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什么?

 就在熄灯前不久,我的一位师姐给我发来短信问我,“异地恋好不好?”

 我回复,“看你自己对他的感觉喽”

我去你大爷的,又来这个。

其实这才是我想说的。

 异地恋,送走太多恋人,我身边的人很悲伤的没有太久的异地恋。

 三月份的时候,听说苗龙又沦落为单身狗,我还借他情绪失常,趁机宰他一顿饭。那天正好遇上我在学校目睹大二的表白,然后自己蹬车去苗龙学校,听他电话里声音充斥着愤怒,说起她和齐娜的事情,简直咆哮起来。

我不辞劳碌地往他那跑,是因为身上真的没钱了,有没烟又没饭,过去借机蹭饭。

跑过去以后,这货一脸吃屎像,把我拉在一家馆子里,开点。三年相处下来,我还是对他颇为了解的,心情一不好,必然花钱大手大脚。

而且我酒精过敏,三年来,滴酒不沾,所以,今天菜是我的,我看他喝。

“人情淡漠啊。”

我看他一直不说话,就冷冷地说了一句。提示他,可以开始表演了。

“你个狗比,不提能特么死啊?“

“不是你打电话给我叫我来喝酒?为毛个喝酒,还不是齐娜劈腿了?”

“老子知道会有这天的,老子太浪,上午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都有冲到上海的想法,现在老子就想好好喝个酒。”

“啊呀,你知道自己浪啦?”

“老子高兴,你管啊?!”

“也不知道这算是你没守住她,还是她没能坚持你。”

“放屁,什么守不守得住,坚持不坚持,是该走的留不下,留下的不珍惜”

这句话是刚上大学时,我们一起评论学校里那些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们的话,他特么今天用到自己身上了。

我记得,苗龙高中时候好吹牛,在宿舍里说他是一个专情的男人,要么不找对象,要找就找个一辈子的。

当时舍里一起骂他放屁。

可是,也许当时的他真的那么想得,毕竟是齐娜,一个如此端庄文雅的女孩,长得还漂亮,最重要的是女孩放下身段倒追我家苗大吹。

苗龙和齐娜原来就是初中同班,上天最不长眼的是,特么高中又分了一个班里,孽缘就由此产生,我一度听说,齐娜初中时就对苗龙有好感,更何况,我苗大吹牛逼,玩的一手好篮球,发的一手好飞机,更是欺骗了无数单纯少女。

像是如此,恩爱几年,却还是敌不过一个叫做高考志愿的东西,这两面家里都是为自己的子女都想好了出路,我当时在他家看他报志愿,我分低,是专科,报考和他这本科生差了十几天,那天他差点做不成苗家的儿子,可是齐娜来了一个电话,他接完回来,话也没说,按他爸说的老老实实的报了一个财经类大学,那个电话一直是个未解之谜,我只知道,好像齐娜也没熬过家里,两人没有相约大连,而是一个天南,一个海北。

暑假还一起出去玩,没什么。

我觉得有什么的时候,他们已经开闹了,起因是电话,后来想想也只能是电话。

具体情况,说不清楚,反正就类似,啊呀,我觉得你语气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呀什么的,说起来也太过繁琐。

我记得我前两天看齐娜的留言板,有一段她自己给自己留的言:

暗恋的两年,换来相守的三年,分开的六个月,却又辜负了未来和从前,我好累,真的好累。。。。也许我不会辜负你的现在,却无法知道你将来的抉择,我们都遇到了新的世界,本来相守就是很难的事情,如果你我的感情把你我牵制,那还不如分离。

就这样,苗龙也和我一样沦落为单身狗,可以各种嗨,不害怕有人打电话查岗,通宵不用隐身,想吃啥吃啥,想几点睡几点睡,第二天困了,不会有人责备。

可是,他再也没有齐娜,没有人嘱咐他该如何吃得营养,如何保养身体,保持精力,会突然收到一条皮带,还有奇奇怪怪的小信封。

这种分离,能怪谁,是谁的抉择,辜负了谁?是谁的随意伤害了谁?怎么评判,别问我,我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