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你满意了吗?

图片来自网络

-1-

分享最近经历的两件事情。

有天下午,我和地果儿去接爸爸下班。去前买了两盒点心,地果儿很喜欢,拎了一路。

等待时,一个爸爸的同事随口逗地果儿玩,说:“小朋友,你的点心看起来好好吃,给叔叔好不好?”

我正在想孩子还有点小,这样让她选择,似乎不太妥当。然而,只见地果儿眼睛滴溜溜一转,拿起一盒点心,就给了同事叔叔。

同事叔叔十分意外,进而变本加厉,指着另一盒点心问:“小朋友,那盒也给叔叔好不好?”地果儿眼睛又滴溜溜一转,拿起手里剩下的一盒点心,又给了同事叔叔。

两盒点心都给出去了,地果儿走回我身边,开始自顾自的找别的东西玩——完全无所谓我有什么意见。

又一次,我们去接爸爸,另一个同事叔叔上来逗地果儿玩,故作凶相的说:“小朋友,打屁股好不好?给你打针好不好?”地果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起来转身走了。

我曾经以为,孩子的为人处世,待人接物,都是要大人专门教的,如果孩子还没到足以理解这些人情世故的年纪,这些超纲的选择题就会令他们迷惑焦虑,不知怎么处理。

但如上两件小事,尚不会说话的地果儿明显对两位叔叔的言行自有判断:点心你喜欢,那给你吧,我可以再买新的;“打屁股”是什么东西?打针不是应该去那个有着绿色墙壁的接种中心吗?这个叔叔说话真是莫名其妙,听不懂,我走了。

-2-

我看过一个解决家庭纠纷的电视节目,那期节目中,爸爸和妈妈对五岁女儿的教育方式有不同意见,分歧越来越大,以至于需要寻求节目调解。

主持人请上了那位五岁的小姑娘,给大家表演一个小品。小姑娘年纪小,难免忘了几次词,于是她要么瞎扯两句接上,要么忘了就忘了,想到哪儿了就从哪儿接着演,总之肯定演完,不会停下。观众们都觉得小姑娘人小鬼大,十分可爱,现场反应很是热烈。

现实中我们也经常有类似的经历,大人问孩子一个什么,孩子无论知不知道答案,都会天马行空的回答一个,有时孩子的回答太过离奇,还常常使得大人忍俊不禁,感叹童言无忌,很有意思。

孩子虽然小,但是与身处的这个世界,是一直在互动的。他们对很多事情和现象都会有自己的看法,大人担心的,只是这样的看法是不是符合大人的预期而已。

-3-

然而有些奇怪的世界观,好像是被莫名其妙的装进孩子的脑袋里去的。

小区的水果店前,一个小女孩跟妈妈走向相反的方向,表示想要回家,她的妈妈说:“你不能自己回家啊,要是大灰狼把你抓去怎么办?”一个老太,用童车推着三四岁的外孙,绕过路边花带,说:“不能去草地里,因为……”外孙随即接话:“因为草地里有大~老~虎~”熟练得像唱歌一样;一个大爷,威胁闹着要玩沙的小孙子:“你再不听话,再不听话,让警察把你抓走!”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在我们祖辈生活的时空里,用大灰狼之类的野兽来吓唬孩子,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城市化还没有进展到今天这样的程度,大山大乡里的老人家,是真的知道幽森的密林草丛里隐藏着危险。不让孩子去,是在如实的介绍这个环境,和教授孩子们生存的法则。

但今天已经在城市里的家长,还用这个来阻止小孩子的行为,未免有点令人摸不着头脑了。

对于城市里的孩子而言,大灰狼和老虎是在动物园里的,是与人类平等的另一个物种,也是以后学习的对象之一,警察更是当我们需要帮助时可以寻求的最安全的力量,也是周围叔叔阿姨可能从事的职业,或者自己以后可能会从事的职业。

-4-

有些人习惯于向孩子传递一种信息:这是一个不讲理的世界,这是一个不安全的环境,连你最亲近的照料者,都有可能不跟你说真话。尽管这样的传递可能并非出于有心,但它依然有可能阻碍孩子与环境自然的交流,影响孩子的判断,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恐惧,以及顾虑。

正如我听过的一个案例,一个刚进幼儿园的小朋友即使很饿了,也无论如何不肯吃幼儿园提供的食物。家长老师仔细询问,才知道原来是平时照顾孩子的奶奶总是严厉的告诉他:“外面的东西都脏,绝对不能吃!”

我的一个朋友,做绘本相关的儿童活动,每一次的活动结束后都会有个自由换书的环节,她特地向参加活动的家长们强调,在选择要换出哪本书的时候,尽量让孩子自己决定。

这样一来,势必有的孩子会换出价格高昂但是自己并不太喜欢的绘本,或者将自己最喜欢的书慷慨奉献,换给别的小朋友看。家长可能很难接受类似的局面,但是,这样的做法才能真正看到孩子自己的选择,了解孩子真实的价值观。

在所有的育儿讨论中,人们总是习惯于争论性本善还是性本恶。支持性本善的人要求完全不干涉孩子的成长,并仇视一切对孩子的不当言行,支持性本恶的人则热衷于使用严厉教育,觉得孩子不打不成器,对孩子大加控制。

-5-

我也是个亲密育儿的践行者,我尊重孩子的自发成长,充分而迅速的满足孩子的各种需求,我也曾经非常顾忌周围人对孩子不恰当的逗弄,谨小慎微的保护孩子,谨慎到我自己都有些焦虑了。

但是我也不可能为了避免孩子在遭遇不恰当的为难时过度难受,就要提前去隔三差五的小小撕扯她一下,以锻炼她的坚韧。毕竟人生本来就充满挫折,单独为了去锻炼承受能力而创造挫折,进行所谓的“挫折教育”,也是太为难孩子了。

直到我留意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两件小事,我意识到,原来孩子的自主判断能力来的远比我们预想的要早!孩子似乎已经有所准备,开始敢于自主表达意见,付诸行动,并且愿意为此担负责任了。她敢于处置属于自己的物品,比如那两盒点心,即使这个物品并不是用她的劳动所得购买,狭义上她未必拥有所有权,但她出于对我的信任,充分的相信她对这个点心拥有处置的权利,并且自然而然的那样去做了。她也相信自己对人的判断,如果一个人看起来不友好,无法交流,那就不去交流,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不至于因为这个人的身份——比如爸爸的同事——就去迎合讨好,勉为其难的与之相处,做违心的事情。

孩子能够表达不太成熟的意见,遵从自己的判断而不需要顾忌前后,才是最大的幸福感与最彻底的自由,也是独立的主要表现。如果孩子能够不必凡事过问父母,甚至敢于代表家庭做出一些决策,就是更有担当的表现,也意味着极高的幸福感,是更为可贵的主人翁精神。

如今我已经开始接受熊大人普遍存在的事实,并自然而然的打算尝试尽量让地果儿自己决定怎么处理熊大人可能并不妥当的“慰问”,这一切开始得并没有我预想的难。

我已经充分相信她的勇气与判断,正如她相信我的宽容一般。如果真的有一天,有不怀好意的好事者过来逗弄地果儿,问她“你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之类无聊的蠢问题,地果儿大概也能够明白这人其实原本也无所谓答案。

或许她可以理直气壮的横他一眼,随口回答一句:“我喜欢你,你满意了吗?”


注:本文已在简书以外渠道首发,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