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我,访你的足迹

可有你的足迹
文/添一抹岚


1

那个假期,总觉热浪袭人。

夜深,突如其来,风起,云涌,雷惊,雨来。我庆幸,如斯雨夜,刚好舒服睡一觉。我这里下雨了,你那里呢。我偷笑自己的傻气,你那里,明明走过几个村庄,就是你那里。所以,你也在听雨声滴答吧。

卧听风雨入梦,入梦的不是风雨,是你。

第二天,气温降下许多,太阳也轻柔,夏风也茸茸。

我起床,洗漱吃早饭。这个点,爸妈已外出干活,我将洗衣机里洗好的衣服拢入桶内,走向楼顶凉衣服。楼顶上,青风伴朗日,层云缀碧空。伸伸腰,我畅快呼吸着干净清爽的气息,口中念叨,好时光,真是适合外出走走。

下楼时,听得房里的手机响了。我希望是你打来的。看看来电显示,果真是你。我回拨,你一下就接了电话。你呵呵笑着,我问你笑什么,你没回答,只是说天气好,想出去走走,走走从前的足迹。我回答你,的确值得去走走,天气太好,不走走都辜负它。

“我一个人去无聊,我带上你?”你试探着说。

“好啊,我也正想出去走走!”我接你的话语,你不知,我正等你这句话说出来。

“我到村口等我,我现在去接你。”你嘱咐着。

2

你开着摩托车,有点速度。我坐在你身后,小路颠簸,我轻轻抓住你的衣衫。你取笑我胆小,我说你开得快了些。你放缓些速度,慢悠着。

风,由你的耳际吹向我。我闻得你头发的气息,没有汗味,没有古龙水味,没有发蜡味,只是清清爽爽的味道。我闭上眼睛,想伸展双臂,但怕被过往路人看到笑话。我想疾呼,但又怕你会揶揄。所以,我只是老老实实地坐在你身后,跟你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你把车停在中学的侧门。我想去中学里走走。可假期,门锁着。这是我曾经的中学,有我的回忆。回忆里,有你。你爱笑,爱打球,阳光,异性缘很好。那回,我的眼角余光总能看到你,因为我的心纯纯挂念着你。

“我好想到里面游游,回味我那青葱岁月。”我眼睛睁着大大,目视教学楼。

“从铁栅栏那宽敞处爬进去?”你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不好不好。”我摆手。在你面前,我多少得保持形象,不是淑女,但也该有个女孩样。

“要不你踩着我肩膀,由围场上跨过去?”你正经建议着。

“不好不好。”我摇头,手指轻拎一下裙摆,晃动着给你看。

“我没别的意思!我们还是别进去了。”你额上沁出汗珠,红着脸,转身走向围场侧边的羊肠小道。

你踩过杂草地,模糊地留下你的足迹。我踏着你的足迹,一个又一个,步伐迈得很宽。我跟在你身后,走得自在。

3

踩着你的足迹,我们到了一涧溪流。你说儿时常在这溪里玩水游泳,甚至洗澡。我应和着,我也是我也是。你止住话,看着我,用狐疑的眼神。我看你一眼,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转身玩起水来。你追问,女孩子也到溪里洗澡。我一脸热腾,分辩说,那时不是学校停水停电嘛,大热天时,夜幕下到河里洗澡。当然,是穿着衣服趟进水,衣服湿一身,权当洗澡。

遥想当时,光影明灭间,夜幕掩饰下,我们几个女孩子水里嘻戏。该没其他人看到我们。天空,缀了几颗闪亮明星,一线月挂着,月华晕染开。有蟋蟀鸣叫,猫头鹰偶尔嘀咕,青蛙呱呱,估计水里有小游鱼。

“不曾想溪里也有你的足迹。”你似乎是自言自语。

“当然不会只得你的足迹,是吧。”我有些得意。

“所以是你我共同的回忆。”你也蹲在我身旁,玩水,水面哗啦响。

“有点牵强。”我笑着,很想把手心里捧着的水泼你一身。

4

你我继续走,沿着溪流。溪边无名小花,疏影横斜,映水上。草径窄,你走前头我随后。脚边,杂草弄影溪畔。

一路走,我踏你足迹一路。你我缓缓走,终于走到源头。

说是源头,其实活水仍有源。你手指那延展至远处,剩下小小一笔的水泥大管道,说上面不知印了多少人的童年回忆。我说定然有你的,你答道当然少不了我的汗水与脚印,儿时常来这玩,现在也想在管上走一遭。

