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朋友,您的情商令人发指。


明明是我的朋友,他说话的时候总是拿捏不好分寸,心直口快,有意无意中得罪了好些人。

梅梅是我另一个要好的朋友,她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有些胖,相貌也不出众。很敏感,内心也很脆弱,她常常因为自己“肥胖”的“身材缺陷”而感到自卑。

前几日,我过生日,请了几个老友聚了一聚,我嫌麻烦,没有把互不认识的几个人分批邀请,一下子全请了过来。当然,明明和梅梅也来了。

大家在一个包间里围坐了下来,毕竟也非互相都认识,气氛有些尴尬,大家都低头玩着手机。我作为老东家,自然是想让大家互相认识认识,打破这尴尬氛围,彼此也能多交些朋友。

玩游戏,这该是个不错的主意。我让大家都放下手机,玩起了各种各样的有趣的小游戏,大家也都记住了彼此,空气中尴尬的一丝丝褪去,气氛越发活跃。

菜一道一道上桌,我们停下了游戏,大家开始边吃边畅聊。

坐在我左手边的梅梅没有加入热火朝天的畅聊,默默地吃着桌上的美味。右手边的明明却一个劲儿地侃侃而谈,跟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明明他似乎注意到了我身边的梅梅,“梅梅!你可别吃了,你看你都那么胖了,别光顾着吃,跟大家聊聊天啊!”从他口中蹦了出来,毫无遮拦,直指梅梅。

梅梅收回了筷子,平静的脸开始臭了下来,有些不知所措,有些不高兴。

我见情形不对,立马拉了拉明明他的衣袖,“你别乱说话啊!”

“本来就是啊!这大家都一目了然的事,是吧?”他望着大家,等待着应答声,但却没有人理他

我了解他,他说话总是这样,我也知道他在开别人玩笑,也仅仅是我知道。“明明!好好说话,别太过了啊!”,我再一次警告了他。

脆弱敏感的梅梅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默默地低着头,手死死地拽住垂下来的餐桌布,脸涨红了。

我慢慢感受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她可能快绷不住了。急忙让明明给她道歉。

“哦!梅梅,不好意思啊!开个玩笑嘛,别当真啊!大家只是觉得你有些‘丰满’而已啦!”从他嘴里不走心地说了出来。

听不得这样敏感词汇的梅梅再也绷不住了,捂着嘴跑出了包间。

我跟了出去,在饭店大门口找到了她。她在不停的抽泣,看着让人心疼。我用尽了一切能想到的办法,终于让她平静下来。也不好再让她回席,只得先送她回去了。

回到席间,草草地结束聚餐,只是不想让尴尬再次凝结空气中。

那以后,但凡有这样的聚餐,我就再也没叫上明明了。

我很讨厌别人对我的事指指点点,也很讨厌他们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我这个人、来评价我的得失。

明明跟我同住一屋。以前,我们关系很好,但并不会对彼此的事加以过多的干涉。

但最近,我们都确定了各自的人生方向,他决定去考研,而我决定毕业就去找工作。我们的关系开始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我爱看剧,他知道我有这个爱好,以前从来不对我说着说那。但现在,他只要一看见我在刷剧,便会凑过来,“怎么又看剧啊!还不好好学习,你看你成绩那么差,怎么跟那些学霸比啊!”

我答不上来。。。

我爱玩Photoshop,喜欢看各种有关设计的资讯和视频,他也知道,以前也从来不管。可现在,我只要在电脑前做这些,他总是那句“怎么又玩PS啊!不好好学习,你这样的学渣怎么跟别人比啊!”

我还是没能答上来。。。

我爱做微信,我爱跳舞,我爱弹吉他,我爱唱歌,......。同样,我也爱学习,可我并没有把它当做我的全部。

我毕业了要找工作,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全面发展,不仅仅是书本学习。明明要考研,似乎他的字典里就只有“学习”,他还把自己的标杆用来衡量我的一切得失,用他那句重复千百遍的语句试图改变我。

但是我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听不惯他现在说的这些话,也不会妥协去做改变。

我们每个人身边或许都有一个“明明”,甚至更多。他们情商很低,他们说话做事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他们总是愿意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的得失。

遇上了这样的朋友,是不幸的,因为有的时候他们真得很烦,甚至会惹怒你。但也可以说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教会了你说话做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