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灶台

文/蒙山樵夫


在我家里,有一个年岁很久的灶台。这灶台是父亲用石头、土坯垒成,在外接烟囱,用水泥浆抹成光滑的台子。这灶台两个灶眼,放一大锅和一小锅。大锅煮粥煮肉,小锅炒菜。只是这大灶除过年外很少煮肉,煮的最多的则是猪食。这小灶是用的最多的,熬粥、炒菜、烧水大多都在小灶眼上完成。在家里,这灶台就是母亲工作的地方,母亲一天到晚,一年到头都在这灶台上忙碌着,一家人的吃喝,家畜家禽的食料,都靠母亲在这灶台上完成。

每年到腊月二十三这一天,是我们小孩子非常高兴的日子。因为从这一天开始,我们所盼望的年就要到了。这一天的一个重要活动,就是“辞灶”。母亲常跟我们说,到腊月二十三灶君老爷就要上天给玉皇大帝汇报了。我们都急着问:汇报什么呀?


母亲就告诉我们,谁勤快谁懒惰,谁家省吃俭用会过日子,谁家铺张浪费糟蹋东西,还有谁家孩子听话爱学习勤劳动,灶君老爷都知道。所以,他就到腊月二十三到天庭去汇报去了。于是,我们都到灶台边,焚香烧纸、摆上糖果等供品,母亲口里念念有词,最后就是跪拜叩头,祈祷灶君老爷多说好话。拜完灶君老爷,小孩子都有甜甜的糖果。母亲就告诉我:灶君老爷吃了糖果上天给咱说好话,你们吃了糖果,要说吉利的话,不许出言伤人。从那时起,“过年说好话”就深深刻在我们的记忆里了。到春节的时候,贴春联,我们就在母亲的灶台的墙上,把母亲请来的灶君老爷的画像贴上,还贴上春联。上联:上天言好事,下联:回宫降吉祥,横批:一家之主。


母亲总是说,灶君老爷就在灶边,谁也不能偷吃东西。所以,从那时起,母亲做好的饭菜,大人不说吃饭,家里的小孩子谁也不敢偷吃。记得有一次,母亲刚煎完咸鱼,锅里还油汪汪的,母亲准备到堂屋拿个煎饼擦一擦,嚼一嚼,喂喂妹妹。那时,妹妹还小,都是母亲嚼煎饼喂。这时,我家那个馋嘴的黄狗,伸出长长的馋舌头去舔锅,只听得滋滋的声响,就跟母亲煎东西似的,这“阿黄”的舌头被热锅烫坏了,疼得这家伙嗷嗷乱叫,还狂跳。我们小孩子都哈哈大笑,母亲笑骂:馋狗不离锅台。你看,嘴馋可怕不?我羞愧低下了头,好像母亲在骂我呢。


清贫的农家,是没有什么好吃的,这灶台的锅里上也难见什么油星。只是到过年的时候,母亲才舍得煮点肉。从小我就喜欢给母亲帮忙,给母亲帮忙抱柴禾,帮母亲烧火。看着炉火在锅底下木柴、树枝被烧得哔哔啵啵声响,炉火跳动的火苗在舞蹈。特别是冬天的夜晚,我们家的小院被炉火照得亮堂堂的,炉火的火焰烤得浑身暖暖的,闻得这饭菜的香味特舒服。

过年煮肉、油炸丸子、炸藕盒,这些馋得我们流口水的食品,我们是轻易不会吃到的。母亲会把肉汤给我们兄妹每人盛一碗,我们把地瓜煎饼泡在碗里,吃起来那个香呀!我很理解我们家的“阿黄”不惜被烫伤了舌头去舔油锅,饥饿中面对这些美味,别说一条小狗,就是我们也很难控制。因此,我们也常常在灶台边流口水。母亲也是心疼我们,只是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里,家里能有点荤腥的东西,也是准备着过年、家里来客,再就是过年后垒墙盖屋请亲戚邻居帮忙来干活吃。母亲常常把地瓜、胡萝卜放在炉灶里给我们烧熟,甚至我们捉来蚂蚱,家里没长大死去的家兔、小鸡,也是在这锅底的炉火中烧熟的。这些东西,今天看来那就是充满病菌的东西,得需要深埋。可是,这对于辘辘饥肠的我们,那是何等的美味啊!


