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38、本命灵器

陈祥怕打翻了瓷罐,轻手轻脚放在石桌上扭身去抓安沫筱。

别看老爷子头发花白,胡须甚长。动作灵敏,如白驹过隙,在空中留下残影。

安沫筱先还在那嬉皮笑脸,没两三下就成了抱头鼠窜。就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躲得过老奸巨猾的老头?

终于力竭。双脚一沾地,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撩了衣摆往脸上抹汗,粗喘:“老爷子,我,我错了。哎哟,累死我了!不闹,不闹了!我滴个妈……”

水月捧腹,暗月妖异的眸中也含带了笑意。比起以前那个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安沫筱而言,暗月更欣赏现在这个随性不拘小节的安沫筱。

陈祥乐呵呵的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一旁,苍老桔皮般的手轻巧一挥,瓷罐便从石桌上到了他手里。掀开盖子,递给安沫筱。她认命的捏着鼻子大口大口咽下汤汤水水。

一手抹了一把嘴角的汤渍,一手乖乖把瓷罐递回给陈老爷子。老爷子眉开眼笑捧着瓷罐回药房去了,独留安沫筱欲哭无泪。心中狂吼:太特么憋屈了!

突然她一个激灵,身体不由一侧,刚才所站的地方已经被一股力量击碎了地上的石板。

水月和暗月见状飞速赶到她的身边。暗月高高跃起,停留在半空中,与不知从哪儿出来的一道黑影对立。水月守在安沫筱身边,立即展开结界,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安沫筱看着黑影立即想到了连续出现过两次的那道拿匕首的影子。原来是熟人啊,何苦来哉,这么在乎她的存在。

诡异的黑色光芒从暗月的体内窜出,直接袭向黑影。黑影忽闪着想躲过他的招式攻向安沫筱。水月抬手一个水盾将它弹了回去,暗月抓住机会黑芒凝聚成一柄黑剑一击即中。

黑影瞬间随风消逝,匕首叮当一声掉落在地。水月拾了起来,翻来覆去看,没看出个端倪。

暗月玄垂下的眼帘盖住了眼底的眸光,“等大人回来,承给大人定夺。”

“嗯。”水月收起匕首,再看安沫筱,她两眼放光,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异常兴奋,只差口水横流。

“沫,你这是什么表情。”暗月也疑惑着,经历险情,她不该为自己担忧丝毫?

“嘿嘿。”安沫筱一脸献媚的笑,一路小跑到暗月跟前,抓住他的手,举在胸前虔诚地说:“玄啊,我知道你最好了是吧。”

暗月挑挑眉没回话。

“那个,我看见了一把很漂亮的剑……”安沫筱腾出一只手指指他身上。“怎么突然一下没了呢?”

“你说这个?”暗月抬手一招,一把长约3尺的黑色的剑凭空出现。

“就是它!”安沫筱喜欢得不行。手伸向黑剑却如同水中捞月般,什么都没抓住。黑色的剑身色泽均匀,数道黑芒围绕剑身游走,剑柄上一颗琉璃色的宝石与暗月额前的佩饰相互相应。

“想要?”水月小声的发出疑问。

“能吗?”安沫筱惊喜地说。

“不能!”水月很肯定的回答她。

“为什么啊?”安沫筱立马失望地望着黑剑,恨不得抓到手里。

“暗赧是玄的精气所化,除了他别人是不能使用的。”水月摇头解释道。真是女人啊,见着漂亮的东西就不行了。

“暗赧?剑的名字吗?”安沫筱一偏头。

“是的。你看见剑身上那似三朵兰花的地方了吗?”水月指着剑身中间在黑芒中若隐若现的图案。安沫筱点点头。“那兰花若消失一朵,剑就会折损三分,而玄要是受伤,伤情就会重一分。”

“怎么会这样?”安沫筱不明白了。目光却没有移动分毫。

“剑本身是玄的精气所化,因此它会虽着玄的灵力的增长而增加伤害。但是同样,如果他受到伤害,剑的力量就会受损。换句话就是说,玄强则剑强,玄弱则剑更弱。兰花有三朵,暗赧可以在他为难时刻保护他三次不受任何伤害是逃离到幻境森林深处。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没去过。”水月详细解释过后,耸了耸肩。

安沫筱的神色严肃了许多。她一转身,直勾勾的盯着水月,抱住他一只胳膊,马上变成一副垂涎的模样:“息啊,你的呢?”

