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合割韭菜的三重境界

认知升级--风险来自于哪里?

  • 这篇文章流传甚广,值得阅读。

我是一个曾经的职业牌手,就是天天在某地的地下赌场里跟别人赌德州扑克的人。一般人玩的是游戏币,我们玩的是人民币。某地有数以百计的地下场子玩德州扑克现金桌,我有几年就是靠这个为生。一年365天我起码打300天牌,一天起码打10个小时,一个小时我们一般可以玩20手牌。所以我一年至少要打60000手牌。


每个月稳定的5~8万的收入,从头到尾投入1500元,退出这个游戏的时候带走了7位数,我知道这听起来根本不可想象,很象是吹牛,但我会跟你们解释为什么。

记得有一次打到最后,只剩我跟一个玩家单挑了,还有最后一张牌要发,台面上已经有3张方块了,我手上也有两张方块,其中最大的那张是方块J,我已经成花了。而我的对手还必须再发一张方块才能赢我,他手上两张牌一张是没有用的杂牌,另一张是方块K。

整副牌一共只有13张方块,现在我们两人已经拿走了3张方块,台面上也发出来3张方块了(一共台面上发5张牌,现在已经发了4张了还剩最后一张)那就是13-6=7还有7张方块,而一副牌去掉大小王一共52张,4人的牌局,起手牌发掉8张,公共牌发掉4张,削牌发掉3张,最后一张牌是从剩余的35张中发出,那么他赢我的概率只有7*35=20%,我的赢面是80%,对手的赢面是20%,值得高兴吧?

然后在发最后一张牌前,他还可以叫一次注,他问了我一句,你还有多少钱?我回答一共5万,他说那好吧,我就下你全部的钱,5万!我不需要任何深层次的思考只需要1秒就可以确认他是在偷鸡,他现在手上的牌几乎没有可能比我大,但他通过巨大的下注,却实实在在给了我巨大的压力,因为他直接压了我台面上所有的身家。虽然我早已确定他是在偷鸡,希望通过巨大的金额逼迫我弃牌从而偷下底池,但总数超过12万的彩池,绝对金额依然给了我不小的压力。(我们两个算上最后一手各下了6万多所以总额超过了12万。)当然我除了CALL,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余地。

开牌后发现他只有一个K,我自然相当高兴,因为我玩这个已经相当职业,心里默默地计算一下就知道我的赢面是80%,是对手的4倍,但我因为牌力领先他而高兴的同时,依然有相当的担心,毕竟20%说高不高,说低也不是低到等于根本不会发生的程度,2秒后牌发了出来,真的就是一张方块!



我在概率、判断、计算、胆量等所有方面全部没有犯错误的前提下,却得来了失去一个六位数的彩池的结果。在前后不过3分钟的时间里!请问如果是你,你作何感想?

  • 我打过不到10手现金桌,且金额都在千元以下。与作者的6万手、几百万量级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他描述的场景看似简单,实则惊心动魄。不在一个世界,无法切实体会。
  • 不过这倒让我想起以前提过的凯利公式,文章看到这里,先复盘一下。

凯利公式

F = [P(A+B)-A]/B
  • F:合理下注占比(相对于总赌本)
  • P:胜率
  • A:单次下注金额
  • B:赔率
F(合理下注占比) P(胜率) A(单次下注金额) B(赔率)
100% 100% 1 1
80% 90% 1 1
60% 80% 1 1
40% 70% 1 1
20% 60% 1 1
0 50% 1 1
44% 50% 1 9
70% 80% 1 2
40% 60% 1 2
70% 80% 1 3
79% 80% 1 30
80% 80% 1 300

从表格得出以下结论:

  • 如果胜率只有50%,赔率是1:1,根本就不要进场。

  • 如果胜率只有50%,除非赔率>1,可以进场,但进场金额只能控制在50%以内。

  • 如果胜率达到80%,且赔率>2,可以进场,且金额只能控制在80%以内。

  • 看着挺好,是吧。

呵呵,然并卵。

  • 如果按照这种风控策略去赌博,毕竟是人,能做到吗?想起了贝爷....先致个敬!


P(B|A) * P(A) = P(AB) 

空闲的时间也会和一起玩牌的好友反复谈论到底该如何规避这种情况发生。谈论的结果很令人丧气,那就是我们发现这一类的风险不论我们怎么去做都不可避免,我们称之为“系统性风险”。

  • 系统性风险,有点名不符实。可以说是客观风险,是游戏规则制定之初就与生俱来的,如同造物主制作太阳系时,设计地月系统。太装逼了,简单说就是阴阳,硬币的两面,。

系统性风险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在一个游戏制定之初,就由它的游戏规则所赋予的。系统性风险有以下的特征:不可避免,始终存在,还有就是赢亏同源!