“去吧,我也想行走在它上头。”我兴致盎然。

“昨夜落雨,管上可能比较滑,你确定?”你询问着。

“我确定,我赤脚走,这样脚贴紧了它,它甩不了我。”说着,我已经把鞋子脱下。

“出发,你跟紧咯,踩住我的脚印。”你说着,已经把我手中的鞋抢去,拎着,一马当先,向更远水泥大管处进发。

5

水泥管道上,你走得娴熟,你鞋没脱,可走得稳当。我跟在后头,小心翼翼。

耳听啸啸稻风扬起,眼看青青纤草摇弋,心飘飘然,我正踩着你的足迹,以前的,如今的。我愿意水泥管道绵延一村又一山,跟着你的脚步走,我不会累,星月跃出夜幕时,就停下来。你我看星星看月亮,聊往昔,叹今日,祈来时。

你转身,看着远远落后的我,哈哈笑,折返我跟前。你把手伸向我,我怔怔看着你。你晃晃你的手,我低下头,双手,下意识得往后一压。但你一把抓起我一只手,拉着我走,不疾不徐。

你的手掌宽厚,绵厚,潮热,我手纤纤,盈盈一握,已在你手心。

行了很长一段,你问我是否在害羞。我不言语,仍是走着,只是展开手握实你的手掌。你站定,回头看我一眼,笑意融融。我定下心,扬起头,对上你双眸。

只一瞬,又觉漫长。当时有小鹿乱撞,有花火擦闪,风过,扬起你飘逸细发,飘乱我及腰青丝。你伸手为我抚顺发梢,那时,你定然看到我一脸的绯红,满眼的柔情。

你仍拉着我,一手牵一手,走着,慢慢悠悠。

水泥管道看着长远,可走着走着已然是尽头处。

一座小水库立在你我前头,有一级一级的石阶,通往坝上。看那石阶,该有些年头,缝隙处长着些苔藓。我问你,你小时常来吧。你说,小时候不常来,父母禁止来这,水深,危险。长大些,常来,钓鱼,游泳,游玩。

你我并肩,拾阶而上。中途,我仰头观望,是蓝天,浮着白云。云边泛着金光,许是夕阳半落,已近黄昏。

到达坝上。你我并排坐着,看眼前山水,神清气爽。你说我走这么远,定饿了。我笑问你是否打算钓鱼烧烤。你眼睛带笑,摇摇头。你让我坐等就好,你去去就回。很快,你回来,带了一枝碧绿树杈,树杈上有橙色果子。你说它爽甜,皮薄。我说我知道它,它是贡柑。

你我吃着贡柑,看日落西山,飞鸟归林。你我说着话,有一搭没一搭,可我觉得快意,相信你也是。你观我时,我观水,突然跃起的鱼会让我大叫,你笑我表现得太夸张。

暮色苍茫,你说要不回去吧。我笑说不急,然后给家里去了个电话,告知父母会晚些回家。

“其实,我想和你看今夜的星和月。”你执起我的手,柔声说。

“好啊,天色澄明,会有星影月华的。”我不再如刚才的羞涩,迎着你的目光。

“不止今晚。”你补充。

“以后,天澄明,我都陪你看星与月。”我说着,侧头依在你怀里。

“我愿意,愿意!”你的手掌落在我头上,细细抚摸,如待孩子般,给我轻抚。

网图


我是添一抹岚,带娃耍,简书行。2017,坚持更新。已托骑士维权,转载定告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自从那年夏天小叔的小儿子被河水冲走后,爸爸在暑假不敢再把我放在故乡。但爸爸依然没有时间看着我,于是把我送到了二姑的...
    奔跑中的夜明珠阅读 86评论 0 1
  • 原创 2016-12-29 作者: 柠七七 01 感情里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对我冷淡毫无回应,等到你...
    柠七七cyndi阅读 491评论 1 4
  • 这是一部关于生化人打败人类的故事,就像所有关于机器人的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一样,主题是人类和人类创造出来的机...
    YUBOYUBO阅读 142评论 0 3
  • 一定是上帝看我在脑海中与他过的一生太过逼真,卯足了劲要让我体验另一种生活。
    戈恬阅读 34评论 0 0
  • 她是日本着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她有一部脍炙人口的儿童小说在世界范围广为流传...
    聆听花开的声音Candy阅读 8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