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8):小蜜

(一)

昨天差点和小黑打起来,准确说应该是小黑差点和我打起来。

起因是我正开车时来了一个电话。

当时正在等一个电话,所以上车后就把电话放在杯架上。赶巧小黑正坐在副驾驶上吹牛,说她学习强国分数已经遥遥领先,稳居小组第一,第二名狂追了一阵子,已经彻底失去了赶超的信心。

一般遇到小黑吹牛,我都会用特别崇拜的口气由衷地说:厉害,小黑你太厉害了!

这次电话来得不是时候,顾不上由衷地表达崇拜之情,换上恳切的口吻说:快帮哥看下谁来的电话呗!

小黑拿起电话瞄了一眼,脸上表情瞬间变得复杂,阴阳怪气地说:赶紧停车接电话吧!

说完把电话往我眼前一递,我一看来电显示:

                            小蜜<<<<<

刚想告诉小黑,用免提接吧!没等说完,电话不响了。

老妈常说,这世上的事儿,无论大事小事,原本也没多稀奇,都是事赶事赶出来的。

此话果然不虚。

这分明是赶事的节奏。

请靠边停车,听着好耳熟

小黑:靠边停车吧!

我:干啥?

小黑:我下车您好接电话呀!我在车上怕多有不便。

看看这话说的。

我说没啥不便的,是你老公公的电话。小黑说打认识那天你就成天倒晚编瞎话蒙我,不管谁打的,你方便接我还不方便听呢!

别,今儿这电话您还非听不可了!

停车之后,免提给"小蜜"打回去,电话里传来老爸闲得五脊六兽的声音:没事,你妈问你啥时候到家?

不是…爸…你…,打电话不花钱吗?

小黑都被气笑了:瞧你们这一家子,加一起快200岁了,老的小的咋都没个正形呢?哼,还小蜜!可真敢叫!

(二)

其实这事还真有正形。

老爸进城那年66岁。岁是虚岁,在杨树底下,只要过一个洋历年就长一岁。老爸身体好,不是一般的好。现在快76岁了,干体力活还能落我二条街。

身体好的老爸闲不住,来沈阳没几天就到处给自己找工作。有一天早晨兴冲冲地跟全家人说:我找到工作了!

举家皆惊:啥工作,这么好找?

老爸难掩兴奋:小区打扫卫生的老张头要去外地给闺女带孩子,需要找个接班人他才能走,别说给钱,不给钱这忙也得帮啊!

帮!全家人一致同意。

老爸当天就上岗了。一辈子想进城当工人的愿望,没想到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实现,老爸打心里往外高兴,不仅小区的卫生面貌焕然一新,老爸的精神面貌更是焕然一新,物业发的一身工作服被穿得英姿飒爽。

穿什么,都是这么帅!

小区左邻右舍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自从老爸干上清洁工后,同事们见面两句话不到就开始夸老爸:你家老爷子身体可真好啊,干活可真认真,看这院子扫的,从来没这么干净过!

回家对老爸竖起大姆指:邻居们都夸您"这个"呢!

老爸一脸得意:这真不是吹,要论干活,你们城里人差得远了去了!

我一脸迷茫:我们城里人?爸,您说有您这样一个纯乡下人的爹,俺还能有机会成为城里人?

老爸:你干活时确实不像个农村人,就别给我们农村人丢脸啦!

看看,自信的人处处都能找到自信。

不是,爸,您胳膊肘这么往外拐,以后咱们还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吗?

从春天到夏天,老爸都是一个快乐的清洁工。院子一共九栋多层住宅,二百户不到,卫生保持的也好,老爸溜溜达达就把活干了。不仅干了,而且干得让所有人都竖起了大姆指。

转眼秋天到了。秋风一起,满院子黄的红的落叶随风飞舞。

老爸是叶落地,人上岗,天不放亮就出门,天不擦黑不回来,整天拿个笤帚不进家门,完全找到了在杨树底下种地的感觉。不仅随落随扫,还在树林下面挖了很多坑,坚持随扫随埋……

老妈心疼老伴儿,隔三岔五打开窗户喊老伴儿上楼歇一会儿,但老爸充耳不闻。晚上等我们下班,气得和我们唠叨:你爸这哪是在打扫卫生啊,这分明是要干一翻千秋大业啊!

唠叨归唠叨,老妈收拾完屋子,也到楼下去搭把手,帮着老爸丰富“老汉葬叶"的戏码。

如果下班早或周末不加班,我都去帮老爸演"父子葬叶"。出门前,老妈总是出来拦我:满院子都是你单位同事,让人笑话……

小黑关键时刻总是能挺身而出:妈,不去才让人笑话呢!小朴子,走,咱们都去帮爷爷埋树叶玩去!

树叶在哪儿?

(三)

老爸是过完春节后失业的。

大年初一,姐姐一家妹妹一家从葫芦岛赶来团聚,父女之间的贴心话还没唠热乎,老爷子就要扛着笤帚出门去打扫刚放过的鞭炮。

我姐当时就不干了,把我喊过去一顿训:老爸来沈阳是来养老的,不是来再就业的,说吧,能不能今天就把工作辞了?不辞马上把老爷子带回葫芦岛去!

