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1天山之恋(15)

第十五章 领地意识是人的一种潜意识

领地意识是人的一种潜意识。因为,人是一种动物。所有动物都有领地意识。领地意识就是独自占据一个领地的动物意识。那么,什么是领地呢?对于一个动物来说,领地这种东西往往具有多重含义。也许是一个可以为自己提供丰富食物的区域,也许是一个可以为自己提供安全住所的地点,也许是一个可以为自己生儿养女的配偶,也许是一个可以为自己干活出力的帮手。但是,不管领地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这种东西都是这个动物的一种生活必需品。离开了这种生活必需品,这个动物就不可能称心如意地生活下去。不过,人不仅是一种动物,而且是一种会说话的动物。由于人是一种会说话的动物,所以人的领地意识与其他动物有所不同。因为,其他动物只能通过打架斗殴等简单粗暴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领地意识。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采取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领地意识。人可以把自己的领地意识隐藏在各种美妙动听的语言背后。例如,把独自占据一个领地的行为说成是一种舍己为人大公无私的行为。这种说法不仅可以使自己的领地意识显得更加名正言顺合情合理,而且更容易在众目睽睽之下达到独自占据一个领地的目的。由于人可以把自己的领地意识隐藏在各种美妙动听的语言背后,所以人的领地意识就变成了一种潜意识。这种潜意识不能像人的语言一样脱口而出。它只能在人的脑海中默默地支配着人的行动。只有牢牢记住这个道理的人,才能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领地,才能把自己的人生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是冯崇仁的人生哲学。

冯崇仁今天的心情不大好。因为,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这件事情就是李继先在检举大会上的突然出现。早在几天前,他就已经从自治区林业厅打来的电话中得知,阿瓦罕和帕丽扎提将会从乌鲁木齐来到巩乃斯林场落户。根据阿瓦罕和帕丽扎提在乌鲁木齐的启程时间,他估计阿瓦罕和帕丽扎提将会于昨天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巩乃斯林场。所以,他就按照这个时间点组织了一个检举大会。他组织这个检举大会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目的。一个目的是进一步打击吐尔逊的群众威望,另一个目的就是给阿瓦罕和帕丽扎提来一个下马威。这几年,他经常组织这样的检举大会。每次组织这样的检举大会都会出现随便动手打人的现象。他不仅从来不加以制止反而对其包庇纵容。他认为只要掌握住打人的尺度,不把人打死打残就不会出问题。可是李继先偏要小题大做,结果使这个检举大会不欢而散。虽然他对李继先心怀不满,但是却又不敢得罪李继先。他觉得李继先应该是九九零一部队的人。他知道九九零一部队已经进驻那拉提了。由于那拉提离巩乃斯林场不远,所以这支部队今后将会与巩乃斯林场发生许多来往。为了巩固自己在巩乃斯林场的地位,自己必须与来自这支部队的每个人搞好关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当场表示接受李继先的批评意见。

由于心情不大好,所以今天一上班,冯崇仁就站在办公室外面的阳台上四处观望。这几年,每当他感觉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用这种方法来调节自己的心情,使自己的心情逐渐好转起来。这间办公室位于办公楼二楼中部。它的阳台是这栋办公楼的唯一阳台,阳台下面就是进入这栋办公楼的一个敞开式门廊。站在这里,可以把大半个场部尽收眼底。除了看不到服务区,其他区域都一览无遗。不仅如此,他还可以看得更多更远,看到坐落在场部附近的巩乃斯峡谷,看到横贯在场部对面的天山公路。他可以看到清晨的阳光已经从峡谷顶部照射下来了,在峡谷底部的一片雪地上洒满了无数颗闪闪发亮的金星。他可以看到身披银装的天山云杉像手持刀剑的高大武士,从峡谷底部一直密密麻麻地排列到峡谷顶部。他可以看到平静一夜的天山公路开始喧闹起来了,不时驶过满载物资的货车和满载乘客的客车。他可以看到一只只挂着防滑链的车轮笨重地滚动着,在覆盖积雪的沙石路面上压出了一条条黑色的车道。看到这一切之后,一种充满喜悦之情的成就感就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因为,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都是存放在他的领地上的一种固定资产。

