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霜雪寂寒宵】第二十章、减字木兰

【前情】第十九章、花妆·屑·玫瑰:http://www.jianshu.com/p/e6a443026162

玫瑰花屑已成尘埃。

现在空气中弥漫的是另一种尘埃。

隔夜的雪地有些脏了起来,正如小女孩身上肮脏的斗篷。

小女孩趋步小跑,小巷比她的斗篷更脏。

任雪嫣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步速并不是很快。

她几乎敢确定这个小女孩就是从倪姑娘的房门里出来的。然而谈话时房间里似乎没有第三个人。

倪遥去了哪里?

这个小女孩是什么人呢?

任雪嫣不知道。

但有一件事很确定:倪遥的失踪绝对和她有关。

小巷愈发狭窄了起来。青石屋的房檐上,滴答滴答,肮脏的雪水,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此时天色尚未大亮。

小女孩突然停住了脚步。

任雪嫣见状,骤然将身形隐匿在墙角处。

她的动作很快,几乎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小女孩却不动了。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宽大的斗篷将整个身影隐匿在黑暗中。

任雪嫣也没有动。只是袖中的梅花刀已经褪到了手中。

她现在很清楚一件事——自己十有八九是被发现了。

空气竟如此安静。安静得能听见青石墙的缝隙中,脏水的滴答声。

任雪嫣深吸了一口气,两眼缓缓地向四周环视。

阴森的墙角,隐隐现出了一个人影;五十步开外,青石巷的尽头,影绰绰有人。

那个小女孩仍然静静地站着,肮脏的斗篷已经拖进了泥水,斗篷的下摆,一动一动,露出了一条猫的尾巴。

任雪嫣只觉得自己的脊背有些发凉。

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摊上事儿了……

暖玉生烟。

尹霜尘默默执笔,宣纸上笔墨横姿。

任叶桐倒了一杯温酒,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

“你拿笔的时候似乎比拿剑更熟练。”

尹霜尘凝神注视着笔尖的字迹,缓缓道:“有的时候,笔比剑更适合杀人。”

任叶桐端起酒杯:“你请我来,不是为了让我看你练字的吧?”

“当然不是,我是想跟您聊聊一件事。”尹霜尘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桌案:“孔雀庄主遇害一案。”

任叶桐举杯的手停了一下。

“你居然知道这件事情。”

尹霜尘道:“三日前午时,在小酒馆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任叶桐幽幽看了他一眼:“那日你也在场?”

尹霜尘微微一颔首:“那天我刚到雁门。”

“中午到了雁门,半夜便误入了我的宅院。”任叶桐冷笑一声:“真是巧的很。”

“您也许不信,但这真的是巧合。”尹霜尘沉声道:“不过有些事情,就不是巧合了。”

他说完这话,毛笔一放,将刚刚宣纸递到了任叶桐面前。 

字不多,只是几个名字。

秋月清,陈白石,盛三通,

东方遐,东方墨白。

以及一个划掉的“亻”。

任叶桐端详着这几个名字,杯中酒隐隐泛起了波纹。

“先父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不过,也许会对您有些帮助。”尹霜尘走近了几步,沉声道:“六年前我见过您一面,在京城。之后来拜访先父的还有三位,江州陈家庄陈白石先生,盛天府盛三公子,还有,孔雀庄主秋月清。”

任叶桐的面色已有些阴沉。

尹霜尘幽幽道:“霜天赏月宴之后,江湖传言,白石先生与盛三公子暴毙。”

任叶桐微垂着头,手指在桌案上轻轻敲了敲。

“有些事情,当然不是巧合。尚书大人不在了。和他有关系的那些人,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凝视着后面的两个名字。东方遐,东方墨白。   

尹霜尘看着那张宣纸,灰色的瞳仁微微颤动了几许。

“我知道您一向不过问庙堂之事。不过有些事您也许需要知道。”

“内阁首辅,东方遐。长子东方墨白,现神机营统领。”任叶桐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乱写这两个名字,可是要掉脑袋的。”

尹霜尘苦笑一声:“我这样的人,还会怕杀头吗?”

“也许他们无时无刻不想要你的脑袋。”任叶桐缓缓道:“内阁与六部素来不睦,这是我二十年前就知道的事情。当年尚书大人的弹劾案是赵王主使,至于内阁的东方父子……”

他忽然话锋一转:“秋月清遇害之时,孔雀山庄别苑的家丁似乎早已被人暗中调换,然而秋月清自己并不知情。你说可不可怕?”

“可怕,简直可怕的紧。”尹霜尘冷冷一笑。

“你也清楚秋月清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普天之下能做到这一点的……”

任叶桐止了言,目光落在“东方墨白”四个字上。

他的菱唇忽然勾起了一丝冷笑。

“难怪明月会说自己不方便讲。当真是不方便得很。” 

任叶桐思忖着,慢慢将字条捏成了纸团。

最后一个“亻”,在他的手中变得扭曲、消失了。

尹霜尘静静站着,灰色的眸子注视着他,眼神中看不出一丝变化。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您……要多加小心。”

任叶桐将杯中的冷酒一饮而尽,纸团投进了炉火之中,眨眼之间被火舌舔舐得踪影全无。

门外忽然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老爷,姑娘回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