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

老:与公公初次见面时他已经73岁,半身不遂,拄着拐杖。这不是我印象中的公公,像是爷爷。

赌:后来陆续从老公那了解到,公公退休前也是当过董事长,进出做大奔的人。但不慎涉入股市,赚取几百万后不甘心,不仅把自己赔个底掉,还欠了一屁股债。

痴:退休后,公公开始痴迷于研究哲学(算命),自己还出了一本书,印了几万册,现在还把地下室堆的满满的。我们结婚办婚宴时,他给每一个来宾都发了一本他写的书,那婚宴就成了他的新闻发布会。感觉他的事业比他儿子还重要。

贪:老公家的旧房子拆迁了,别人都拿到了一笔赔偿金,可他却闲少。开始和开发商打官司。别人劝他见好就收,你能打赢开发商,人家早就买通了,你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嘛。他不信,成了法院的常客。

倔:公公一辈子只喝凉水。不听别人的劝,尽管拖着一个半身不遂的身体,还以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很健康。


前几天,公公生病住院了。病的很厉害,虽然目前还没有确诊,但全家都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想想虽然他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我们的接触很少,但他如果要离开,还是很痛心,毕竟他是我老公的爸爸,儿子的爷爷。没有什么比父母健康,家庭和睦更重要的了。

愿老天保佑我的公公平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