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楼

文/茅毅

墨起花楼,楼在深山里。

老陈走在苍青赭赤的泥路上。深山在下雨,开始在三天前的夜里。

“要赶路啊!这雨停不了,路也该不能停。”老陈披着蓑衣带着斗笠在雨中嘀咕。

雨势不大,稍微有些湿冷,是极尽的秋的表现。快落下的雨正催着喊着叶儿快变黄、快凋落。它们落下,更加卖力地催着,洗着路上的泥,深山是最慢的工业化区域之一,多是小道羊肠,少见石子路,更不用说水泥路。泥路两边,各式各样地草都在试图掩埋这路,走在路上如脚踩莲花,路生虎风,还要手持镰刀,挥手割草,哧啦哧啦作响和我背在长廊背英语发音一样,哧啦哧啦的。

老陈要赶路,他是花楼的主人,花楼是他自己盖,路是他自己踩的。在经济发展的社会,总缺不了对不同环境生活的人们。某国准备载人登陆火星在全世界征集志愿者,有许许多多地人响应,一去不复返,生死未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