他是于一九五八年来到这里的。来到这里之前,他曾是湖北省武汉市的一个街道办事处主任。当时,针对他在任职期间存在的经济问题,有关部门正在派人对他进行调查。由于他抓住了许多武汉市干部不愿意远赴西域工作的心理,主动向市领导提出担任支边青年带队干部的要求,所以才使他躲过了一场危及个人前程的大劫难。来到这里之后,他和吐尔逊就成了组建巩乃斯林场的两个主要干部。他和吐尔逊各自带来了两百人。他从湖北省武汉市带来了两百名支边青年,吐尔逊从西域喀什地区带来了两百名维吾尔族农民。两人共计带来了四百人。这四百人共同组建了巩乃斯林场的第一支职工队伍。虽然后来又陆续增加了一百多名职工,但是双方人员势均力敌的局面并没有改变。在确定巩乃斯林场的领导班子时,他认为自己带来的人比吐尔逊带来的人文化程度高,自己对巩乃斯林场做出的贡献比吐尔逊大,应该让他当场长让吐尔逊当副场长才对。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治区林业厅却让吐尔逊当场长让他当副场长。由于他对这种职务安排心存不满,所以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把吐尔逊搞下去。只有把吐尔逊搞下去,他才能把这里变成自己的领地。他一来到这里,就发现这里是一个为自己建立领地的最佳地点。因为,巩乃斯峡谷是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只要自己能够当上巩乃斯林场的场长,就可以在巩乃斯峡谷中随心所欲地呼风唤雨。

那么,怎样才能把吐尔逊搞下去呢?吐尔逊担任场长后,为了严格执行各项规章制度,处罚了许多违反规章制度的职工。这些职工都对吐尔逊存在不满情绪。虽然这种不满情绪有利于扩大他的影响力,但是利用这种不满情绪是不可能把吐尔逊搞下去的,只能给吐尔逊的场长工作出一些难题。由于吐尔逊得到了大多数职工的信任和支持,所以这些难题并不能对吐尔逊的场长工作产生太大影响。不过,他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早已胸有成竹。因为,他根据个人经验摸索和总结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他认为,只有三个问题可以把一个干部搞下去。这三个问题就是经济问题、作风问题和历史问题。经济问题是指贪污受贿。作风问题是指乱搞男女关系。历史问题是指存在某些说不清楚的个人经历。对于一个干部来说,只要与这三个问题中的一个问题沾上边,就会立刻丧失群众威望和领导信任,就不可能在原有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工作下去了。除了这三个问题,其他问题都不可能把一个干部搞下去。这就是决定干部命运的一个基本定律。他把这个基本定律称为干部铁律。吐尔逊不爱钱财,所以不存在经济问题。吐尔逊为人正派,所以也不存在作风问题。因此,他只能在吐尔逊的历史问题上做文章。其实,吐尔逊的历史问题是吐尔逊自己说出来的。

一次闲聊时,吐尔逊对他说:

“在美国办理留学手续时,不仅必须填写许多文件而且不让保留副本。当时我和阿瓦罕都十分担心。不知道这些文件到底有什么用?对自己有利还是不利?”

听到这个情况后,他心里感觉异常兴奋。因为,他终于抓住了吐尔逊的历史问题。吐尔逊在美国留学填写了许多文件,却又拿不出这些文件的副本,这就意味着他无法把当时的个人经历说清楚。既然他无法把当时的个人经历说清楚,他就肯定存在历史问题。

于是,他第二天就以请假看病为名前往乌鲁木齐。到达乌鲁木齐之后,他就向自治区林业厅的一位主要领导汇报了吐尔逊的历史问题。谁知,这位主要领导听完他的汇报之后,立即对他进行了严厉批评。要他好好配合吐尔逊开展各项工作,不要总是用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挑吐尔逊的毛病。受到这位主要领导批评后,他只好把吐尔逊的历史问题埋藏在心里,默默地等待着一个能够用这个历史问题大做文章的时机。几年前,这个等待已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全国掀起了一场清理干部队伍的群众运动。这场群众运动的目的,就是要把隐藏在干部队伍中的坏分子和可疑分子全部清理出来。

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就开始到处散布吐尔逊有历史问题的说法,并以工会主席的名义主持召开了一个职工大会,在会上做出了罢免吐尔逊场长职务推荐他当场长的决议。他把这份决议送交自治区林业厅后,自治区林业厅只好根据职工意见暂停吐尔逊的场长工作,让他代理吐尔逊的场长职务。阿瓦罕在自治区林业厅具有一定影响力。为了防止阿瓦罕在自治区林业厅为吐尔逊翻案,他把吐尔逊搞下去后又乘胜追击,开始到处散布阿瓦罕也有历史问题的说法,结果很快就把阿瓦罕也搞了下去。从那时开始,巩乃斯林场的大权就稳稳当当地落到了他的手里,巩乃斯林场就如愿以偿地变成了他的领地。