漫长的农耕年代,家乡人缺燃料。这一家老老小小吃喝,就得烧火做饭。于是,我们起早贪黑跟着母亲拾柴禾。浚河边树林的落叶,是母亲做饭的最重要的燃料。每到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母亲就准备了篓子、筢子。当黄色的树叶飘然落下的时候,那大大的金黄的叶子,就是母亲的元宝。河边的树叶被搂得干干净净的,于是就转向山坡、岭埂,冬天的枯草,也是烧锅的好东西。最上好的燃料,则是蒙山的松针、松斗。父亲就带着绳索、扁担、独轮车,带着干粮上山拾柴禾。这一趟一去两三天的时间,父亲就在这山上住下,饿了啃自带煎饼,渴了喝山泉,等下山的时候,就是满满一大车山柴。看着家里的几垛柴禾,母亲笑得合不拢嘴,觉得这一年到头不愁生火做饭了。

母亲是很会过日子的人,清贫的农家也因母亲的勤俭持家,能够平安度日。我们家还没跟邻居似的,拉着打狗棍出去讨饭。灶台的饭粒碎屑,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喂猪喂鸡。有些柴禾碎屑,母亲也舍不得丢掉,于是拉起了风箱,我就跟母亲学会了拉风箱,风箱一拉,碎屑的柴禾都被烧得旺旺的,烧得一点也不剩。这灶台下面的炉灰,被母亲装在袋子里直接洒在田里,是很好的家肥。烟囱的烟灰,也是好东西,常常被父亲挖去涂上屋檐角。


等我们长大了,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灶台前贴的“一家之主”的对联。我没见过灶君老爷什么样子,我可是见到我的母亲在灶台忙碌的身影,累弯的腰,渐渐生起的白发和皱纹。这灶台的“一家之主”应该是是我的母亲啊!是母亲用她的智慧、勤劳和汗水养活了我们。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喜欢在锅台边帮母亲烧火的我,也已是年过半百的老头了。家里已经有了整体厨房,有了燃气灶,烧火做饭早已告别的那柴草和锅台。可是,母亲不会用燃气灶,不喜欢那一团蓝色的火焰。母亲一辈子站灶台习惯了,她还是喜欢她的灶台。母亲总是说,还是大灶柴火煮得饭菜香。过年的时候,一大家子近20口子聚餐,母亲就把那大灶烧得旺旺的,83岁的老母亲,还是喜欢在这大灶台的大锅里煮饺子。我也喜欢这大锅煮的饺子,当大灶的炉火旺旺烧起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佝偻的身子、花白的头发和她如菊花般的脸。看到一家人欢聚在一起,她从心里高兴啊!我一边烧火,一边流泪,母亲说我不要烧了,看你熏得眼泪下来了。我没有作声,一个劲地低头烧火来掩饰自己的流泪。我的母亲老了,岁月的风霜已经深深刻在她的脸上。


母亲几十年的大灶台,也就过年时节,大家庭聚会才派上用场。今天,这灶台烧煮的饭菜品类繁盛,香味飘溢,可总也不能勾起我的食欲。我总想起小时候,在这灶台母亲做出的饭菜,真的是让我馋涎肆流,流进岁月的记忆里,流进我的睡梦里。

(写于2018年2月25日,农历戊戌年正月初十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今已经毕业的我,浑浑噩噩地在外求生了,再也不能像学生时代那样有很长久的假期吃母亲做的饭菜,现在进口的多是糊弄...
    超级流浪者阅读 227评论 0 0
  • 三十年前, 最喜欢晃悠在 你的灶台边, 朴素的五谷与园蔬, 总被你变戏法般, 摆弄出满屋的香甜; 看着馋得忍不住偷...
    与行有余阅读 856评论 0 0
  • 交大嗨课堂一对一辅导主要帮助同学们梳理学科知识,使所学知识条理化、系统化,与课程同步辅导各学科知识,为学生适应初中...
    大胡子瑞瑞阅读 76评论 0 0
  • 今天周六,好忙啊,吃完饭都8点了,收拾完了,坐下休息一会,明天女儿休息了,给我来电话说要去姥姥家,我让她打电话问问...
    海浪花_2642阅读 73评论 0 0
  • 陌生的街角, 仰望着鱼白色的天际, 缓缓驶来的电轨依然重复曾经的轨迹, 嘴角的烟圈吐着内心无比的秘密。 就像一份久...
    苍云南飞阅读 105评论 0 0
  •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为了帮助小学生发现...
    喵喵家的丫头阅读 10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