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旅馆:04 老二的恐怖经历

96
安坤
2015.11.26 11:23* 字数 4276

老二的恐怖经历

列车在第二天下午两点多到达阿市,我出了车站,老四正斜靠在吉普车边儿上抽烟

我和老二老三和老四都是拜把子兄弟,现在他们哥仨儿都在阿市生活老二脑子很好使,在阿市开了一家小饭店;老四在老二的资助下也当了老板,在当地开了一家火锅店其实老三混得也不赖,毕业后就找关系进了国企,据说油水不少

我和老四来到老二的饭店,等了片刻,老二就光着大脑袋从外面匆匆赶了过来

“老五,你知道吗?老三傻B了!”我们一见面,老二就先来了这么一句

“二哥这辈子也就这德性了”老四咧着嘴憨厚地笑着说,“老五,我和二哥这几天正在发愁呢,老三那小子头脑好像坏掉了”老四说完,摇头直叹气

“三哥怎么了?自己创业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啊?”老二忽然拍着桌子,激动地说,“老五,你知道他租的那个小旅馆出过什么事儿吗?”

“出过什么事儿?”

“那是个凶宅!”

“凶宅?”我有些疑惑,不由得想起王冬买的那个房子,“二哥,那个小旅馆以前出过什么事?”

“当然是凶杀案啊!”

“这说来话长啊!”老二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那个小旅馆在孤云镇……”

“等一下,二哥,你说那个小旅馆在孤云镇?”

“没错啊,孤云镇怎么啦?”

“没事儿,你继续说”

“没事儿你打断我干吗?”老二不爽地白了我一眼,“二哥我当年点儿特背,这你们也都知道我那年去孤云镇住的就是那个小旅馆,你们说我的点儿有多背!我住进去没几天,他妈的凶杀案就发生了!当时,你们差点儿就见不到我了”

“二哥,这事儿你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说过?”

“我说出来,你们不得笑话我啊!”老二就是死要面子,“孤云镇其实是个很烂的一个地方这话要从2002年说起,那次我去孤云镇见几个客户,在那个小旅馆住了有三五天第一天我住进去以后,出去吃完饭回旅馆的时候,在路上遇见一个驼背的老头儿,他表情很奇怪地说了一句话:‘别去那个旅馆住,别去那个旅馆住!’我以为他是个精神病,也就没理他,回到了小旅馆那个开旅馆的是个50多岁的男人,他的老婆长得特别丑,但是却有个20多岁的漂亮的女儿,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儿子这个老板长得也很难看,像个杀猪的,对住客的态度很不好,听说他的脾气很暴躁,经常打他的老婆和孩子,我就亲眼见过他对他的儿子大发雷霆,要不是有人劝,他的大巴掌就扇到那孩子脸上了我对这人也没什么好感,也不怎么跟他说话他的女儿叫小青,像得了抑郁症似的,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从来没跟人说过话,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个哑巴,后来才知道她是被她那老牲口父亲打的,从小就打,打成了现在那副蔫蔫的模样小青对家人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感,在他父亲跟前经常是一副可怜虫的样子,好像特别怕他,但是我却发现她的双眼却是装满了愤怒小青对她的弟弟也不怎么好,每当她弟弟跑到她跟前的时候,她就像见到瘟神似的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嘴里还在骂着什么”

“那个驼背是什么人?为啥要跟你说那句话?”

“往下听你就知道了”老二点了支烟,靠在椅背上,脸色微变,继续回忆道,“事情是发生在第四天的夜里那天的天气也很糟糕,外头一直在下雨,旅馆里只有我和另外三个住客晚上我跟那三个老哥在我的房间里打牌,打到12点多才散了,我当时已经困得不行了,他们一出去,我倒在床上就大睡睡得正香的时候,就被楼上的哭声吵醒了,我揉着眼骂了几句,蒙起头继续睡可是楼上除了哭声外,还有摔瓶子的声音和男人的叫骂声,不用想肯定是那个老板又在打他的女儿了其实我挺可怜小青的,但是由于咱只是一个住客,也不怎么愿意管他们的家事,所以我就装作听不见继续睡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忽然被鬼压床了,全身动不了,这时候就看见乌漆麻黑的屋子里好像站着一个人其实鬼压床这种事,你俩也都经历过,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是叫梦魇,属于一种睡眠障碍,没错吧?”

