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凤九还道又是谁抱住自己,一阵天旋地转后,却瞧见紧搂着自己的竟然是东华帝君。他的眼神看来有些幽暗,整张脸也颇为憔悴,脸上的表情怎么瞧着还挺凝重,像是对自己极不满意似的,脸色可是臭的很。

凤九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可不想让自己感动之类的情绪被他瞧见。但是,他这样搂着自己、解救自己脱困,倒有些像他们初遇时的情景。那会儿凤九还尚未飞升上仙,偷偷跑出去玩耍却在树林里撞上金猊兽,幸好帝君路过并且救下了她,不然哪有这许多的后来呢。记得当时帝君也是在空中这样抱着自己旋转,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他们二人,就如同现下一样,只不过一点不同,此刻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他们的孩子。

初遇时,在东华怀中的凤九一直痴痴的看着东华,反倒是东华不为所动,一副柳下惠的君子模样。这回倒有些颠倒了,凤九因刚刚想到孩子所以心里还对东华有气,便也不与东华对视,但他仍能感觉到东华的眼神一直停驻在自己脸上。

过了一会儿,东华终于抱着凤九远远的站稳。凤九因头先被登泯搂着在地上滚过数圈,这会儿又才在空中快速转过几圈,因此刚一落地还觉得有些头晕,不自觉的往东华身上摔去,东华便又伸手扶稳她。

凤九站定后就要推开东华,东华见凤九还是这么倔,不禁叹道:“你……”

凤九正待听东华要说些什么,东华却又收了声。其实东华倒真想同凤九认真说道一番,可这会儿又实在不适宜多说什么,便只是道:“在这里等我。”

见凤九不给他任何回应,眼神也只望向别处,东华无法,只得自去登泯那处共同收拾庄流。

见东华走远,凤九方才将目光移到他身上。很快,凤九便瞧见他们三人打成一团。过得一会儿,登泯似乎从战况中退出来,只剩了帝君与东华越战越酣。

凤九正为帝君捏把汗间,登泯却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拉住凤九的手腕就要走,嘴里还道:“赶紧和本君走。”

凤九还闹不清发生了什么,就要被登泯拉着往远处走,因此疑道:“怎么了?是要去何处?”

登泯边走边道:“那庄流可真是个狠角色,本君趁着他与帝君激斗时得了空才脱身,这里太危险了,本君先带你走。”

庄流很厉害?那帝君岂不是很危险?凤九闻言甩脱登泯抓住自己的手:“我不走,我要等着帝君。”

登泯解释道:“正是帝君吩咐本君带你走的,你别再耽搁了,这庄流随时会杀过来,你赶紧随本君走。”说着又要去拖拽凤九。

凤九却仍是瞧着那正在打斗的两个人所以不肯挪步。只见东华与庄流过招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而庄流的雷影棍则不断与帝君手握的佩剑相撞,发出令人心惊的巨大响声。凤九忍不住把心提到嗓子眼,就怕东华一个不甚被雷影棍伤到。

登泯自然也知道凤九是担心帝君,他的心里虽不是滋味,却仍劝道:“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凤九诧异道:“你怎么会知道?”

登泯苦笑了一下:“是帝君说的,你失踪之时他来问过我是否有你的消息,而且他还让本君离你远点。”

凤九倒不知东华为何要告诉登泯自己怀孕的消息,想他当时对着太医都说的遮遮掩掩,倒真料不到竟然特地跑去对登泯说。不过帝君的心思自己如何能猜的透?他爱怎样便怎样,反正也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登泯见凤九并不反驳,虽然心知东华绝不可能说大话诓骗自己,但还是有些受到冲击,便道:“这就是你不肯答应与本君联姻的原因吧?”

瞧凤九不说话默认,登泯似是有些愤怒:“你完全可以对本君说实话,却为何一直找借口瞒骗,让本君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柄?”

凤九正不知该如何作答,却又突然听得那边传来“啊”的一声痛喊。凤九心里一惊,生怕是帝君受伤。登泯也闻声看过去,却发现原来是庄流被帝君用剑挑断了双手经脉,他霎时间血流如注,雷影棍也掉落到地上。

瞧见庄流已丧失了攻击力,凤九终于放下心来。而东华在对庄流施了定身术后便收了剑,然后疾步往凤九所在的地方走来,眼神也定定的望着凤九。

凤九见东华无事,也不像头先那么坚持着不肯离开,反倒是立刻抬腿就往后方跑了。凤九自问还没能抚平心里的那个疙瘩,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帝君,摆着脸不是,不摆着脸也做不到,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下,还是先不要见了。

东华早在与庄流打斗时,就看见登泯趁乱跑出去了。东华本来也不甚在意,以登泯的那个辈分和仙法,自己本来也不可能指望于他,因此便一人独自对付庄流。可后来余光一扫,却发现登泯跑向凤九,两人之间还拉拉扯扯的,似乎是登泯想将凤九拉走,但是凤九却坚决不肯走。

东华见状心里总算还有了些谱,他一直怕凤九不肯原谅他、不再搭理他,可现下瞧着似乎不全是那回事。东华的精神不由得大为振奋,只想快点解决庄流、赶走登泯,因此也加快了手上的攻势,终于一剑制服了庄流。

可是等到自己走向凤九时,凤九又为什么要逃跑?东华自然是不明白其中关节。

等到东华经过登泯时,他便蔑视的瞅了登泯一眼,其余的倒什么也没说。不过只那一眼,东华已经瞧出登泯面如死灰。

东华微微一哂,也不再理这些旁人旁事,只顾着去追凤九。凤九这会儿已跑出了集市,进入到一片连绵不绝的荒漠中。这荒漠一个山坡接一个山坡,跑起来颇为费劲。凤九一边拼命往前跑,一边又抽空回头看,生怕被东华抓上。眼见着东华与自己越离越近,凤九紧张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要摔下这个山坡,幸好最后终于稳住身形,这才接着往前跑去。

东华亲眼目睹凤九险些摔下山,简直觉得心跳都要被吓没,脸色也跟着白了好几度。这会儿他见凤九还是不吸取教训,仍旧没命的往前冲,不禁怒声道:“你怀着孕还敢乱跑!不准跑!”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