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沈老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好啊,李瀚”余航冲李瀚打招呼。

“嗯,你好。”显然李瀚不想多说,转身走向宿舍。

“听说你是全国中学物理竞赛的冠军,好厉害啊!你是哪年参赛的?”

“你叫余航吧。”李瀚停下了前行的步伐,第一次直面余航。

跟余航白皙的皮肤相比,李瀚皮肤略黑,浓密的眉毛几乎练成一线,比余航略矮了半头,一双单眼皮,李瀚站的很讲究离余航几乎两米远,不需抬头看他。他虽然相貌平平,但一双深邃眼眸似有星辰大海,一身的傲气又足以拒人千里。

“你认识我啊!”余航感到兴奋,好似得到了极大的赏识。

“2036年竞赛的一等奖,听舍友说的。”说完,李瀚又自顾地向前走去。

“别着急走啊,你还没说你是哪年的呢?”余航像一个牛皮糖粘了上去。

“跟你有关系吗?”李瀚显得有些不耐烦,这次他没停下他的脚步。

“你走的好快啊,我快跟不上了?咱们加个好友吧,以后有问题可以一起交流。”余航加快了脚步,几乎小跑起来。

“不好意思,我没微信。”

“留个电话也行啊。”

“交流就算了,说实话,你不行。”撂完最后一句话,李瀚刷脸进了宿舍。只留下余航一人楞在原地,“你不行!”久久回荡在他的脑里。地处鲁西南,余航从小就深受儒家思想的教诲,“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敏而好学,不耻下问”都是他立世学习的恒言。

此时他稍稍有些苦涩,同是拿过竞赛奖项的人,他原本还有些沾沾自喜甚至有些小期待,结果人家根本看不上他,“果然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啊!”余航自嘲的说道。

“在人家宿舍门口傻站着干嘛呢,又不是姑娘的宿舍楼,等谁呢?”钱浩均离老远就看到了傻站着的余航。

“没干嘛,失恋了呗。”余航摆了摆手,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你小子还挺厉害,刚开学就勾搭妹子,哦不对,是汉子!”钱浩均顿时用奇怪的眼光审视着余航。

“瞎说什么呢,小钱,小心我打你。我是被李瀚给拒绝了,连微信都不给我。”

听到“小钱”钱浩均直翻白眼,“叫谁小钱呢?你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李瀚你都有意思。”

“别瞎说,这是‘强者’的惺惺相惜,你不懂。不叫你‘小钱’叫你‘大钱’可以吗?”余航嬉皮笑脸的问道。

“你就别想了,不是我打击你,那小子小学毕业就去参赛了,连拿了两年冠军,逼得举办方改了规定,以后只许16岁到21岁的选手参加。还有!”钱浩均收起了往日的嬉笑,变得严肃起来。

“还有啥?”余航也变得正经起来。

“别叫我‘大钱’,真难听”

“哈哈!”余航一边跑一边笑“那就叫你‘小钱’了。”

“你往哪跑呢?不吃饭了吗?一会就上课了,开学第一节课,你不会想旷课吧。”钱浩均冲余航大喊。

“课程:量子物理,地点:天山堂A302,将在15分钟后上课,请余同学及时到达。”戴在余航手腕上的smart watch 10(全息智能手表)微微震动,全息影像在弹出10s后又自动收回。

“你知道今天的老师是谁吗?”钱浩均在一旁问道。

“姓沈,好像叫沈泉,怎么了?”余航快步向教室赶去,没什么心思跟他闲聊。

“你可真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啊,这可是位大牛啊,博士毕业才两年就评上了教授,三年之后又评上了黄河学者,咱们物理院的准院士。”

“早就听说这里大牛遍地,没想到一位给本科生教学的老师都这么厉害。”余航心里想到,“哎,小钱!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不会是我校的间谍吧”余航戏虐的问道。

“省省吧,你自己孤陋寡闻而已!我来这偷盗什么?物理学的前沿知识,还是这些大牛的八卦新闻?我就是个混子,但求平安毕业。”

“还不快点,马上就上课了,你想第一节课就迟到吗。”说完,余航和钱浩均纷纷刷脸走进了教室。

“叮!叮!”上课的铃声响起,这是甘大的传统百多年未变。

“同学们,大家好!”一位俊朗的成年人缓缓走进了教室,教室内瞬间惊起了一片嘈杂声。

“咳!”沈老师清了清嗓子,并用手势止住了议论纷纷的学生们,“同学们不必惊讶,也许你们来之前都认为是全息影像教学,或者是线上网络授课。”话音刚落,教室里又激起了一片嘈杂声。

“对啊,现在教育改革,不都实行线上网络授课或者是全息影像教学吗?”余航疑惑地问到。

“是啊,但是一开始实行网络授课的时候,老一辈教师都不习惯,他们纷纷自主跑来给学生上课,年轻一辈的教师看老辈人都来亲自上课,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我记得教师们都住在市中心的校区吧,离这里可有百十多里路呢,也太辛苦了吧。”

“你说的那是10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交通不便利,教师们需要搭乘1个多小时的校车来上课,现在架设了真空磁悬浮管道,不到10分钟的事。”钱浩均神采飞扬的说道。

也不怪钱浩均这么得意,真空磁悬浮管是一项跨世纪的科技,极大缩短了人们的时空的距离,这其中就有甘大的贡献,也是余航来这里学习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是甘大老一辈教师的传统,同学就不要议论了,不管怎样授课,我的责任就是给你们讲好课,而你们的责任就是学好习。”沈泉继续讲到,“你们已经是大学生了,我的课没有签到,但是那些想着不来上课,就想通过我考试的是很难的,所以那些想蒙混过关的同学就省省吧。”

余航正好看到钱浩均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今天我要讲的是量子力学,那么我要问问大家有谁知道波粒二象性吗?”沈泉问出了本堂课的第一个问题。

第四章 吕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