“鬼压床这儿我遇着很多回了,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手放在了胸口上,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才会感觉动不了,还会产生幻觉”

“我当时也以为是幻觉,于是就使劲儿闭着眼睛,然后再睁开,可是那个黑影不仅没有消失,而且好像还往前挪了几步,就是说黑影已经站在老子的床前了”老二说到这儿,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恐惧的神色,“我当时就想,甭管是不是幻觉,总之大半夜的在床前站着一个黑影的感觉实在太恐怖了,我就使劲儿动,可是他妈的就是动不了这时候,外面忽然打了一个闪电,而在那一刹那,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个黑影的模样!她竟然是老板的女儿,小青!只见她披散着头发,脸上满是鲜血,而最让我害怕的是她的手里居然拎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刀!我吓得大叫一声,终于能动弹了,等我翻身坐起来的时候,小青突然迅速地从房间里消失了”

“二哥,你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睡觉之前难道没锁房门吗?”

“房门确实没锁,打完牌后我困得实在不行了,给忘了”老二抹了一下额角的汗,虽然这件事过去很久了,但是他想起来还是冷汗直流,“我见她从房间里消失了,也没敢追出去,他妈的谁知道追出去后会发生什么事呢!我打开房间的灯,就见房门半敞着,楼道里黑漆漆的非常阴森我当时吓坏了,也不敢迈出房门,赶紧把房门锁好,开着灯一直坐到天亮第二天早上还没亮,我就把那三个老哥叫醒,问他们昨天夜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没,可是那三个家伙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似的,都说啥也没听见倒是有个老哥说,昨夜睡觉的时候,朦胧中听到有人转动房门的锁,不过由于他的房门是锁着的,再就是他当时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也没起床出去看天亮以后,我就觉得小旅馆的气氛有点儿不大对劲儿,一上午也没见老板和他的家人我和他们议论着楼上会不会出事儿了,孙老哥胆小儿,就提议报警,可是我又拿不准,大家就打算一起上楼看看我们刚走到楼梯中间,就见小青穿着一件碎花格子的连衣裙站在楼梯口,脸上干干净净,她用与往常不大一样的目光看着我们,无聊地抠着指甲,难得地笑了一下,问:‘你们上楼做什么?’听她说话的语气,感觉跟以前大不一样我赶紧说:‘妹子,你老爸呢?我们找他打牌呢!’小青依然笑意盈盈地说:‘他在睡觉呢,他们都在睡觉呢!’我们一听他们还没起床,也就没再说什么,大家在楼下抽了几支烟,闲聊了几句也都各干各的了然后,我跟客户去签合同,跟他们喝酒喝到晚上10点多客户让人开车把我送到小旅馆,喝得太多了,我当时醉意朦胧,进小旅馆看见小青坐在服务台哼着一首奇怪的歌,什么大娃娃不听妹子的话,吃了二娃吃三娃……”

“这歌是啥意思?”我吃惊地睁大眼睛

“我哪儿知道啥意思!”老二皱着眉头说,“当时我就问小青:‘妹子,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你老爸怎么不下来看店?’小青忽然瞪着眼睛看着我,悠悠地说:‘你真多事!’我头疼得厉害,只想着马上回房间睡觉,也没再理她第二天早上,我被外面巨大的敲门声吵醒了,打开门一看,楼道里站满了警察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还以为是扫黄的人来了,可是再一看,他们楼上楼上脚步匆忙,一打听,原来他妈的是小旅馆发生命案了简单跟你俩说吧,是老板一家三口被在睡梦中砍死了,而凶手就是小青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命案发生时间就是那天雨夜,而我被鬼压床后看到的小青,她也确实去过我的房间,要不是我醒得快,哥就成了她的刀下鬼,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老二说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老四在一旁听得眼睛都发直了

“那这事儿……三哥不知道吗?”我有些结巴地问

“他当然知道了!”老二瞪着眼睛说,“我之前给他打过两三次电话跟他说,可那小子一根筋啊,像一头牛似的,拉都拉不回来!最可气的是,那小子竟然说我忽悠他!”

