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到头了

下午在玩凳子的时候,磕到头了。过程是这样的:她面对着靠背坐在小椅子上,身子前后晃荡;最近老喜欢这样玩,我都注意的比较到位,有两回快倒下去了,都让我扶住了。今天我本来就是面对着她,这样方便保护;突然看到她后边还有个没拆开的快递,于是就顺便过去拆一下,就在我拆的当口,她就顺着椅子的靠背倒下去了,我就这么看着她倒下去,看着她双手趴在了地上,头磕在了地板上,“砰”的一声响;接着便是她哇哇的哭声。我赶紧将她抱了起来。一个劲地哭,一个劲的喊爸爸。我心里啊那个自责和伤心啊!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着她摔了,应该说都不记得是第几次看着她摔着了。虽然说在看孩子的过程中难免遇到磕碰的情况,但我自己觉得我在看护过程中发现的情况有点太多了!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种情况?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摔着的情形:那天我和老婆刚吵完架各自生气,老婆在卧室里一边看着孩子,一边整理床单,孩子扶着床边站着,她才7个月大,刚刚能自己扶着站稳了。我一肚子的气走进了卧室,坐在了床边,她看我坐下来,想扶着床边走过来找我,我心里还想说:别找爸爸,爸爸这会不高兴呢!话到嘴边并没有说出来。可是就在这当口,她没扶稳,整个人直接往后倒了下去!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她倒下去了,像一要木头一样直直地栽下去!好在后面放了一个竹鞋架,她的后脑最后磕碰到了鞋架的最后一层,能听到那一层竹片回弹的声音,起了一个缓冲的作用,还好没有直接磕在地板上。但是毫无疑问,她磕痛了,而且被吓到了。马上就哇哇大哭起来,我赶紧把她抱起来,老婆又从我手上把她抢过来抱住,自己也开始哭了。 

后来的几次大多都是我单独带她的时候发生的。一次是11个月左右的时候,我在厨房做饭,把她放在婴儿车里,把车放在厨房门口,因为她一见不着我就会哭。没想到我转身切菜的时候,她估计是扶着门框想站起来,或者出来的时候从车里摔下来了。我看到她的时候,脸着地,身子趴着,两着脚还倒着靠在厨房门和车子中间。

还有几次是她一岁多点,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时候,走着走着自己就摔倒了,每次都是磕着头,不是前额就是后脑。有一次给她喂饭的时候,她头一歪没扶住又磕,又一次是在玄关的小桌子上玩,自己准备下来的时候,身体往前一倾摔了下来,那会她已经自己会爬上爬下了。

总结下来,大约是两类原因,一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比如和老婆吵架,或者有时觉得她不听话,心里暗暗生气的时候;还有一类确实就是完全没想到的情况。不管怎么说其实都是自己心思没有到位,没有集中;虽然在照顾过程中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全神贯注,但还是那句:我自己觉得发生次数有点太多了。

每次看到她摔倒之后,我内心都是非常自责的,最初我的内心甚至是非常愤怒的,是对自己的愤怒,尤其是我一个人带她的时候。我愤怒到可以不管她而自己对自己发火,自己用头撞墙。我觉得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又出差错,怎么又没有照顾她?后来慢慢地好一些。慢慢地接受了孩子磕碰总是难免的,最重要的是慢慢地接受了自己不是全能的。不是不能出错的。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愤怒,其实很简单,还是源自从小的经历,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被教育的时候都是不允许犯错的。在父母的强力管控之下。要么是这个危险不能干,这个不干净不能碰,要么就是捣蛋或者闯祸之后被责骂或者抽打。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母亲的大嗓门,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在被老人照看的时候这种情况也差不多。

其实我并不想说自己的父母不好,我反思自己的成长过程,对于父母的教育方式自然不认同,但在基于那个年代,在那个社会环境,基于母亲自己的成长经历和认知,我相信那是母亲能给予的最好的爱。而我需要做的时候自己跳出这样的轮回,不被自己的成长经历造就的一些无意识行为所左右,不把这样的方式继续放在自己的女儿身上。是的,这个过程很难,因为这是在改变自己,改变那个从出生开始接受并且已经溶入内心三十多年的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