本来我想解释一下,让老爷子找个工作,原本只是想让他玩玩过一回当工人的瘾,谁知道他如此这般入戏太深啊?

没等我开口,小黑抢着说,姐,你先别着急,我们早不想让爸干了,不是说不听嘛!正好你来了,一会儿咱们就去找物业,明天就辞职不干了!

不是,你们还讲不讲点民主和人权了?!老爸的事凭什么你们二上就给作主啊?

小黑脸一黑,正色道:这位大哥,这事我还真就做主了!知道的是为给老爷子找一乐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儿媳妇不孝顺呢,这锅我可不背!

知道吗?背锅的另一个名字叫担当

姐姐妹妹们立即和小黑站在一起:就是,这锅我们也不背。说完又对姐夫妹夫们挨个点名,这锅你们背不?姐夫妹夫们纷纷表示,不背不背,坚决不背。

去找物业辞职,物业经理都要哭了:两位姐姐,这大过年的你们辞职不干,让我上哪去找人啊?怎么也得帮我干出正月再说呀!

其间还一个劲儿地说,你老爸人才难得,这老爷子活干得太实在了,你们看给老爷子涨点钱行不行?

两位知识妇女一脸泼妇相,不行,一百个不行。

从初一到初五,全家人都过了一个革命春节,晚上通霄达旦喝酒行拳,打牌聊天,白天男女老幼下楼打扫鞭炮残骸,好不快哉!

(四)

一出正月,老爸就辞职了。

辞职前,老爸有点舍不得,跟我商量,要不咱们就来个阳奉阴违咋样?假装辞了不就行了?

我说那可不行,暑假老大带你出去旅游你去不了不就露馅了吗?

我们平时都管我姐叫老大。但凡老爸使性子,我一般都拿两个人吓唬他,一个是小黑,一个是老大:再说了,这事就算把老大瞒住了,小黑也瞒不了。还是算了吧!

老爸失业后,愈发五脊六兽的,还时不时冒出找工作的想法。

我说出去找工作就算了吧,您就给我当秘书吧!

当秘书?有这么大岁数的秘书吗?

有啊,升级版秘书嘛!

从此以后,老爸就一心一意当我的秘书。无论去市场买米买菜,去银行还房贷交煤气费取暖费,还是去商场买衣服,去浑河边溜弯……无论去哪,都形影不离地带着我的秘书老爸。

形影不离也是一种境界

一晃十年就快过去了,老爸陪我逛遍了大半个沈阳城。每次开车出去,都让老爸帮我拿包,为我导航。老爸每次说完你可真完蛋后,都认真地为我指路,并告诉我这条路连着哪条路,这个路口通往哪个路口.....父子俩一路上总有说不完的话。

实在没话说的时候,我就问那个已经问过千百次的问题:老爸你说大沈阳是不是比杨树底下大啊?

每次问完,我都觉得自已问得像个傻子一样。

好在老爸不觉得,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样傻傻地回答:那是大多了!


接着我会继续千百次地问:那你和我妈是不是来着了?(杨树底下方言,着读zhao,二声,意为撞对了,有意外收获)

老爸每次都显示出很高的情商,很配合地说,来着了!

人生就是无数次的选择,好在每个路口有人陪伴。

随着年龄增长,老爸越来越不爱动了。我再说,走啊,老爸,出去办事去!老爸有时会推托一下,你自己导航去找不着吗?

我说,老爸,你儿子路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说可别忘了您可是我的正科级秘书啊,发过聘书的!

有时,路盲用好了也是一种资源

老爸便不再推辞,放下手里的扑克,接过我递给的包,检查一下自己的手机和钥匙,然后陪我奔向沈阳的大街小巷……

真希望老爸永远都不会老,无论在我多老的时候,他老人家都能像现在一样陪着我,做我的小蜜。



附:

《父亲》

词曲:王太利

演唱:筷子兄弟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 装做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 转身泪湿眼底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谢谢你做的一切 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总是竭尽所有 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谢谢你做的一切 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总是竭尽所有 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

感谢一路上有你


更多信息,敬请关注同步微信号号:不服老的三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声长啸 撒裂了长空 震走了月 惊出了太阳 散落满天的星星 更是跑的无影无踪 一块重新置换的天幕 开始眩烂着耀眼 ...
    斗室散人阅读 1,619评论 55 24
  • 一直以来想谈谈游戏带来的感受,并不是因为有多么的喜欢打游戏,而仅仅是因为游戏测评是作为工作做的。并不是像资深的游戏...
    猫小喵ao阅读 1,250评论 25 18
  • 文/遥远的比邻星 我好像是终于彻底把锦觅从润玉的心里赶走了。 自从那日被锦觅刺了一刀之后,润玉不放心我的伤势,于是...
    遥远的比邻星阅读 497评论 2 7
  • 我和姐姐甜在乡间的小路上边散步边聊天,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我们赶紧往家跑。离家还有好一段路程了!幸好路旁都有一排排...
    雨上森林阅读 26评论 0 0
  • 最近过了一阵很萎靡的生活。读了很多书,该读的,不该读的,通通看了个够。每次想提笔写个书评,却有踌躇地放下了,又不知...
    昈_阅读 15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