“三哥的脾气一直就很犟”我一想起那个禽兽父亲,不由得骂道,“像那种畜生父亲,死一千次都不够!”

“老五,你还真说对了,小青的父亲不止是畜生,他简直禽兽不如啊!”老二拍着桌子说,“因为事情的真相更让你俩震惊!据警察后来调查的结果,那个禽兽老板除了经常打小青外,还对她有性侵犯!而她的弟弟——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她的儿子,就是那个老牲口跟她的孩子!”

“狗日的,他连禽兽都不如啊!居然跟自己的女儿……还让他叫她姐姐……这种事情……狗日的!”平时从不说脏话的老四气得逻辑大乱,“狗日的!气死老子了……”

“二哥,小青最后怎么着了?”

“后来,我听说她自杀了,具体咋回事儿就不知道了”老二忽然变得难过起来,摇着头惋惜地说,“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

“二哥,你是说那个小旅馆……”

“闹鬼!”

“那三哥知道不?”

“我跟他说,那小子不信”

“他是怎么租的那个小旅馆?”

“不知道”老二想了一下说,“我一直跟老四说,老三彻底让他那个女朋友给害了!你可能不知道,自从几个月前老三找到女朋友后,现在你妈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成天想着怎么赚大钱,都走火入魔了!”

“你们见过三哥的女朋友吗?长得咋样?”

“见过一次,长得倒是挺漂亮的,起码比老四媳妇漂亮,可是她整个人的精神气儿有些不大对头,咋说呢?就是让你看了以后觉得浑身不自在的感觉”老二说着干笑了两声,一指老四,“老四,我不是说你媳妇不好啊!”

“二哥你就甭扯淡了!”老四憨厚地咧嘴笑着说,“自从老大死了以后,我们就没过上几天太平的日子,接连的出事儿,咱哥几个到底走了什么霉运!现在老三脑子也进水了”

老四说得没错,两年前老大跟一伙盗墓的人跑到贺兰山寻宝,半夜在戈壁滩迷了路,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具干尸

“我听说,其实在一个月多前,老三就好像有点儿问题了”老二摸着大脑门说,“老四,周游死的时候是几号来着?”

“18号左右吧!”

“对头老五,周游你认识吧,就是以前咱隔壁班的那个二愣子,想泡校花那个”

“我记得,长得挺寒碜的那个,外号叫长毛他怎么……死了?”

“对头,死球了”老二有些惋惜地说,“那小子前段时间出过车祸,脑袋撞了个大窟窿,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长毛那小子虽然不怎么招人待见,不过跟我和老三的关系倒还可以长毛出院以后,我本想去看他,慰问慰问嘛,可是一直没时间前几天终于有时间了,想看看长毛的脑袋长好了没,可当我去了他家以后,尼玛的就看见他的遗像了”

“那跟三哥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老二撇着嘴说,“长毛他娘说,长毛出院后,老三去他家了,这本来是好事儿嘛,可是谁曾想,长毛一见老三,不知道咋回事儿,好像是见了鬼似的,直接晕了还没送到医院,长毛就直接挂掉了你说这小子多悲催!他娘说,长毛在半路上哼哼叽叽的重复着一句话:‘老三的身上有个怪东西,老三的身上有个怪东西’”

“三哥身上有什么怪东西?”

“谁知道呢!反正长毛他们一家子就认定是老三是个祸害,原本长毛都快没啥事儿了,可就是因为见了老三,死球了他们一直在找老三,要他赔偿啊!”

“还有这等怪事儿啊?”

“是啊!可是究竟咋回事儿,我们也不知道”

“老三去看长毛的时候,也没给你打电话?”

老二生气地说:“打个屁电话!老五,我告诉你,老三那小子傻B了”

—待续—

死亡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