃一点,时间长了,两个人相熟起来。店里的服务员也打趣陆骁,说这个小姑娘好厉害,快要把陆哥追到手。陆骁却说,是我做好吃的把她骗到手。

虽然吃饭的变成两个人,为了不让大家觉得奇怪,两个人在店里先吃个半饱,等到陆骁下班,再陪着姑娘去别的地方吃,再后来,陆骁回家做给姑娘吃。

姑娘是做设计的,熬起大夜来没完没了,陆骁的好手艺也没浪费,把姑娘喂的看着皮肤白嫩,溜光水滑。

陆骁喜欢看姑娘吃东西,不抬头的认真,吃相却是斯文,速度倒是不慢,一口一口的,对于厨师来说,最大的褒奖就是对他所做食物的喜爱,姑娘用实践告诉陆骁,除了吃的,最爱的是陆骁。

恋爱刚开始的时候,姑娘总是想不通陆骁怎么会喜欢怎么看怎么普通的自己呢?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就跟在陆骁身后嘟嘟囔囔,陆骁好气又好笑,索性把姑娘的顾虑用一个吻都吻掉,再身体力行,让姑娘没力气也没心思再去想些有的没的。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你什么,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了,我只喜欢你,别人不行。姑娘听着这样的剖白,脸红跑开了,倒是再也不问陆骁喜不喜欢的问题了。

说到喜欢,陆骁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了这个胃口好的姑娘,可是说到姑娘哪里好,陆骁都是一脸不愿意多透漏的表情,看向姑娘的目光都柔柔软软的。问姑娘怎么会答应跟陆骁在一起,姑娘说,他愿意陪我一起吃饭,想了想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他还说我太瘦了,要多吃点,说完自己不好意思起来,捂了嘴巴咯咯的乐。

姑娘姓陶,陆骁就桃子桃子的叫,姑娘热爱自己的工作,陆骁热爱姑娘,为了更好的照顾姑娘,陆骁真的变成了姑娘的私人厨师,辞了饭店的工作,专心照顾姑娘。

姑娘不想陆骁失去自己的天地,就跟陆骁商量着,开了一个小的私人菜馆,名字就叫桃子的私房菜,来吃饭就预定,每天限量,又能挣钱又能有时间照顾姑娘。

刚开始生意一般,姑娘觉得是自己拖累了陆骁,陆骁用了几个晚上告诉姑娘,她才最重要。

慢慢的,陆骁的好手艺让小菜馆的生意好了起来,两个人的日子也慢慢步上正轨。

后来呀,陆骁除了要宝贝自己的桃子姑娘,还要宝贝一个小桃子姑娘,小桃子姑娘天生食量大,小小年纪就圆圆白白的一个,被小朋友笑话难过了,回家搂着陆骁的脖子不撒手。看见爸爸妈妈恩爱,小桃子问妈妈,将来要找个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呀?

桃子姑娘看看在厨房忙活的陆骁,郑重的告诉小桃子姑娘,一定要找一个愿意一辈子陪你一起吃饭的人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百六十行,混了近三百行;中国23个省,涉足了近二十个。以自我为中心,懵懵懂懂走过了三十年。乐,也无知;苦,也无知...
    吴居橍阅读 47评论 0 0
  • 我想悄悄走近她, 就像走近一枝丁香花; 她有她的端庄, 花有花的芬芳。 我不忍采下那只花, 也只好静静的看着她。
    Nikolas范二阅读 69评论 0 0
  • 当客户迈出第1步后,再迈出第2步就相对容易。因为人们在潜意识里面追求一致性。所以你要精妙的设计,让客户很容易就迈出...
    谢丽姝阅读 157评论 0 0
  • 第一次中秋节在家过、心情却不怎么美好、喜欢上一个让自己患得患失的小哥哥、
    昵称全被占用了阅读 109评论 0 0
  •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桃树的眼泪阅读 50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