想到这里,冯崇仁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好了,就转身离开阳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曾是吐尔逊的办公室。它宽大明亮位置居中,各种办公家具一应俱全,是这栋办公楼里最好的一间办公室。这间办公室的房门是一扇双开门。走进这扇双开门之后,对面是一扇通向阳台的双开门。这扇双开门的两侧是两排配有一纱一布双层窗帘的落地窗。房门左侧为办公区,这里在左侧墙壁与左侧落地窗之间摆放着一张面向来人的巨型办公桌。这张办公桌前面摆放着四把接见椅,办公桌背后摆放着一把皮制办公椅。这把办公椅背后摆放四座背靠墙壁的文件柜。房门右侧为会客区,这里在右侧墙壁与右侧落地窗之间面对面地摆放着两套沙发。每套沙发都包括一张三人沙发和两张单人沙发。每张三人沙发前面都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玻璃茶几。两套沙发之间摆放一座背靠墙壁的茶水柜。茶水柜两旁分别摆放着两排会客椅。每排会客椅都包括四把会客椅。在当副场长的时候,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如今他的梦想已经成真,唯一的后顾之忧就是不知自治区林业厅何时才能把自己正式任命为场长。为了促使自治区林业厅早日做出这个决定,他必须在巩乃斯林场不断打击吐尔逊的群众威望。让自治区林业厅看到吐尔逊在这里已经没有群众基础了,很难在这里继续担任场长职务了。虽然昨天的检举大会没有开成功,但是不妨总结经验再开一个成功的检举大会。

就在他坐在办公桌前开始策划下一个检举大会之际,只听有人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并在门外小声问:

“冯场长,您现在有时间吗?我可以进来吗?”

冯崇仁一听声音,就知道这个人是喀乌力。喀乌力在巩乃斯林场是一个名声不好的人。因为,喀乌力有偷鸡摸狗和调戏妇女的坏毛病。由于这个原因,喀乌力在巩乃斯林场一直讨不上老婆。后来,喀乌力从喀什老家讨了一个老婆回来。但是,这个老婆跟着喀乌力过了不到一年就跑走了。所以,喀乌力直到现在还是单身一人。不过,这个名声不好的人对冯崇仁很有用。因为,喀乌力和巩乃斯林场外面的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得非常熟。这些人都以盗卖巩乃斯林场的木材为生。所以,冯崇仁就让喀乌力当木材储运场的管理员,为喀乌力盗卖木材大开方便之门。喀乌力知道冯崇仁想利用自己捞好处,就把盗卖木材的钱都上交给了冯崇仁。让冯崇仁来掌管和分配这些钱。后来,有一个盗卖木材的人被巩乃斯林场保卫科抓住了,在审问过程中把喀乌力给供了出来。喀乌力当时还算聪明,没有把冯崇仁接着供出来。不过,即使喀乌力把冯崇仁给供出来了,冯崇仁也会矢口否认。吐尔逊得知此事之后,立即撤销了喀乌力的工作职务,给了喀乌力停职反省一年和扣发一年工资的处分。冯崇仁把吐尔逊搞下去之后,又立即给喀乌力平了反,恢复了喀乌力的工作职务。但是,冯崇仁并没有把扣发的工资还给喀乌力。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喀乌力继续向吐尔逊发泄不满情绪。虽然喀乌力在昨天的检举大会上受到了挫折,但是士气可鼓不可泄。如果打算再开一个检举大会,喀乌力还是一个用得上的人。想到这里,冯崇仁就对门外说:

“进来吧!”

(二零二一年三月五初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十二章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继先是一个不愿意做错事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弄明白事情的是非曲直才去做。不过,...
    黑豹和安娜阅读 31评论 0 0
  • 第八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一个民族的历史是由成千上万的个人历史汇集起来的。但是,当成千上...
    黑豹和安娜阅读 37评论 0 0
  • 第十一章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早饭过后,李继先就和她们一起乘坐这辆长途汽车继续前行。中午时分,这辆长途汽车到达了巴...
    黑豹和安娜阅读 35评论 0 0
  • 第九章 你是一个汉娃子吗 阿瓦罕和帕丽扎提住在自治区林业厅的一座机关干部宿舍楼里。这座机关干部宿舍楼位于乌鲁木齐市...
    黑豹和安娜阅读 37评论 0 0
  • 第十章 让我们荡起双桨 这辆长途汽车一离开乌鲁木齐市的市区,李继先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雄伟壮观的天山山脉迎面...
    黑豹和安娜阅读 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