大家可以简单地设想一下,如果假设那个人一样的牌,一样的打法,我们一共玩5次,那是不是可以说我获得利润的原因与获得亏损的原因是一样的,这就叫赢亏同源。(我这一次输台面给他的原因,就是他想利用规则的运行来靠钱的绝对数量偷我鸡,然后又靠运气战胜了我。但下一次如果运气不站在他那边了,那么我赢到他那么多钱的原因依然是同样的,他想利用规则来靠钱偷我机,不然以他当时的牌力是没有可能全下我的。)

为什么理论上的完美,一经历实战的检验就会发生这样大的偏差呢?这是因为我们承担的风险并不是只有系统性风险这一种而已。

我们在投机领域都听说过一些老话,比如人才是最大风险源,最该小心的那个人就是我自己等等。这些话无不在向我们揭露另一种类型的风险,那就是人为主观性风险。

  • 再次想起伟大的贝爷

就拿前面的牌局为例子,可以想象我输了这把牌后我的心情是何等地难以平复,如果我对自己的控制力稍微差一点,我可能作出的决定就不是离开牌桌,回家一个胸闷去了,而是再拿更多的钱上桌乱搞一气。

打德州几乎没有人不会碰到心态失去控制的情况,所区别的是,有可能一下失去控制几个小时甚至整个晚上,然后带着巨大的亏损离开牌桌。

而职业高手一般都可以在1-10分钟以内就平服心情,因为我们知道发脾气对事情的改变,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只会让人有机可乘。我们会把我们输出去的钱当作是暂时放在那条运气好的鱼那里,我们也相信早晚那条鱼会把我的钱还回来,而且连本带利。

  • 想起了盗机,这也是一个超级武器。

正是在控制心灵力量的偏差下,不同牌手在同样完美概率理论的作用下,得到的结果完全不同。明明拥有了概率优势,长期下来肯定要赢的,但为什么就是中途大亏出局了呢?因为心态!当你连输几次之后,心态和情绪受到了很大影响,就会开始不按规则出牌,开始乱来。

所幸人为的风险虽然巨大但却是可以克服的,当然也相当不容易,这需要你能很好的驾御你的心灵,并能作到知行合一。但终归是有出路的。

  • 说驾驭大脑更合适。大脑与生俱来的愚蠢基因,需要时时刻刻引导。

光面对前两种风险就已经很难了,可德州扑克并不只有这两种风险类型。它还有一种更高级别的风险类型需要你承担,这就是策略型风险!正是这种策略型风险把德州扑克从赌博游戏升华成了伟大的搏奕。

所谓策略型风险有以下特点,强加于对手或被对手强加于自身的风险,理论上赢亏同源但同系统性风险不同的是,这样的风险(与利润)并没有办法在概率上被衡量,而系统性风险可以被概率统计与衡量。

策略性风险并不存在干多少次就一定会成功多少次,或失败多少次的统计模型,因为它严重的技巧化与因人而异化。

比如市场通常都有两只手: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手,它们会有意无意误导韭菜,这样的行为就是通过策略强加于我们的风险。

策略型风险的高技巧性,决定了只有少数人能洞察先机。

  • 所谓天性、人也;人心,机也,无机不技也。

看不见的手只承担两种类型的风险:系统性风险和人为主观性风险,这就好象职业牌手对普通德州扑克玩家一样,大家都有错误,只是职业的犯的错比业余的少得多)。

策略性风险通过技巧的控制与高维度思维的操作手段,把风险完全转嫁到了韭菜身上,同时还转嫁了部分系统性风险。

韭菜之所以是韭菜,不但要为系统性风险买单,还要承担自己因为低维思维对市场的认识错误或心灵失去控制所带来的人为主观性风险,同时还因为被高维度思维的少数人操纵,被强加了策略型风险在身上。

  • 三险集于一身

有那么多风险类型需要对冲,韭菜获得的那些微薄的利润哪里够,只有不停的亏损自己的本金来对冲。

总结一下,任何搏奕领域,都有三个维度的风险。

1.系统性风险不可规避,也无须规避,系统性风险是硬币的其中一面。

2.主观型风险一定要规避,因为它本身并不能给你带来利润,但却需要你用赢利来对冲;

3.策略型风险最难把握,却同时能带来最丰厚的回报。只是它的技巧性太强,对人的素质要求也极高,不仅要精通这个游戏,也能轻松驾御自己心灵的人,才能通过它逆转强加于自身的策略性风险,从而取得超乎寻常的利润。

策略型风险也不能规避,因为是别人强加于你的,但美好的地方在于它也是赢亏同源的。即可以是风险也可以是利润,因人而异,看你的修行水准的高低。但因为它反人性的特点,所以交易者需要拥有极好的应对策略与完美的心灵驾御能力,而这才是真正最难学的地方。

同时我也认为正是因为市场由于策略性风险的存在,所以它并不是一个纯概率型交易市场,它是一个以搏奕为主,概率为辅的市场。决定你在这个市场收益的最根本原因并不是你算概率能力的高低,而是你搏奕能力的比拼。

  • 贝爷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把人(观测者、参与者)这个因素纳入了概率思维。这与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不谋而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