水月一笑,月牙儿似的美目七分媚惑,十分勾魂。安沫筱愤愤地使劲捏了一下他的胳膊。水月苦了苦脸,中指运气一带,一道华丽的水纹从天而降,迅速凝聚成一个前端是锥型的武器。水月伸手一抓,握在手中,一道道水纹以他的武器为中心向外扩散。地上早已经枯萎的草地居然有复苏的迹象,看得安沫筱目瞪口呆。

“你这叫什么?”

“水筮。”水月的神情神圣。暗月远远的看着水筮,暗赧与它“嗡嗡”的照应着,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见面了招呼着。

“墨轩的是什么?”

“你见过的吧。”水月收回了水筮。地上刚有复苏迹象的枯草迅速枯萎。

“没有啊。”安沫筱纳闷,她什么时候见过了?

“她没见过吧。”暗月收起暗赧,“没关系,以后有机会你会见着的。”暗月打着太极,安沫筱冲他呲牙咧嘴做怪样。

“嘿嘿,她见过的,应该是忘了。”水月眯起眼睛,高深莫测的样子。“小沫,你有没有发觉,你恢复记忆以后,表情丰富了很多。”水月摸着下巴对安沫筱的表情很有兴趣。

“有吗?”安沫筱摸摸自己的脸,“没有吧。”自我安慰的解释。

暗月当什么都没看见,抬头看着天。

“呵呵。”水月温柔的笑,每每都让安沫筱有犯罪的冲动。

“那,我能有自己的武器吗?”安沫筱突然想到。

“能啊。”水月拿起被安沫筱扔在一旁的书,翻了翻,指着其中一行说:“看,只要你练到这个程度就可以有武器的雏形。”

安沫筱一听眼睛一亮,接过书,看了看书的厚度,然后再看了看先前自己学到的地方,比了比跟水月所翻看的地方的厚度,最后宣布:

“我放弃了。”

“为什么呀?”水月媚目一瞪不明白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我学了这么些,连门都还没入。你看看,从这里到这里,我得多少年才行,等到了那时候,我估计我已经死得骨头都能成化石了。”安沫筱“啪”一下将书掼到桌子上,戳着书给他们看。

“哈哈。”水月不禁大笑出声。暗月的表情也十分滑稽,婉转的开口道,“沫。你是否还不清楚,你是澜凕珠的宿主。要么澜凕珠消失,要么你被灰飞烟灭连神识都不剩。不然,就算你的身体没有了,澜凕珠也能让你存活。大不了找个别的身体给你也行。”

“别的身体?”安沫筱一脸的恶心。“万一不小心到猪身上,那我不是成了一头有史以来最郁闷的一头猪。”

“哈哈哈哈……”暗月毫不客气的狂笑。水月也被她逗得乐不可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道乳白色的亮光在漆黑的山洞里突兀而起。若不是水月息的光盾封住了洞口,当光芒大胜时,外面的人是完全可以注意到的。 ...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384评论 0 3
  • “玄在何处?”墨轩立于院中冷声问道。 “回大人,暗月小主出城去迎接水月小主了。”出声的人名为墨阳。乃墨宛影卫,一般...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945评论 0 1
  • “怎样才能快点成啊!愁死人了。”安沫筱在第N次失败之后,愤愤地喊。 “也不是没有办法。”暗月从空中落下,端起茶水一...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277评论 0 1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安全感越来越重要,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在一个人住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不敢一个人睡觉。 回想起小时候...
    木子不爱糖阅读 188评论 3 3
  • 我叫六月。 我一直在青岛长大,没上大学之前,日子一直平淡,上了大学之后,一切都那么陌生,一切都完全不同于我之前的想...
    六月禅阅读 183评论 0 0
  • 最近几天的情绪都不太好,一是天天中午吃西红柿鸡蛋茄子土豆鸡蛋,天天晚上喝粥吃馒头,感觉吃得特别压抑,情绪一来,又没...
    SpringDragonD阅读 95评论 0 0
  • 文/格桑美朵 当骄阳说要写信给我时,抱着手机我足足把那条语音听了不下十遍,然后才告诉她“我很喜欢信,我笑得要说不出...
    格桑美朵1阅读 372评论 4 3
  • 在使用pyes.search指定返回的fields时, 在返回的数据中每个field对应的值都为list, 可以通...
    imsilence阅读 1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